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配的我

馬丁.柏高拿畢業於摩爾學院(Moore College)後,被聖公會按立為牧師。繼後,他在摩爾學院深造,以住棚節的聖經神學為題,完成碩士學位課程。二零零六年十二月,馬丁遷居墨爾砵,擔任維多利亞聖經學院(Bible College of Victoria)舊約及希伯來文科的講師,最近出版了《民數記註釋》(“Homeward Bound”)。他與妻子珍妮(Jennie)育有兩名子女,雅沙(Asher)和利素(Rachel)。以下是他的故事:
我生長於澳洲悉尼的猶太家庭,深愛我的猶太背景。我喜愛猶太節期、食品、朋友和上會堂。自十三歲成年禮後,我每週都上會堂,並擔任少年組組長。我相信神,我的朋友認為我很虔誠,但是,我沒有讀《聖經》,也不認為自己虔誠,我只是喜愛「會堂的生活」。

我還清楚記得我的「敬虔日子」!十六歲時,在極端正統猶太教朋友的游說下,學習過敬虔的生活,每天帶上經文匣(phylacteries),定時禱告。這樣的生活,維持了三個月,但我感到十分沉悶,認為自己不適合作敬虔的人。接著的一年是「作個好人」的日子,我以為我應該戒除過往的陋習,認真地學習,我停止與酒精和女孩子周旋,但很快感到這種生活同樣沒有樂趣。這段日子也維持了約三個月,沉悶的生活卻似乎取得成果,因為在學期末的高中考試,我取得493分(滿分是500分),聲名大噪,被身邊的朋友熱烈祝賀:一位猶太裔青年成為高考狀元,入讀悉尼大學的醫學院,可以隨心所欲。然而,我並不快樂。
我的家庭生活其實十分可憐,高考放榜的日子,我離開家庭。我對生命感到厭倦,雖然很年輕,似乎已達到頂峰,但是在那裡卻一無所有。我十分沮喪,跌到生命的谷底,無論如何,仍得繼續生活。我不間斷地上會堂,於詩班事奉及帶領聚會;繼續我的大學生活,與往常一樣,保持驕人成績。

新的開始
大學二年級,我遇見心儀的女孩子,不過她是基督徒。身為猶太人,我知道我不應該成為基督徒,因為我認為基督教是「錯」的(雖然我對它一無所知)。但我是開明的人,也渴望與那位女孩子約會。我記得在學校的通識科目中,讀過不同宗教的資料,我認為除了基督教外,其他宗教都是合情合理的。然而單從學術的角度看,我也想知道基督教是甚麼,因此我約會那位女同學。我猜想,她為了擺脫我,遂提出一個願意跟我約會的條件,就是要我聽她談論基督教信仰一小時。我接受了她的條件。
我已忘記她當天所講的內容,唯記得她給我《聖經》和一本有關基督教的書籍,我決定閱讀這兩本書。我被震撼!當我開始讀約翰.卓文(John Chapman)所寫的《新的開始》(“A Fresh Start”)時,發現他顯然是相信神和《聖經》,使我十分驚訝。我一向認為只有在猶太會堂才會聽到這樣的道理,想不到這是一位基督徒的著述。那本書解釋「罪」的意思,就是在神的眼中我們不是好人,這再次使我震驚。我所認識的宗教,包括自己的宗教,都認為人性本善。可是當看到二十世紀的歷史,例如兩次世界大戰、大屠殺、廣島原子彈、每日新聞報導的貧窮和暴行,我知道這個世界實在一團糟。我知道我們遠遠不是好人,更重要的是,「我」並不是好人,儘管我的紀錄看來恰好相反。不過,令我震驚的真正原因,乃是我正從一本基督徒的著作中讀到這個真理,卻非來自猶太人的著述。這是我最意想不到的!

