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福音給法國猶太人

法國是天主教[1]國家,人口6600萬,有深厚的世俗主義傳統,1.5%人口是基督徒,其中只有0.7%是福音派。儘管法國福音派在過去40年有明顯增長[2],他們跟其他宗教少數群體一樣,面對相同困難。我們就是在這樣的處境下,努力地傳福音給法國的60-70萬猶太人。法國的猶太人口排行世界第三位,次於美國和以色列。他們的需要確是很大。

法國的猶太基督徒估計有500-600人,少於法國猶太人口的1/1000。95%的猶太基督徒加入了福音派教會,其餘5%則屬於猶太基督徒聚會所,這些聚會所數量既不多,人數亦通常很少。

傳福音給法國猶太人面對那些困難?
首先,我們遇到普遍的誤解(正如史斯坦Stan Telchin在他的著作《叛徒》中清楚說明的),那是二千年歷史所產生的結果,就是以為若猶太人成為彌賽亞耶穌的門徒,他們就出賣了先祖、他們的根和家庭。

第二,歐洲納粹大屠殺所帶來的困難,特別是在法國的處境中。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法國政府和法國警方把數以千計的猶太人交給納粹黨,有76000人在遞解途中死亡。法國前總統希拉克(Jacques Chirac)已正式承認,法國需要在這件事上承擔罪責。

這件事帶來十分重要的實際影響:法國大部份的世俗化猶太人,不希望公開他們的猶太人身份,有些人甚至更改姓名,隱藏他們是猶太人的事實。一位經常參加我們教會「以色列的牧者」查經組的工程師是猶太人,可是,他的同事大都不知道他的身份。大屠殺期間,猶太人為要躱避納粹黨,而從不向任何人揭露其猶太身份,這個經歷深深影響他們。

這就產生一個大問題,除了在少數有很多持守傳統的猶太教徒居住的地區,你便很難完全確定跟你談話的人是否猶太人。因此,傳福音的時候,要廣泛撒種是很重要的,我們期望,這樣做可以把福音傳給猶太人。

第三,我們必須克服猶太教與基督教在聖經和神學上的傳統差異。我所接觸的猶太人來自法國猶太教的不同派別,當我與猶太人討論,越來越震驚地發現,他們-特別是那些持守傳統,或者是相信猶太教的猶太人,一般都否認罪的真實;這罪的真相是在希伯來(舊約)聖經中所揭示的,亦是基督教福音派所領受的道理。

猶太人真的需要聖靈光照,才能掌握真理,就是除了藉著神的恩典就沒有可能得救,可以明白信心和悔改的真正意思,更不用說要承認耶穌就是神的真正的彌賽亞。

一般來說,猶太人顯然缺乏對聖經的認識,儘管在一些情況下並不明顯,猶太傳統卻已證明佔了壓倒性的影響力。

第四,與後現代主義有關的困難。現今,一般來說,越來越難談到彌賽亞耶穌的獨特性,祂就是唯一的得救之途。就著現代猶太教的不同潮流來說,這困難也很真實,現代猶太教傾向普救論,在一些情況下,甚至有混合主義的傾向。

最後,有些猶太人的思想方式與塞法迪猶太教(Sephardic Judaism)[3]相關,塞法迪猶太教是現今在法國最具影響力的猶太宗教。古根漢(Jacques Guggenheim)[4]認為塞法迪思想方式是法國猶太福音工作最大的障礙。塞法迪的思想方式,至少在法國所見到的,傾向情緒化、心理性和反理性,使很多塞法迪猶太人容易受騙和迷信;因此,他們對新紀元觀念和東方神秘主義開放。

話雖如此,法國的猶太社群與基督徒社群也有密切關係,這不僅是因為他們在歷史中曾同樣遭遇逼迫,有很多相似的經歷。索邦(Sorbonne,即巴黎大學)高等教育部的主席,讓.博貝羅(Jean Baubérot),在他的著作《反基督徒的憎恨》(Anti-Protestant Hatred)[5]很清楚地證明,針對基督徒的憎恨與針對猶太人的仇恨有類似之處。例如:直至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反猶太主義的報刊也是反基督教的。傳媒上的漫畫把基督教牧師繪畫成以繩子繞著頸項,又在告示牌上寫著對他們的控罪:「外來者」、「叛徒」或「猶太人」。

帕克.卡伯龍(Patrick Cabanel)近作《法國的猶太人與基督徒,選擇性的聯繫,16至21世紀》(Jews and Protestants in France, Elective Affinities, 16th-21st Century)[6]清楚說明猶太社群與基督徒群體之間,明顯地有關聯。其中兩個例子:在德雷福斯醜聞(Dreyfuss Case, 1894-1906)[7]期間,法國基督徒表示與猶太社群團結一致;Chambon-sur-Lignon(法國的一個小鎮)的基督徒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拯救了5000猶太人。若我沒有弄錯,我相信Chambon-sur-Lignon是世界上唯一獲得以色列頒發「義人獎章」(Medal of the Righteous)的城鎮。

