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是猶太人

多年前,讀了Marvin R. Wilson 所著的 “ Our faher Abraham—Jewish Roots of the Christian Faith”之後,便對猶太人的傳產生濃厚的興趣。畢竟,神藉猶太民族傳遞啓示及救思,去追溯這個民族的一切,必能加深對基督信仰的體會。況且,在神救贖的計劃中,神在猶太人身上的旨意還未完成,而猶太人對福音的態度又與外邦信徒的將來息息相關呢!

今年七月下旬,帶著預備許久的心情至倫敦Christian Witness to Israel (簡稱CWI)所主辦的猶太人短宣隊。CWI係專向猶太人傳福音的差會,已有逾150年的歷史,和這群宣教士們及來自許多不同國家的弟兄姊妹們同工,實在開拓了我屬靈的眼界及事奉的心志!

此次短宣為期兩週,第一週的課程是透過上課、討論、見證、影片的方式來了解猶太人的歷史、文化、思想、風俗,特是他們與西方世界的關係及對福音的態度。第二週由宣教士帶領學員們兩人一組,至倫敦郊區的猶太人社區中派發單張及叩門佈道,且有小組的街頭佈道。

從和猶太人接觸的經驗中發現,他們正如保羅在羅馬書十章所說,「他們向神有熱心,但不是按著真知識。」猶太人仍守許多禮儀、規條,卻不明白其意義;只知不能離棄傳統,不能抛棄猶太人的身份,卻視基督徒為仇敵。更荒謬的是,竟有猶太人認為外邦人多是基督徒,基督徒就是迫害猶太人的人。

回顧兩千年的歷史,確實有太多的新仇舊恨,使猶太人和外邦世界相互仇視對立,至今仍難真正和睦共處。短宣期間,就有伊朗的恐佈份子以汽車炸彈炸毁倫敦郊區的以色列辦事處,案發地點離我們的宿舍僅兩公里。

但是也有一批批的宣教士,以向猶太人傳福音為他們事奉的異象。一方面他們深知,猶太人雖頑梗不化,不信耶穌是彌賽亞,但他們仍是神所愛的對象。另一方面他們體會保羅所說:「若他們被丟棄,天下就得與神和好,他們被收納,豐不是死而復生嗎?」(羅十一15)猶太人的過失使外邦富足,若猶太人得著豐富的救思,外邦人將領受何其豐富的屬靈福氣啊!

是這樣的愛及對神救思計劃的理解,使他們委身在這使命中而無怨無悔,屢敗屢戰。與這些已事奉10到30年的同工一起生活、事奉時,那種生命感染力使我實際體會,為何保羅要說或者可以激動我骨肉之親發憤,好救他們一些人。這種委身於神的激動之情已深深浸入我的骨髓。

此次參與短宣的學員有來自匈牙利、阿拉伯、紐西蘭、愛爾蘭、香港及英國本地的同工,還有少數信主的猶太人。我們的背景迥異、年齡有別,但卻可在基督裏同心敬拜、事奉、生活,能不讚嘆基督奇妙的工作嗎?祂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使在政治、宗教上互為仇敵的人可以合一和睦。我常為此難以置信的同心合意感動得熱淚盈眶。

回來後,我常反思,神對我的呼召雖然與那些宣教士的對象不同,但卻可以有相同的心志。他們知道「先是猶太人,後是希利尼人」的時序性,並為此忠心擺上。而我則是面對學生群體,常思想如何幫助他們更明白福音的奧秘。感謝主讓我向宣教士們有許多的學習,也更深刻了解保羅的心情及其對福音的詮釋!

林盈沼弟兄是94年以色列福音差會舉辦之猶太人宣教訓練班(CWI—Summer School)的參力者,他是台灣校園福音團契新竹的同工。

本文刊於第8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