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人與巴勒斯坦人的復和(上)

引言
我們居住在一個充滿敵意的世界。從創世記3:15開始,我們看到上帝要蛇和夏娃及她的後裔彼此為仇。在創世記第4章,我們看到人類第一宗謀殺案,見證「人的墮落」。創世記6:5:「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後來情況壞到極點,以致上帝要毀滅地上的一切,只存活挪亞、他的家人以及跟隨他們同進方舟的動物,藉此重新再造世界。大洪水之後,連大自然亦不再一樣。

隨著聖經記載的歷史發展,我們看到戰爭、強暴、謀殺、不忠,還有我們能想像到的各樣惡事。我們在士師記和列王紀上、下看到罪和罪的惡果,即使偶然有好皇帝管治國家,罪惡和撒旦的踪跡依然存在。

當我們從舊約翻到新約, 仍看到罪的可怕在歷史不斷重複:大有能力的希律王因為害怕一個新生的嬰孩,就命令屠殺所有兩歲或以下的嬰兒;在使徒行傳,我們讀到司提反被石頭打死,只因他相信那個拿撒勒的木匠就是那應許要來的彌賽亞;在保羅書信裡,我們讀到罪惡如何侵蝕哥林多教會和加拉太教會。

然而, 我們在聖經讀到的邪惡事件還算不得甚麼,因為自從聖經寫成以來, 這個世界發生的罪惡實在太嚴重了:中世紀的十字軍東征、教會的黑暗時代、法國大革命、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在前蘇聯史太林統治時期,保守估計約有二千萬人直接或間接被殺,死於非人道的刑罸、監禁或被疏忽照顧;納粹大屠殺中,超過600萬猶太人和很多其他弱勢群體被冷血無情地殺死;從2003年2月開始,蘇丹的達爾富爾(Darfur)發生種族滅絕,約有40萬人被殺,超過250萬人被逼離開家園;在現今的敘利亞, 數以千計的人被殺害,婦女被強暴,而孩童就在他們父母面前被擊斃。

以上種種, 只是人類墮落的一些例子,從過去到現在,世界還發生了很多更邪惡、可怕的罪行。我們居住的世界,不僅是創世記第3章以後已經墮落的世界,但更重要的是,萬物的創造主竟然為這個世界和其上的人犧牲祂的兒子。十架代贖,是古往今來最不值得做的復和工作。

我們墮落的世界最大的需要就是「復和」。全人類,甚至整個大自然都需要更新。但更重要的是你和我都需要復和,因為我們是按著上帝的形像造的,我們需要與上帝和好。我們是上帝的敵人,我們的生活與神為敵,用受造之物代替上帝的榮耀。在埃及,以色列民造了一隻金牛犢,宣稱那就是帶領以色列民出埃及的上帝。今天,我們幾乎把所有事物都當作上帝,除了造物主本身,例如:我們膜拜科技、互聯網、電腦遊戲和色情資訊,世上的情慾成為我們最渴望並熱切追求的事物。

彌賽亞耶穌被差來帶領我們歸回上帝,跟上帝和好,祂把我們從深坑中拉回來, 又把我們提到高處。如果沒有祂的救贖工作,我們就完全失喪,在世上沒有指望。上帝用祂奇妙的恩典和無限的大愛救贖我們,所以,我們知道這個盼望是無價的。終有一天,我們會站在祂面前,因著羔羊的血得稱為義,這個確據極其寶貴,難以估量。世上沒有任何東西,可以跟上帝這份令人驚訝的禮物相比。這就是為何保羅在羅馬書9:1-3所寫的如此難以理解:「我在基督裡說真話,並不謊言。有我良心被聖靈感動,給我作見證。我是大有憂愁,心裡時常傷痛。為我弟兄、我骨肉之親,就是自己被咒詛、與基督分離,我也願意。」為使同胞得救,保羅甚至願意放棄救恩的盼望,寧願與基督分離,也在所不辭。

以色列人與巴勒斯坦人的衝突
以色列跟阿拉伯世界的衝突,特別是跟巴勒斯坦人的衝突,雖然沒有造成最嚴重的傷亡,但也可算是過去十年來持續最長久的衝突。我們都記得美國與前蘇聯的冷戰、愛爾蘭的天主教徒跟新教徒長期鬥爭,還有其他或多或少已得解決的衝突。然而,中東繼續成為世上爭鬥最長久的地區。回顧過去,我們可以看到敵意不斷擴大深化。敵意擴大,是因為伊朗和其他國家加入這場鬥爭,敵意深化,是因為極端伊斯蘭主義成為真正的軍事勢力,大大影響中東地區以至全世界。

每個硬幣總有兩面, 同樣, 以巴衝突亦有兩面。我身為以色列人,又曾在以色列軍隊的不同崗位服務了超過16年,我承認我的觀點有主觀成份,亦可能比較多留意硬幣的一面。可是,我經常跟阿拉伯裔的弟兄姊妹聯繫,可以幫助我從硬幣的另一面看這個問題,不至於過份主觀。事實上,我事奉的葡園出版社(以色列的基督教出版社)現正出版一本阿拉伯文福音小冊子,以及一本阿拉伯文的門徒訓練手冊。此外,我是以色列教育論壇(Israel Education Forum)的主席,論壇成員包括猶太人以及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目標是一同推動我們同胞的教育。另外,有一家基督教團體,專門推動阿拉伯裔基督徒與猶太裔基督徒的復和工作,我的妻子艾蒂(Eti)亦有參與其中。

〔待續〕
本文刊於第60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