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奉聖經的基督徒與猶太人

法蘭西斯・薛華(Francis Schaeffer, 1912-1984)是本世紀其中一位最具影響力的護教學者。他跟妻子伊迪芙(Edith)於1955年在瑞士創立了一個猶太人學生團契「蔭庇所」(L’ Abri Fellowship),藉此多年來解答了成千上萬學生的信仰問題。他們的疑問得以挪開,他們的心靈透過福音得以更新。薛華博士的作品,尤其是「同在的那一位神」(The God Who is There)、「逃避理性」(Escape from Reason)及「神存在,祂並不沉默」(He is There and He is not Silent),構成一種對現代思想的有力批判,並且為以聖經為本的基督教辯護。以下的文章原來以單張形式刊出,現承蒙薛華博士的家人允許刊載於此。

我們活在一個反猶太主義當道的時代,在許多地方,這已引致無數猶太人身亡。在我們的國家這思想往往在各種掩護下表現出來,即使在那些自稱為基要派基督徒的圈子中,我們也偶爾發現有人花上許多時間去攻擊猶太人。

想到反猶太主義,我認為首要的矛盾就是基督本身也是猶太人。當我們打開新約聖經馬太福音一章 1節時,就找到頭一個關於基督的敘述,論到他是出於亞伯拉罕,是大衛的後裔。聖經並沒有說耶穌偶然生為猶太人,反而神的話再三強調他是猶太人。

耶穌是猶太人……
他出生八天以後就被帶到聖殿接受割禮,跟所有猶太男子無異。因此,我們必須緊記耶穌身上刻著猶太人的印記。他十二歲時於聖殿被獻,這事再一次強調他的猶太身份。他的猶太信仰不是出於偶然的,反之那是他自小已開始接受的薰陶,是他人性的重要元素。聖經提到他成年以後的事工中,他不時貶斥以人為中心的猶太傳統,但他同時也小心遵從舊約聖經的教導。事實上,他的生命充分滿足了舊約聖經中有關彌賽亞的預言,他是猶太人中的猶太人。

在他的公眾事工裏,我們發現他大部分的對象都是猶太人,他鮮有觸及外邦人的生命,他的十二個門徒都是猶太人。最早的教會信眾全是猶太人,猶太人使徒彼得向哥尼流傳福音;那些在司提反死後的逼害中散居外邦的猶太信徒,把福音帶到敘利亞的安提阿,在那兒開始了第一所外邦人教會。此外開啓羅馬帝國福音大門的宣教士是猶太人保羅。

當我們思考為甚麼猶太人在早期教會擔當如此重要的角色時,我們必須明白這不是神及後附加的計劃,其實二千年來神一直推動歷史的進程,預備這重要的一環。祂從迦勒底吾珥呼召亞伯拉罕成為第一位猶太人,其時世人都離棄了真神。他應許把迦南地賜給亞伯拉罕,他的子孫將如繁星眾多,並且更重要的是全世界都會因他得祝福。神為了一個特別的原因呼召亞伯拉罕,就是要透過他賜下彌賽亞。在神的掌握中,猶太國成為救世主的搖籃。

在彌賽亞之前……
當我們察看主前的二千年歷史時,我們會發現神一次又一次向猶太人確立賜彌賽亞的應許,因此祂不單向亞伯拉罕應許,祂也向以撒和雅各應許,後來縮窄至猶大一族,及後再縮窄至皇室—大衛王的家族。隨著時間的過去,神應許彌賽亞會生於伯利恆,他將要受苦,並且他要在巴勒斯坦作王,管治祂的百姓—猶太人。

在預備彌賽亞來臨的那二千年中,除了照耀以色列的那線亮光外,整個世界都活在靈性的黑暗中。當我們的先祖還在敬拜那不可知的神—肯定不是那獨一的真神,猶太人已被稱為神的選民。他們從世上的萬民中被分別出來,他們為神所偏愛,是祭司的國度。為了那受膏立的一位的降臨,即使他們屢次跌倒,神的恩手依然沒有離開他們,好讓那忠心的一群存留下來。耶穌絕非偶然生為猶太人,而這個事實也非神的計劃中次要的部分。根據新舊約聖經,若耶穌不是生為猶太人,他就不能成為我們的救主。

