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猶太教

公元七十年聖殿被毀,猶太人的信仰因而起了徹底改變。一本由早期的拉比寫成之書【先祖的話】,對這方面有詳盡的描述。西蒙(Simon the Just)活著時,聖殿還存在,他常言道:「這世界基於三樣東西:律法、(聖殿中的)儀式及善行。」前拉比之首約瑟.赫茲博士(Dr Joseph Hertz),他認為「聖殿中的儀式」原來的意思是「聖殿中獻祭的膜拜儀式」。聖殿被毀,祭祠終止,猶太教迫不得已要接受支撐世界的其中一條棟樑,經已給挪去了。因此,活在第二世紀的西蒙.迦瑪烈(Rabban Simeon ben Gamaliel)在【先祖的話】同一章內倡導:「今天,世界得以存立,全賴真理、審判及和平。」

猶太教常被人稱為最古老的宗教,比基督教要早一千五百年,這是由於人們誤以為猶太教是舊約中的信仰之延續。尼古拉.蘭格(Nicholas de Lange)在其書【猶太教】(Judaism)內指出:「今天已沒有一套被廣泛接受的準則來衡量某個信念、做法、派別或理念。」猶太教本身分開許多派別,各派都自認為真實可靠,但派別之間卻互不承認對方的真確性。本文羅列了當代猶太教的主要分歧:

權威
【密西拿】(Mishnah,猶太教的傳統及拉比的教誨)記載「摩西於西乃山接受了律法,交給約書亞,約書亞跟著把它傳給長老……」,當中所指的律法並非十誡,而是口述的傳統,是「珍藏在經文中的含意,是藉著隨後不同年代的聖人哲士詮釋而顯明出來的教誨。」這些本為解釋經文內容的說話,演變為不成文的口述傳統。

宣稱摩西在西乃山所接受的律法有兩類,其一為成文律法,其二為口述律法,這一種說法實無聖經根據。然而,今天仍有相信口傳律法乃神所賜的。此類口述傳統記載在【密西拿】及【革馬拉】(Gemara,猶太學者的註釋),並且篡取了原屬聖經的權威地位。

猶太裔的雅各.紐拿(Jacob Neusner)在自己的【猶太人和基督徒共有的神話】(Jews and Christians: the Alytle of a Common Tradition)中也承認:「基督教的信仰源自【聖經】……猶太教的信仰來自【他勒目】。」猶太教在【聖經】以外加上一整套傳統,賦予它和神的話相同的權威,基督教則只接受【聖經】,以它為一切信仰和實踐的依據。

救恩
猶太教和其他信仰一樣,相信個人的努力。李奧.羅頓(Leo Rosten)寫道:「不論是猶太人或其他種族的人,誰都要為自己的得救負責,因為各人皆有能力使自己得救。」伊斯多爾.曼發斯(Isidore Epstein)這一位拉比曾言道:「個人的努力替人類普世拯救作出最大貢獻。」拉比之首約拿單.薩克(Jonathan Sacks)在英國廣播電台好讓一個最罪孽深重的罪人能運用個人意志而變成一個最聖潔的人。」

彌賽亞
過去的二千年中,出現了幾個假冒彌賽亞的人,此中有些已吸引大批跟隨者,耶穌也曾預言過(太廿四5)。儘管猶太人對彌賽亞有不同的認識,大部份人皆異口同聲的認為耶穌全然不符合這身份。

按猶太人對彌賽亞所知,祂要來世界掌權,使世界和平,列國要將刀打成犂頭(賽二4),豺狼必與綿羊同居(賽一一 6-9),然而,除了猶太教儀式派的人(Lubaritch),大部份猶太人都不知道這位彌賽亞,「必須受害,從死裏復活」(徒十七 1-3)。很多追隨這一派別的人稱他們的領袖為「王者彌賽亞」。縱然他已在三年前離世,好些他的門徒仍相信只要他們信心充足,他將復活。

