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門探訪的遭遇

在我按門鈴之前,莉莉已開門迎接我並給我一個擁抱。我們還未坐下她便急不及待地告訴我:「昨日有兩個人來到我家大門前。他們看來很醒目,就像妳和妳的同工第一次來探訪我的時候一樣。他們想我和他們一起讀聖經,並給我一份雜誌叫《守望台》。」我問她有沒有邀請他們進來坐,她回答說:「沒有,我拒絕了他們。我心裡想我已經有紫蘭了,我不能再接納更多訪客!」

莉莉是我做逐户探訪佈道時第一個認識的朋友。她和藹可親、體貼又好客。在茶几上,她的茶壼總是泡着茶,伴着美味的點心和糕點,預備好給客人享用。她願意討論屬靈的事情,我們一起讀經並查看詩篇的彌賽亞訊息。大約兩年後,她終於容許我帶自己的聖經來與她一起開始查考馬太福音。我還深刻記得她第一次拿着整本聖經(包括新約全書)的情景,她的手顫抖着並感到不自在。她說:「我從沒拿過基督徒的聖經在手裏。」我明白她指的是外邦人的聖經。但漸漸地她放鬆下來,並且意外地發現在馬太福音耶穌的家譜裏讀到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等名字,她對福音故事感到著迷。可悲的是,我們還未查完整本福音書,她便因心臟病突發而過世。我不知道她是否得救,但我珍視我們這段友誼的美好回憶。透過我跟莉莉的接觸,我學到很多有關猶太文化和傳統,並傳福音的學問。

在逐戶探訪佈道中我們經常面對的挑戰是「耶和華見證人」(簡稱「耶證」),像那兩個敲莉莉門的人。我和同工龐大衛(David Bond,差會退休宣教士)常在街上碰到一對對的耶證傳教士。這真是令人洩氣,因我們必須盡快另作安排,免得我們被誤認為是「耶證」傳教士導致混亂!

有一樣值得提及關於「耶證」傳教士的是:他們工作態度實在是勤奮!例如:聖誕節那一天我正在和我的猶太朋友姬芘午膳,一對「耶證」傳教士叩上門來。他們二十來歲,非常有禮貌和誠懇。他們想給姬芘一些彩色小冊子但被她拒絕了。

我對他們如此勤奮工作留下深刻印象,他們會因着他們的信仰和錯誤教導,並一心想要與人分享而變得令人感到有壓迫感。可惜的是:因着他們錯誤的信念和規定,「耶證」傳教士願意走出自己的安樂窩到處拍門。這對我們基督徒來說是一個挑戰:我們有這迫切的使命感去向別人傳福音嗎?

龐大衛和我繼續做逐戶探訪佈道,我們最近收到許多鼓勵性的回應,其中一些我們拜會過的人都給了我們聯絡資料,並邀請我們再去探訪。以斯帖(Esther,一位猶太音樂家)是一位新朋友,她曾到過大衛教會的福音聚會。請在施恩座前記念我們的猶太朋友。

一個有經驗的傳道人語重心長地說:「傳福音是沒有專家的,我們都是在學習和練習傳福音。」祈禱我們有從神而來的智慧、膽量和忠心去繼續推進傳福音的事工。

如你欲收到差會宣教士的代禱信,以便更仔細地為我們接觸到的福音對象祈禱,請聯絡CWI香港中心。

本文刊於第66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