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人與巴勒斯坦人的復和(下)

中文通訊第60期的《以色列人與巴勒斯坦人的復和(上)》一文,談到我們必須先與上帝復和,然後才能與其他人復和。現今,我們要繼續談到猶太人與阿拉伯人的復和,特別是要談以色列人與巴勒斯坦人的復和。

上帝其中一項最重要的屬性,就是祂忠於自己的應許。如果上帝並不是完全絕對地忠於自己的應許,我們的問題就大了。誰能保證上帝會忠於祂對教會的應許呢?如果賜下福音的上帝並不信實,我們怎能將希望的訊息帶給世界呢?

上帝給亞伯拉罕、以撒、雅各很多應許, 其後又對以色列民、大衛、所羅門和很多人作出承諾。事實上,在舊約聖經提及的所有種族和國家中,我們這些猶太人的存在,並不是為證明我們的才能或求生能力有多厲害,而是見證信實的上帝如何成就祂的應許。

回歸應許之地
按著上帝的信實和絕對主權,祂帶領以色列民漂流2000年後歸回故土。雖然歷代以來都有猶太餘民居住以色列地,但是,只有當上帝容許猶太人回歸故土-以色列地,他們才算「復活」。當猶太人回歸故土,福音才再一次傳給他們,很多以色列人接受福音,相信那應許要來的彌賽亞。

我相信猶太人重歸故土, 還有以色列的復國,都是上帝救贖計劃的一部份,為要有效地將福音帶給猶太人。我們這些住在以色列的人,可以親眼目睹這些事情。以色列地的教會已經重新成立,雖然增長緩慢,卻穩定地增長。有些人聲稱,今天接受耶穌為彌賽亞和主的人,比過去二十個世紀任何時候都要多。我不肯定我們有充份的統計數據來證明這個說法,然而,猶太基督徒的數目持續增加,無論是在以色列地還是海外都是如此。我們確實看見情況在改變。我最初開始在軍隊事奉時,猶太信徒在營會結束的時候會拿到一把槍和一本舊約聖經。今天,猶太信徒會拿到一本英文的新約聖經。但是,我能想像終有一天,他們會收到希伯來文的新、舊約全書!

一個月前,我們的同工遊覽了以色列北部早期的殖民城鎮「雅各紀念市」(Zickron Yakob),這城市是由來自羅馬尼亞的猶太裔移民於1882年12月6日建立的。「雅各紀念市」有一個墓地,靠近入口處有一道牆,在那裡你可以找到早期移民梅爾.利夫.赫什科(Meir Liv Hershko)所寫的字句:「為了神聖的原因,我們來到祖先居住的土地上。在整個世界,我們沒有其他居所。我們在這裡生活,亦會在這裡死亡。」我不清楚他所指的「神聖原因」是甚麼,但我知道為何他說「我們沒有其他居所」。我的祖母要離開她曾居住的兩個國家,只因她是猶太人。第一次是在1940年代初的伊拉克,而另一次是在1970年代伊朗發生伊斯蘭革命之後。她在尋找一個居所,一個無須再離棄的居所。

你或許會問, 巴勒斯坦人是否有權自治、自理,並擁有自己的土地?我相信他們有這個權利,只要他們不要再想把我們消滅,不再打算將我們扔在海裡,這卻是阿拉法特過去經常談到,而哈馬斯、真主黨和伊朗繼續不斷嘗試達成的。以色列是否有些時候不公平地對待阿拉伯居民和巴勒斯坦人?毫無疑問,我們曾這樣做,但歷史上以色列沒有嘗試消滅或滅絕他們。大部份的戰爭都是由我們的阿拉伯鄰居發起的,我們大部份行動(雖然不是全部)只是回應恐怖活動的自衛行為。

以色列通常是第一個出現在世界各地災區的國家,提供科技和其他援助。在2010年1月,海地遭遇二百年來最嚴重的地震,以色列軍隊在24小時內就到達當地, 設立流動醫院,並進行地震後的第一宗手術。一年後,我出席在瑞士伯爾尼市(Bern)一個大型會議,很榮幸,我跟以色列駐瑞士大使以蘭.埃爾加先生(Mr. Ilan Elgar)一同擔任會議的講員。我驚訝的發現,當瑞士的報章報導海地的情況時,雖然提及那所流動醫院,他們卻竟然完全沒有提到設立那流動醫院的國家就是以色列!