無限憐憫
我讀到關於地獄的事,知道自己該下地獄;我讀到耶穌的事蹟,驚訝地發現祂是那麼猶太化,祂何等真實,滿有憐憫。最令我震驚的是祂死在十字架上,我一生中從來沒有聽過這些事。耶穌承擔我犯罪所帶來的刑罰而死在十字架上這觀念,我感到不可思議、奇妙及難以置信;這並不是我覺得它不真實,乃是因為它好得令人難以相信,就像不真實一樣。我被神的憐憫深深折服,我無法相信神竟然向我施憐憫,饒恕我所做的一切惡事,把以往的過錯一筆勾銷,賜予我永生,就是這樣!全因為耶穌為我而死。

還記得在少年時期與兄長(他比我年長很多)及嫂子露營,我們住在野外的一個房子。我拳打我的妹妹,自知不妙,於是逃入樹林裡,以免受罰。我在那裡等待又等待,錯過了午餐,時間慢慢熬過。終於,晚餐時間到了,我非常飢餓,決定面對犯事的後果。我疲累地走回房子,等待接受刑罰。嫂子走到我面前,把我抱起,擁抱我。我仿如被雷電擊一般,我應該受責罰,也準備如此,但她竟寛恕我。雖然這不是最完美的比喻,但我知道這就是憐憫。

往後的幾個月,我繼續閱讀那本書,我已忘記它是否猶太人的著作,只知道我已找到真理!
我找著從前學校的老師,他是基督徒,我帶著連串的問題前去探訪他,他為我逐一解答,直至深夜。經過幾次交談後,他向我挑戰:如果我在回家途中被巴士輾過(願這事不會發生!),我將會怎樣?我清楚知道答案,我會下地獄。我的朋友挑戰我,叫我信靠耶穌,懇求神的寬恕。我步行回家(平安地!),進入睡房,關上門,跪下禱告,求神因著耶穌所作的赦免我,然後上床睡覺。
翌日早晨,我感到肩上如噸重的擔子已被挪開,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我知道我已成為基督徒,神已赦免我的罪,我已得到永遠的生命。我難以相信這是如此美好。我立刻與每一個人分享,無法自制。我不能停止歡笑,無法停止向其他人講及神為我所作的事,祂竟寬恕我這個不配的人。我的基督徒朋友當然高興,但我的家人和猶太朋友並非這樣興奮!他們認為我只是三分鐘熱度罷了。

好得無比
我繼續上會堂,因我並非荒謬到覺得自己不再是猶太人。我要依然故我,最重要的,我已蒙赦免。可是我以往所作的許多事,神並不喜悅,因此我需要好好潔淨自己的生命。感謝主,起初我覺得這些改變來得頗輕易。我為著已蒙赦免而雀躍,熱切地按神的心意而生活。我開始研讀《聖經》及認識自己的猶太根源。後來,我漸漸脫離會堂。雖然會堂裡的人仍然友善地待我,使我享受,可是,修讀醫科,同時要去會堂和教會,實在應付不來。
我加入了著重《聖經》教導的教會,參加為初信者而設的查經小組。在那裡,我認識了一位與我同期信主的女孩子,我們開始約會,一年多後便結為夫婦。那時,我是醫科四年級學生,正認真考慮要成為傳道人。雖然我才信主不久,我決定放棄醫科。當時,這是很艱難的抉擇,對我的家人和朋友來說,這更是瘋狂的行徑,他們認為「宗教」都是好的,只要它不影響你的生活!
六個月之後,我完成理學士的課程,繼而被教會聘請,事奉了兩年,然後進入聖經學院修讀四年神學課程。全時間研讀《聖經》,更多認識耶穌,實在是上好的福分。我熱切與人分享耶穌,尤其是向我的猶太同胞。歸根究底,我已從地獄中得拯救,罪得赦免,得著永生,我十分希望所有人也能享有這個無比的福氣。在過去十年的事奉中,我喜見猶太人及非猶太人獲得這永恆的生命。可是,當我知道拉比認為我所作的正威脅著他們,我感到難受。有些時候,信靠神及活在祂的旨意中並不容易,但我有一位好妻子和兩名可愛的孩子,又有永生的確實應許,更可以與神建立關係!回望過去,看見神大大祝福我,我仍為著祂竟憐憫我這不配的人感到驚奇。神差派人到我面前,告訴我在耶穌裡罪得赦免和有永生的好消息,這永遠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事,我永不會停止向神獻上感謝。

本文刊於第45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