一位亞洲人看猶太人福音工作

今天居住在亞洲的猶太人為數極少。舉例來說,在中國大陸的開封城,就只有大約二十五個猶太家庭。在所羅門王的時代,也有些猶太人住在印度,但現在只剩下少許住在卡拉拿的猶太人。此外,在斯里蘭卡也有一些,而星加坡也有大概三百名猶太人。雖然猶太人群體傾向自我封閉、自我隱藏,但他們當中有少數人卻出類拔萃,是成功的官員、律師、醫生和鑽石商人。

對猶太人的態度
因此,亞洲的基督徒一向很少接觸猶太人,也不覺得他們需要福音,因為他們是「神的選民」。有些基督徒為猶太人祈禱,只因他們相信猶太人在世的預言裏將扮演一個重要角色。然而,有些基督徒卻以法利賽人的態度看他們:「感謝神,我們不像那些不信的猶太人。我們接受了耶穌基督,比那些猶太人優勝呢!我們是新的『選民』,哈利路亞!」有些人則因他們釘死耶穌而怨恨他們。不過另外還有一些基督徒祈求猶太人會接受耶穌為他們的彌賽亞,成為基督徒。

亞洲的信徒多認為猶太人很虔誠,經常敬拜耶和華,也很熟悉他們的希伯來聖經。在我們的印象中,拉比會教導他們聖經;即使他們不信耶穌,也會敬拜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神,會因此得救。我們假設猶太教與基督教分別不大,因為兩者都拜同一位神。

由於亞洲國家中充斥著各種宗教迷信,跟猶太教以至以色列文化都格格不入,因此基督徒很少跟以色列接觸。不過近年來,亞洲國家漸漸富裕起來,以色列的旅遊業也發展起來。亞洲的遊客一般都覺得當地的導遊對聖經非常熟悉,以致亞洲的基督徒認為大部份猶太人都熟讀聖經。

先是猶太人
在亞洲的神學院和西方宣教士從沒有教導亞洲基督徒先向猶太人傳福音。多年來,我在講道和讀經時,都忽略了羅馬書一16的下半部的重要性。我經常教導說:「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神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句號!然而,經文還清楚繼續說:「先是猶太人,後是希利尼人。」多年來,我都忽略了先是猶太人這一句。直到有一次羅約翰牧師在星加坡的一個牧者午餐會講解後,我才恍然大悟。我們忘記了主耶穌對迦南婦人說的話:「我奉差遣,不過是到以色列迷失的羊那裏去。」(馬太福音十五24),然而祂才差遣他們往「普天下去」。

福音的普世性
在西方接受神學訓練的亞裔牧者幾乎從沒有聽過鼓勵他們向猶太人傳福音的話。一般來說,華人信徒都希望接觸華人,印度人信徒接觸印度人,印尼人接觸印尼人,韓國人接觸韓國人。這種錯誤源於對使徒行傳一8「在耶路撒冷……作我的見」的認識不足。大家只鼓勵信徒到各自的「耶路撒冷」,即是他們的家鄉和祖國,去傳福音。亞裔傳道人經常把耶路撒冷和以色列屬靈化,以「教會」或「新以色列」取而代之。我們常聽到「在基督裏不分南北西東……不分猶太人或希利尼人」,因此我們想像毋須特別向猶太人作見,只需向一般人作見便足夠了。我們也因而誤解了福音的普世性,我們是奉差遣誇越文化去傳揚基督。亞洲的信徒應當學習好撒馬利亞人的譬喻,打破種族和信仰的障礙,接觸有需要的猶太人。

很多亞裔基督徒對主的大使命都沒有切實遵守,只把福音帶給所有以色列以外的人!我現在認識到除非我們的宣教事工包括猶太人福音工作,否則我們實在是錯過了普世宣教的要點。

使徒對以色列的禱告
讓我們仿效使徒保羅關懷以色列的禱告:「弟兄們,我心裏所願的,向神所求的,是要以色列人得救。」(羅十1)每當我們表達心裏所願的,我們總以自己的同胞代替以色列人。這並沒有甚麼不對!但我們也不應忘記使徒對以色列的特別負擔。

羅約翰牧師夫婦和陳紫蘭宣教士的來訪,使我明白「猶太人跟亞洲人沒有分別,因為同一位主對所有尋求祂的人都彰顯祂的豐盛」。猶太人跟外邦人同樣需要耶穌基督的救贖,然而人「未曾聽見他,怎能信他呢?」我最近在星加坡認識一位俄羅斯裔的猶太人,他坦言從沒有聽過耶穌基督,也從不認識基督教。我很高興以色列福音差會投入猶太人福音工作,又栽培教會作猶太人宣教事工的同工。我們應當支持及為以色列福音差會禱告。

本文刊於第10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