戰爭的醜陋
即或有「正義之戰」存在,戰爭仍然是醜陋的。無辜的人被殺、受傷、被逼離開家園,很多人在戰爭中痛失親人和家園。雖然戰爭中通常會有戰勝國(征服者)和戰敗國,但實際上雙方都是輸家。基督傳給我們的,不是打仗的訊息,而是愛的訊息, 特別是愛仇敵的訊息。倘若發生衝突的雙方實行這種「愛仇敵」的原則,那麼,不僅是中東, 就是整個世界都會變成更好、更和平、更適合人類居住的地方。然而,我們違背基督的吩咐,揀選自己的道路,世界的道路,以及戰爭的道路。這對於中東的衝突亦同樣真實,雙方都在惡性的猜疑和報復裡糾纏,我們不能打破這個循環,只因我們不相信、不信靠造物主和祂的救贖工作。

2012年5月5日, 有八個未滿18歲的年輕人在以色列的恩典真理教會受浸。對於我們教會來說,那是歡樂時刻,對於我和妻子來說,那日子更為特別,因為我們兩個女兒亦在那八個年輕人當中。當我在駕車接載一些人前往浸禮場地的路上,我七歲的兒子問我:「爸爸,為何伊朗想向我們投下原子彈?」他發問這個問題,是因為兩年前一枚由加薩發射的火箭在我們家附近掉下, 離我們只有三間房屋的距離,有些房屋被毀,亦令他的心靈受創。感謝主,我們的房子沒有絲毫破損,但它搖晃得很厲害。換著是你,你會怎樣回答這個充滿恐懼的七歲小男孩的問題呢?在我給他的答案中,我必須提及人的墮落,憎恨令我們做出恐怖的事情。但與此同時,我提醒他不要忘記主仍在掌管一切,而我們需要倚靠祂、相信祂。

將來和盼望
那麼,我們還有盼望的緣由?還可聽到好消息嗎?今天在以色列地聚居的猶太人,是有史以來最多的。這就意味著福音可以用同一種語言,在這一小片土地上傳給很多猶太人。福音由以色列地傳開,現在開始傳回以色列地,以致帶來歷史的終局, 正如羅馬書11章所說的。以色列人、巴勒斯坦人和普世教會都須要通力合作,將耶穌基督的「好消息」帶回耶路撒冷。只有當福音滲透我們心靈深處,並且當我們藉著基督與神和好,我們才可以與人和好,不但在心裡經歷基督的平安,亦會經歷在地上有和平。

結語
我們居住在墮落的世界, 罪惡已經扭曲和損害每一件美事,但上帝因著祂的慈愛,沒有任由我們滅亡。透過基督的犧牲,上帝使我們與祂和好。這種復和是我們與上帝關係的基礎,亦是人際關係的基礎。如果上帝已經跟我們和好,那麼,我們就須要與人和好。

以巴衝突就像其他衝突一樣,源自人類的墮落與罪惡。所以,沒有任何一方絕對正確,亦沒有任何一方完全錯誤。但是,我們這些經歷過基督平安的人, 應該獻上自己,將福音帶給我們的同胞,一個一個地改變他們的生命。只有福音的傳播,以及上帝話語的影響,才能引領我們迎接一個更和平的世紀。每一天都有猶太人與巴勒斯坦人沒有信主就離開人世,福音的需要何等逼切!

先知以賽亞說:「那報佳音、傳平安、報好信、傳救恩的對錫安說 :『你的上帝作王了。』這人的腳登山何等佳美。」(賽52:7)所以,讓我們手足並用,互相合作,將上帝愛的訊息傳給猶太人、巴勒斯坦人、希臘人和其他人。福音是給全人類的,正如保羅所說:「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 要救一切相信的, 先是猶太人,後是希臘人。」(羅1:16)福音有莫大的能力, 不但能夠拯救人,而且能帶給人類平安,使人與人和好。

阿們。

本文刊於第61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