至於我們現今所活的世代中,羅馬書十一章 17至24 節教導我們外邦信徒不應向猶太人—祂的橄欖樹「原來的枝子」—誇口,因為神若不愛惜原來的枝子,我們也要當心被折下來。經文何等清晰的強調若我們這天生的「野橄欖枝子」被「逆著性」接在好橄欖上,更何況這本樹的枝子要接在本樹上呢。而以弗所書二章 14 節豈沒有強調藉著耶穌的死,猶太人與外邦人之間的「中間隔斷的牆」已給拆毀嗎?不僅猶太人不應被棄為撇屐,外邦人反而應該與猶太人並肩走信主的路。亞伯拉罕現已是我們的先祖,我們外邦人一旦信靠基督,也就成了屬靈上的猶太人。

猶太人的將來……
神的話對於將來的景況依然保持清晰。羅馬書十一章25節清楚說明以色列人的幾分硬心不會永遠持續,而是「等到外邦人的數目添滿」。然後又有甚麼事情發生呢?第廿六節告訴我們,等到那位救主「消除雅各家的一切罪惡」後,「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第廿九節是基督徒心愛的一節,常常用在自己身上:「因為神的恩賜和選召,是沒有後悔的。」我們套用這一句話是因為神從不違背諾言,但是我們得留心這處的主要對象是猶太人。神已向以色列國承諾好些重大的事情,而這處的經文也告訴我們神必會使他們安然渡過。假如祂辦不到的話,「神的恩賜和選召」就算不上「沒有後悔的」。撒迦利亞書十二章10節也清楚的說有一天猶太人「必仰望我,就是他們所扎的,必為我悲哀,如喪獨生子。」在以色列得救的那一天,他們必仰望耶穌,明白祂第一次降臨時已經是他們的真正彌賽亞。

再者,不單舊約聖經提到巴勒斯坦地會再一次屬於猶太人,從新約的路加福音廿一章 24 節我們也得知「耶路撒冷要被外邦人踐踏,直到外邦人的日期滿了。」神的話告訴我們,有一天「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並且猶太人會「仰望」耶穌為他們的真正彌賽亞,重新擁有神的應許地。我們這屬基督的不但在過去,在現今,甚至在將在也應該愛猶太人。

基督徒反猶太主義的謬誤……
我們不能期望那些單單以「基督徒」一詞來區分猶太人的外邦人去愛他們,但我們這身為真正基督徒,因信基督而得救的,卻要愛神的古老民族。在這方面我們務必切記一件事實,就是我們的主是猶太人—生是猶太人,活著是猶太人,死是猶太人。我們也必須緊記絕大部分我們盼望在天家相見的信心偉人都是猶太人。我想見到亞伯拉罕,他是猶太人;我想見到以撒,他是猶太人;我想見到雅各,他是猶太人;我想見到約瑟,他是猶太人;我想見到摩西,他是猶太人;我想見到約書亞,他是猶太人;我想見到基甸和其他士師,他們是猶太人;我想見到先知們—以賽亞、以利亞、以利沙和其他先知,他們是猶太人;我想見到但以理、以斯拉和尼希米,他們是猶太人;我想見到約翰,他是猶太人;我想見到彼得,他是猶太人;我想見到保羅,他是猶太人。

他們只是我渴望見到的眾多猶太人中的一部分。我怎能憎恨猶太人呢?

假如這一切都不足以令我們信主的人信服的話,就讓我們察看神在羅馬書十一章 31 節的命令。祂清楚告訴我們在現今的世代應當怎樣看待以色列家,我們要向他們施予憐恤,而且,我的朋友們,憐恤和反猶太主義—不論是哪種形式—都是格格不入。我們若在心裡輕視他們一族,也就不能試圖領他們個別歸主。

不久之前在紐約市有一位地位顯赫的猶太人,他是紐約一份報章的編輯,他向我引述了一首他曾多次與市內其他猶太人分享的短詩。當我思想這首詩時,我發覺它在音韻鏗鏘以外還有更深的意義。詩中透露了那自稱基督徒的詩人的智慧,但當中卻帶有反猶太的意思。

神真奇怪,竟挑選了猶太人,
但更奇的,是那些既選擇猶太人的神
卻又憎惡猶太人的人。

本文刊於第31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