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芙的故事

伊芙於去年歸主,以下是她的故事:

我身處葡萄牙,卻沒有陽光!我曾被搶劫和遭意外,簽證亦快要逾期;在毒品的影響下,我的情緒高漲興奮,完全不能控制自己;我又錯過了我的班機—兩次!這一刻,我只想離開那兒。

「你們聽著,這就是我所有金錢。把你現有的機票給我,往那兒也沒有關係!」

他們說:「行,往英倫吧!」

我說:「好的。」我並不想往英倫,可是,我已不再介意。

那個時候,我已接近漫長的旅程的終點,旅途上,我曾往世界許多角落。開始這旅程時,我才十三歲,開始汪旎到生命中有所欠缺!生命肯定不只是上課、回家、做家課和遊玩。我來自十分世俗化的以色列家庭,可是,我開始為生命尋索一些屬靈的事物。我看著社區來來去去的狂熱正統派猶太人,他們似乎不怎麼屬靈,卻只叫人害怕。於是,我買了一本昂貴的關於『超覺靜坐』的書籍,我還記得當時的想法:「為何要花那麼多金錢才可以得到快樂?」我研究很多不同的神秘教派,搭上塔羅牌(Tarot)和新紀元運動(New Age Movement)的教導,儘管如此,我常常尋找神。可是,我也常常發現那些人的教導都是一大片荒言。人人都想從我身上得到甚麼,他們或想得到我的金錢,或想佔我便宜,又或想為我洗腦。我知道聖經是真的,可是,在以色列,他們乃是從世俗化角度教導聖經。因此,我的生命簡直是一塌糊塗。

那是為了甚麼?
我在學校成績優異,可是,它並不吸引我,所以,我離開了學校。然後,我當上推銷員,業績輝煌,可是,它也沒有吸引我。我身邊常常有很多朋友,我們共赴舞會,享受快樂時光,可是,這不使我感興趣。我有很多新朋友(我每六個月就換過一批朋友!),好像擁有一切,可是,我並不放在心上。在某個時刻,我知道要離開以色列,感到正步向死亡。我開始往世界漫遊,在日本時,我來到自己的盡頭。

在日本,大部份人似乎都在整日追逐金錢,我賺了很多錢,可是全把它浪費在賭博和宴樂上。一天,我想:「不如試試神道教(Shinto)吧!」美麗的公園裡,在顏色鮮艷的廟宇旁邊,我坐在一棵可愛的樹下,看著和尚慢慢走路,聽著他們敲鑼。我在默想,因為我被目睹過的物質主義震驚。突然間,有一些東西從後面擊中我,原來是一隻大昆蟲。那些樹上全都是那些昆蟲,我望著牠們,注意到一個招牌,上面註明:這是奉獻給那昆蟲的祭壇。我對自己說:「你怎麼那麼下賤!你怎能膜拜一隻昆蟲?」

從那一刻開始,我的生命開始走下坡,可是,我已染上毒癮,根本不關心前路如何。我甚至不願意去想:有一天我或會尋見神。我回到以色列,可是,感到自己不屬於那兒。我想往非洲,可是我不能去。最後,我去了葡萄牙,開始售賣油畫。我並不在意金錢,亦不珍惜自己。假如沒有機會與神溝通,我看不見生存的理由。

身處九重天
然後,有一天,我來到英倫。我開始售賣油畫,從一所公寓搬往另一所公寓,從一份工作轉往另一份工作。我實在地去到盡頭,認定這個世界已沒有甚麼可給我,我曾擁有金錢、樂趣、男人,我參加過很多舞會,到處旅遊,可是,這一切都苦悶。

我決定自殺,我的鄰居是『耶穌迷』,曾向我講及耶穌,那實在觸及我的痛處:「是了,你要告訴我:神從天上下來這幹麼!」當我考慮要採用那一種自殺方式,我叫他把他的『耶穌拉比』(Messianic rabbi)帶來,我想在自殺前聽聽他要講甚麼,因為我猜想可能有地獄,我卻不想往那裡。於是,我與祈李察(Richard Gibson)見面,他看起來像推銷員,我暗想,在他的衣袖裡,或許藏著一些推銷的把戲。於是,我說:「你想跟我講甚麼?你的宣言是甚麼?你的教派又是怎樣的?」

我很快就發現李察並不想佔我便宜。「好吧,」我說:「為何你有這樣瘋狂的結論,神竟然可以死去?」他打開希伯來文聖經–就是我在學校時已認識的聖經–按著經文,逐節向我證明彌賽亞由女子所生、受苦和死亡。就在那一天,我接受了耶穌,決定不自殺!回到家中,我就像身處九重天。我開始讀新約聖經,共花了四個月把它讀完,我有很多不易回答的問題:為何猶大那麼壞?我會是猶大嗎?我會多次犯上同一個錯誤嗎?若我褻瀆了聖靈,我會滅亡嗎?無限的神成為肉身,為卑微的我而死!這偉大的主意使我掙扎。祂實在愛我,我並不是大好人。祂赦免我!這實在難以理解!

沒有錯誤
我知道我已在生命中首次找到真實。我回到以色列,我以為當我提到耶穌就會被人逼迫,可是,並不如此。相反地,一連串的神蹟發生了。我在埃拉特(Eilat)找到一所人數眾多的教會,開始在曠野地區傳福音。我與人談論神,他們在真正聆聽,聆聽聖靈藉著我所說的話。一個月之內,我目睹兩個人信主!我又叫我的弟弟參加埃拉特的教會,感謝神,『喀巴拉』(Kabbalah)的靈已慢慢地從他身上退去。我現在已接受水禮,參加「門徒訓練」課程。

我「錯誤地」從葡萄牙來到英倫,可是神知道祂在做甚麼!

本文刊於第39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