嚴守律例的正統派猶太教
正統派認為唯有自己的一派才是猶太教,他們堅稱律法是神在乃山的啓示,故此,律法是神聖的及享有絕對權威的。然而,正統派的【禱文日引】(Daily Prayer Book)指出,律法的內容不單包括十誡,它其實泛指摩西五經、聖經、口傳律法及所有宗教的理論、研究和實踐。正統派猶太人的生活受這廣義的「律法」規範,一切事情必需符合拉比的傳統主張和儀式,包括守安息日、奉行飲食規條及每天禱告三次。

與時並住的改革派猶太教
改革派或稱自由派的猶太教認為,在眾多現代派別中,自己是最進步的一派。這一派認為信仰須與時代並進,真理須由經驗與理論而得,而非從律法書而來。他們重視個人操守過於禮儀,故此,其宗教運動表現高度自主,不存著任何權威。律法為人遵從,並非因它「上天頒佈」,乃因它對信仰生活有意義。

改革自上一世紀開始,那時,有科學頭腦的人,不再相信律法書的啓示的真確性和約束力。他們鼓吹改變儀文和敬拜,放棄潔淨條例,把希伯來文寫成的禱文譯成本地話,把風琴引進會堂,並縮短儀式的時間。有些改革派的會眾改為星期日敬拜,而非以往的星期五晚安息日。

今天,改革派熱衷跟不同宗教進行對話。在 1970 年代,他們開始了按立女拉比的運動,最注目的一位莫過於英國的茱利亞.紐伯嘉(Julia Neuberger)。

以保存民族為重的保守派猶太教
很多居於歐洲的猶太人對改革派猶太教的極端革新感到不安。十九世紀末期,保守派運動興起,強調猶太傳統中良好的歷史質素。所羅門.謝克特(Solomon Schechter)(1850 – 1915)成為此運動的領導人物,他強調忠於傳統的重要,指出只要在有需要的時候才作更改,謝克特強調保存猶太民族才是維護其傳統及作出改善的唯一方法。基層的人的影響力不容忽視,其勢力在推動改革方面尤為顯著,例如,不同的會眾可以獨立決定應否採用樂器及遵守潔淨條例。

高舉傳統的哈西德主義
信奉極端正統主義或稱哈西德主義的人,以穿黑大衣、留鬢髮和誇張的敬拜儀式為標誌,他們自詡生活細節緊從拉比傳統。【密西拿】認為:「傳統保衛律法」。此派於十八世紀為巴爾.謝姆.托夫在歐洲創立,今有無數屬哈西德的支派遍佈全球,各為自己的拉比或聖賢領導。每位拉比皆有自己的一套教導、生活方式及對哈西德傳統的詮釋。他們跟其他派別的拉比之不同,在於他們享有絕對權威的地位。他站在自己的追隨者及神之間為中保,不但其說話不庸置疑,即使他觸摸過的食物,其追隨者亦為之而爭奪一番。今天,最具影響力的哈西德黨是儀式派(Lubavitch)及沙瑪派(Satmar)。

各自為政的世俗化猶太教
尼古拉.蘭格(Nicholas de Lange)解釋世俗化的猶太教為「一群支持猶太教,卻又摒棄其信仰層面的猶太人……這一派沒有一致的理念和具體的架構基礎。很多自稱世俗化的猶太人,很多時卻強烈依附猶太教的傳統,包括很多宗教儀式。(當然它們已失去其宗教意義)」

相信彌賽亞的真猶太教
那些因相信耶穌卻為同胞蔑視及排斥的猶太人,才算是摩西和眾先知的後裔。他們相信聖經中的兩約為神之啓示,若在其中擅作增刪,都是犯了嚴重錯誤。由於聖殿被毀,所有派別的猶太教都無視聖殿中的獻祭的重要性,又認為彌賽亞只能帶來世界和平。這群相信彌賽亞的猶太人卻堅信若非藉著獻祭,罪便不得赦。他們又相信眾先知口中論述彌賽亞的事。他們「因為真受割禮的,乃是我們以神的靈敬拜,在基督耶穌裏誇口,不靠肉體的。」(腓三 3)

本文刊於第16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