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同日而語

「神在猶太人群體當中行奇事……」

我在一九八四年第一次出以色列福音差會的同工會議,一個接一個的宣教士工作報告,都帶著同一個訊息:事工是困難的。接著那一年我探訪恩典真埋教會,跟只有幾名成員的會眾擠在一間狹小的客廳裏聚會;倫敦一位同工向我坦言他討厭逐家佈道,因為對他來說,每天就是在他要幫助的人辱罵和棄絶中渡過; 與此同時,我們在正統派猶太人聚居的史丹福山的宣教活動遭極端猶太教徒肆意破壞。

「然後情況開始改變過來…… 」

一九九一年波斯灣戰爭前夕,那位討厭逐家探訪的宣教士說那些人比較自制,願意留心聽他的說話,有一位女士甚至說她祈禱求神讓他當天能夠探訪。

在澳洲,正當甘約翰(John Graham)有點灰心的時候,他忽然察覺到原來他有機會與一班正統派猶太人在每個主日查考聖經。

前蘇聯的種種政治變化使成千上萬居於蘇聯的猶太人遷回以色列,他們幾十年來受著宗教壓制,愈發加深他們對屬靈事物的渴求。

一向增長緩慢的恩典真埋教會,瞬間人數倍增,繼而遞增至今天的三百五十位成員,至今教會的人數依然有增無減。

神的祝福不單臨到恩典真埋教會,以色列其他教會也有類似增長,縱然當中有言過其實的情況。雖然我們不時聽到有關正統派猶太人甚至拉比皈依基督教的消息,但這些傳聞往往有誇大之嫌。

然而我們也不可抺殺刻下的一些微妙變化。我有一位關懷及敬重猶太人的朋友,他並不怎麼認同我向他們宣教的異象。有一次他被邀請會見一班拉比,他們詢問他為何要協助俄羅斯的猶太人遷回以色列,接著又向他為什麼相信耶穌是彌賽亞。

九十年代上旬,正統猶太人中間曾閙得熱哄哄,他們當中有一個稱為 Lubavitch Chadbad的派別,深信他們的領袖舒尼遜(Menachem Mendel Scheerson)就是彌賽亞,以為猶太人的救贖指日可待。舒尼遜在一九九四年六月離世後,他的一些追隨者拒絕相信他的死訊,並預言他們的彌賽亞死而復生,另一些人則傷心欲絶。自此以後,史丹福山的居民似乎比較願意跟我們討論耶穌。
從一方面來看,猶太人單單願意聽福音似乎沒有什麼大不了,若然猶太人大量歸主,那才值得我們大造文章吧。不過我們一些已退休的宣教士可以印證在他們那個年代,若能跟猶太人談上幾句,與他們分享耶穌,已屬萬幸了。過去十幾年,情況已有很大改變。我們固然不能因此而滿足,但猶太人群體無疑對耶穌持較開放的態度。不然也不會有Operation Judaism 這類團體的興起。以抗衡宣教士的工作。

誰能預知下一個千禧年,甚至下一年會怎樣?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耶路撒冷有一天會迎接她的彌賽亞說:「奉主的名來的人有福了。」

本文刊於第24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