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背叛者:一位猶太信徒論猶太人宣教

韋羅拔(Robert Weissman)是一個猶太基督徒,他父親一家在一九零四年從烏克蘭(Ukraine) 來到英國,他的母親在一九三九年八月以難民身份從維也納來到這國家,她是大屠殺的其中一個生還者。羅拔在彌賽亞宣差會(Messianic Testimony)工作了數年,是美國猶太基督徒差會(the American-based Christian Jew Fundation)註英代表,也是CWI的兼任同工。

羅拔,你的童年是怎樣的,你當時有沒有信仰?
我小時被送到哈基(Highgate)的一間正統猶太教堂聚會。一九五九年我搬到布列頓(Brighton),我也參加了那裏的正統猶太教堂。我相信神的存在,並且向希伯來的列祖說話,但我仍不清楚怎能與神建立關係。其中一個小孩曾問我們的拉比:「耶穌是否彌賽亞?」那拉比告訴他,耶穌是一個好人,但他已死了,也不能替我們作甚麼。這個問題卻留在我心裏。

你怎樣相信耶穌就是彌賽亞?
一九六九年我在列定(Reading)讀書,在那裏有一位基督徒同學向我傳福音,他不熟識猶太人的事情,但他相信向猶太人傳福音的優先性。他把舊約聖經裏關於彌賽亞的經文指給我看,有一個事實是我不能爭論的,猶太先知在很多特別的經文中描述神的彌賽亞將會是怎樣的。我們一同看福音書上耶穌生平的記述,我逐漸看到耶穌成就了先知的預言。我看出這朋友有一個活潑的信仰,我嫉妒他。我和他討論這些事足有兩年之久,在這期間,他借了一本關於耶穌復活的小冊子給我,復活的事實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並終於同意參加一個週日舉行的福音聚會。在聚會中,我明白到自己必須向那位為我罪接受刑罰的彌賽亞耶穌作出回應,當晚我得救了。很悲傷的那位在大學向我作見證的朋友,在今年一月因心臟病離世歸主。

當你告訴你家人,你信了耶穌,他們怎樣反應?
我父親和母親的反應不太強烈,他們想這只是過渡期。在那時與我爭辯的人是我在美國的姊姊。最有趣的是,她是我家中第二個得救的人。我勸服她閱讀一些福音單張,她後來也接受耶穌是彌賽亞。

你現在嘗試勸其他猶太人信耶穌,當你拿著單張到他們門前時,他們怎樣看你?
一些人驚奇我是由教會差派去探他們的;但另一些卻表示有興趣,或者至少他們願意聽。另有一個極端,一位住在十分正統猶太教區之斯坦福山區(倫敦北部之Stamford Hill)的猶太主婦告訴我,她曾聽聞猶太基督徒,他們全是邪惡的人。當我問她見過多少猶太基督徒,她說我是第一個!有些曾說我是叛徒,一個慣常的譴責是:我出賣了父母。

當有人對我如此說,我會問他們是否認識我的父母,直至現在我還沒有遇到這些認識我父母的人。
我始終是一個猶太人。誠然我沒有跟從正統猶太拉比的教訓,不是我改變了信仰,而是我已相信舊約中所應許的新約。我常會找機會提醒猶太人關於耶利米書三十一31的應許;神會與以色列家和猶大家另立新約,我會挑戰他們解釋如果這新約不是由耶穌所立的那個,那麼新約在那裏?我一再發現猶太人回答不到這問題。

你有否發覺猶太人對外邦人較少敵意,因為他們預期非猶太人相信耶穌,所以比較願意聽他們?你和平安佈道隊(Shalom Team)一起傳福音是否較方便?

當我與非猶太基督徒一起探訪時,那些被訪者一知道我是猶太人,便會對我的同工不感興趣,並想要攻擊我。我傳福音也面對另一個問題,不論與平安佈道隊(Shalom Team,平安佈道隊是以色列是福音差會倫敦佈道隊的名稱)一起逐家探訪或在街上派單張,猶太人都是蔑視我,所以要打開話題十分困難。但身為猶太人在一些事上也有其好處,假如向猶太人傳福音的都是外邦人,猶太人會說基督徒不能說服猶太人。因此當我與一位非猶太人朋友一起傳福音,若有猶太人提出這些言論時,我能夠說我是猶太人並且我相信耶穌,而且還有很多猶太基督徒。跟著他們通常都不知說甚麼。

你對基督徒不應向猶太人傳福音的爭論有何反應?
首先聖經有向猶太人傳福音的授權,並且我們有主的大使命將福音傳遍整個世界,把猶太人留在大使命以外就是反猶太。保羅在羅馬書一16說到,我們應先向猶太人傳福音,但不是不向外邦人傳。

其次是猶太人已得到神的曉諭,在希伯來聖經中有很多偉大的預言,例如:一個小孩、一個兒子為以賽亞人民而生,他亦將是「全能的神」和「永在的父」。這些預言只能指著耶穌說的,如果是這樣,我們必須要讓猶太人知道這事。我最憂心的是很多猶太人忽略了希伯來聖經的重要教訓。神渴望他們相信祂的彌賽亞,並且渴望祂選民的罪得著赦免,但罪只能用神的方法解決,而我相信只有透過相信彌賽亞耶穌和順從祂才能夠。

你自認是猶太基督徒,但大部份猶太人會說,基督徒和猶太人這兩個詞是互相矛盾的,你如何證明你仍是猶太人?

我用不著證明我的猶太特性,主呼召我見證自己是跟從彌賽亞耶穌,我不擔心「失去猶太人的特性」。

但在猶太社會裏,構成猶太人的實際特性也很混亂。那些被認為是「猶太人」的東西往往是錯的。我們吃「猶太的」食物,其實是俄羅斯食物;我們也聽「猶太的」音樂,但那是俄羅斯或亞拉伯的。拉比對彌賽亞的看法亦不是真正猶太人的看法,因為他們不是出於聖經。猶太人一般所抱的思想是沒有聖經基礎的,他們想或許沒有個人的彌賽亞,或者神在每個世代都差遣一位潛在的彌賽亞。猶太文化最真實的部份、猶太傳統最奇妙的特點,就是聖經本身。我相信遵從聖經,並相信希伯來聖經論及彌賽亞和新約,才是真正猶太人的記號。

你仍守著多少猶太文化習俗?
我的三個孩子都是第八天或接近的日子受割禮,我期望孩子成長時,沒有人能挑戰他們的猶太人身份。在某程度上,我守著猶太節期,但我沒有守安息日。我每週的第一日與神的子民相聚,因我相信每週的第一日是慶祝彌賽亞復活的日子。我很重視與其他人聚會的日子,這是我們分別出來的記號,所以對我來說,守主日而不是安息日是非常重要的。

你好像在說,成為基督徒比成為猶太人對你更重要。
絶對是!
我相信要記念神在歷史上的作為,所以我一家在春天無論用甚麼方式也會過逾越節。我有時被邀在教會主持逾越節筵席,我常把出埃及記十二章和神領以色列人出埃及地的事件,應用在耶穌和新約的經文上,我常把舊約的奠定和新約的設立連起來。有些問題是由遵守舊約節期在文字上的要求引起的,因為現今在耶路撒冷再沒有一座聖殿,如果要嚴謹地遵行摩西的命令,以色列男殅每年要三次上耶路撒冷過節,這顯然是辦不到的,但我們應當記念神為我們以色列人在歷史上所作的事。我想一個較平衡的方法是,慶祝猶太節期,但不太過份。

本文刊於第9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