這份榮譽是傳福音的資產。因此,我認為要越來越多參與「反種族主義和反猶太主義國際聯盟」(International League against Racism and Anti-Semitism, LICRA)等組織甚為重要,也要與其他猶太組織建立接觸點,包括參加歷史、藝術、文化和學術等活動。

法國猶太福音工作的主要事工

  • 在猶太人圈子結識朋友:藉著加入猶太人佔多數的社團,成為會員;參加各種重要的文或紀念活動;關注與法國猶太社群有密切關係的課程和講座等。出席這些活動使我有很多直接和間接傳福音的機會,包括向猶太人。以色列福音差會在法國里昂不斷尋索合適的佈道方式,也在推動和籌辦佈道事工。
  • 我的著作《以色列-人民、信仰和地土,給福音派基督徒的綜合大綱》(Israel, a People, a Faith and a Land, outline of a synthesis for Evangelical Christians)法國福音派聯合會(French Evangelical Federation, FEF)主席和我同往以色列後,向我提出要求,於是,我開始了寫這本書。那次以色列之旅,由法國福音派聯盟(French Evangelical Alliance, AEF)舉辦,法國福音派全國委員會(National Council of France Evangelicals, CNEF)推動,使法國福音派教會派代表參加以色列立國60週年慶典。這本書是寫給法國所有不同類別的福音派信徒,從人民、信仰和地土等角度研究以色列。書中分為兩部份:猶太人與猶太教,和以色列地。它的目的是藉著處理一些福音派在這些題目上的重要問題,探索福音派信仰的根源。在法文著作中,現時仍沒有同類的作品。請為這本書禱告,雖然它的篇幅不是很長,但願它對法國和其它法語國家的教會有良好和建設性的影響。在這本書出版前,已有越來越多人邀請我主講一連串關於以色列的講座。
  • 尋索向在以色列居住或旅遊的法語猶太人傳福音的更佳途徑。請為可以建立實際可行的方法禱告。在以色列,操法語的猶太人與法國的猶太人一樣多。
  • 作為洛桑猶太福音會議(Lausanne Consultation on Jewish Evangelism, LCJE)的歐洲區聯絡人,我要負責2010年11月在波蘭克拉科夫(Krakow)舉行的歐洲區福音會議的具體籌備工作、宣教學和神學方面的內容,會議主題是「基督的獨特,後大屠殺的神學和歐洲(包括以色列)的反猶主義」(Uniqueness of Christ, Post-Shoah Theology and Anti-Semitism in Europe (Israel included)。

我為以色列的弟兄姊妹也可以來參加波蘭的福音會議而歡欣,願這次會議對所有參加者有很大的祝福。

我熱切的禱告,上主讓我看見猶太朋友歸向祂,成為真正的門徒,參加本地的教會。

我們的教會繼續為有新的和更大的堂址禱告。2009年11月底,我們舉行了浸禮,3位來自非福音派基督徒家庭的朋友受浸,他們是教會所結的果子。請為我們曾向他們傳講耶穌基督的許多未信主朋友禱告,我們在12月有很多機會傳福音:12月燭光節(Chanukah)期間,在里昂街頭佈道;聖誕兒童聚會和聖誕崇拜。

狄.聖日耳曼(De Saint-Germain)先生是哲學教師,他已有因信稱義的確據,正在南錫(Nancy)參加福音派教會,將參加教會的洗禮班。他剛寫完了第二本書《使徒保羅,恩典的使徒》(The Apostle Paul, the Apostle of Grace),在6月出版。他計劃在2011年2月再次到我們的教會舉行講座,目的是向他以往在里昂的同事和學生傳福音。

衷心多謝你的支持和禱告。我在基督裏向你們問安。

(溫尚博是里昂La Bonne Nouvelle Evangelical Church的牧師、本會駐法國宣教士、洛桑猶太福音會議歐洲區聯絡人)

備註:
[1] 宗教改革期間,法國是唯一一個曾有精英份子接觸更正(基督)教,卻仍然保持天主教的歐洲國家;那段期間,法國對更正教持續和可怕地逼迫。
[2] 1970年,法國只有760間福音派教會,2005年有1850間,現今有1900間。
[3] 譯者註:塞法迪猶太人(Sephardic Jews)指來自西班牙、葡萄牙、北非及中東等地的猶太人。
[4] 譯者註:古根漢(Jacques Guggenheim)是CJF (Christian Jews Foundation) Ministry駐巴黎的宣教士。
[5] Albin Michel, E.P.H.E., 2000, p.332
[6] Fayard, 2004, p.351
[7] 譯者註:「德雷福斯事件」是法國在19世紀末的政治醜聞。法國猶太人德雷福斯(Alfred Dreyfuss)在1894年被定叛國罪;後來卻發現,指控他的證據乃是揑造,叛國者另有其人。

本文刊於第54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