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俄羅斯的愛

我在俄羅斯聖彼得堡(列寧格勒)土生土長,七歲時,才從學校得知自己是猶太人。在當時的蘇聯,作為猶太人並沒有好處。我們一家是典形的世俗化猶太家庭,沒有慶祝任何猶太節日,猶太人身份並不使我感到特別,反成為我的負擔。

年青時,我熱衷於占星星術和玄學,它們使我遠離神,甚至感到 “敵對神”。1990年,我的母親在佈道會中決志,生命產生改變,並且在家裏舉行聚會。我雖然沒有參加這些活動,卻知道來聚會的都是基督徒。原則上,我反對這信仰和這“神的勾當”,衷心相信我母親是發了瘋。1944年的一個聚會中,我如常坐在廚房等候他們聚會結束,當他們作結束禱告時,我感到不耐煩,內心嘲笑他們的愚昧。但當這恩想消失後,我突然好像被刀割一樣,我意識到我得罪了神(我當時並不相信神的存在!),於是求祂饒恕,痛楚立刻消失。

聚會完畢,各人預備回家,我察覺有一位女士在看著我,但我沒有理會。數周後,那位女士,華拉(Vala),出乎意料地上門找我,更奇怪的,我竟然招呼她到房間用茶,我們的話題圍繞著神和耶穌。最後,她問我要不要罪得赦免,神在我心裏工作,於是我跪下來,懇切的求神赦免我的罪。禱告後,我如釋重負,並很希望多認識神和耶穌。華拉和我成了好朋友,經常一起讀經、祈禱。

我突然感到自己是真正的猶太人,從來沒有想到為此自豪。1996年,我和家人移居以色列,參加恩典真理教會(Grace and Truth Congregation)的聚會。2000年末結婚後搬到英國。

本文刊於第35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