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猶太人,一顆宣教心

著名的猶太諺語:「當兩個猶太人在一起,至少會有三個意見」。然而,我們以興奮的心情歡迎兩位新宣教士,他們都是猶太人,但兩人一致認為猶太人需要認識耶穌。

溫以高(Igal Vender)將是我們駐以色列的宣教士,而皮阿薩(Asaf Pellad)則會駐守荷蘭阿姆斯特丹。

溫以高的見證
我出生於烏克蘭的猶太家庭,但我不認識神,也不認識神的兒子耶穌。我們一家會守所有猶太節期,記憶中,我年幼的時候,祖母便已經每星期都燃點慶祝安息日的蠟燭。

1988年,我和家人移民到以色列,我在內坦亞市(Netanya)上學。因為我不會說希伯來話,跟其他同學不一樣,所以他們不接受我。他們給我起外號,又咒罵我,我們幾乎每天都打架。有一次,我與一個男孩打架,其後我從他的外套偷錢。自此,我的生命就急速走下坡。十歲那年,我開始替當地的毒販當跑腿,運送毒品和武器。

曾有一個可怕時刻,我陷在槍戰之中;我想逃跑,卻是不能,雙腿感覺好像癱瘓了一樣。在惶恐之中,我背誦猶太教的「示瑪」(Shema,譯者註:「示瑪」是猶太教徒每天背誦的認信禱文):「以色列阿,你要聽。耶和華我們神是獨一的主。」(申6:4) 我感到被推倒在地上,當我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在一棵大樹下;不可思議的是,我看到有七個白色的形體在樹枝之間,突然不見了蹤影。我不明白發生了甚麼事,不知道我是否真的看到了那些白色形體,抑或是毒品引發的幻覺。第二天,我探望鄰近的拉比,問他對我所經歷的事情有何看法。他告訴我,那七個白色形體是在神面前侍奉的天使,他們守護着我。交談結束,離開拉比時,我很有信心自己是神所揀選的孩子,而且,我可以為所欲為,因為神在守護着我。

我在十歲開始吸食大麻,三年後,更進而吸食可卡因和海洛英等硬性毒品。在接下來的十八年裏,我沉淪毒海,曾經坐牢好幾年。我認為自己已經擁有一切我想要的東西,包括金錢、毒品和女人,我以為這就是神認同我的證據。但是我內心感到空虛,看不見生命有何意義,試圖用毒品填補心靈的空虛。

有一次,在我出獄後不久,一位曾經與我一同偷竊和吸毒的朋友向我傳講耶穌,告訴我可以透過耶穌得着新生命。我的朋友改變了(他的轉變極大,今天竟成了我教會的牧師!),他似乎有內在的平安。

「我是猶太人,」我告訴他:「不但如此,我還是罪犯。耶穌怎會理睬我?」當他告訴我,耶穌就是特別為我這樣的人來到世上,他埋下了種子在我心裏。那次談話之後,我回到家中,又過着犯罪的生活。每天我仿如謹守律法的猶太人,虔誠地戴上經文匣,祈求神祝福我出去犯案!

六個月後,我接到警方發出的驅逐令,必須離開我居住的市鎮,以免再被送進監牢。我求問神:我為何而生?難道我就是為了成為癮君子、在牢獄渡過一生而出生?我想起那位朋友曾告訴我有關耶穌的事情,決定再次打電話給他。他很高興聽到我的消息,並邀請我進入海法的一所戒毒所。在戒毒所不到兩週,我便決志信主。

我腦海裏有一個揮之不去的問題:作為猶太人,我怎可來到耶穌面前?我的一切過犯是否得蒙赦免?一天晚上,我跪下求問神是否真的會原諒我,並賜我所需要的新生命。我聽到似乎有聲音在我裏面說:「起來……我寬恕你。從現在起,你是我的兒子。」

我一生所要尋找的,都在耶穌裏找着了。我開始祈禱,求問神我可以怎樣侍奉祂。我想傳福音給猶太同胞,告訴他們耶穌渴望猶太人回轉歸向祂。我留在戒毒所成為助手,幫助無家者、吸毒者和酗酒者。經過多次禱告,我決定回應耶穌明確的呼召,要將福音傳給猶太人,就是將「彌賽亞的好消息」傳給猶太人。

感謝神,讓我有許多機會服侍祂。展望將來,我為着作為以色列福音差會的宣教士而有的新機會,不禁興奮莫名。感謝你們的代禱和支持,使我能實踐生命中的召命。

皮阿薩的見證
我在以色列的集體農莊(kitbbuz)出生和長大,那兒的人大都是世俗化猶太人。我在以猶太復國主義為榮的猶太家庭中長大,青少年時期,我開始思考人生的大問題,如:「我是誰?」「我屬於哪兒?」「真理是甚麼?」「我的人生當作什麼?」我對各種哲學和「主義」深感興趣,如:「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我想知道它們對生命有何看法。十六歲那年,我感覺到必定有一位神;雖然我不能理性地解釋這種感覺,但也無法壓抑它。

在學校,有人介紹我認識一位拉比,我們開始定期會面。同時,我那熱衷東方靈性經驗的姑母,開始教我瑜伽。然而,我從拉比和姑母所學到的,似乎都不是真理。在這尋找「真理」的過程中,我見到一本希伯來文新約聖經,那是多年前有人送給我父母的。我開始閱讀新約聖經,雖然完全不明白,但對耶穌這個人很好奇。我經常閱讀聖經和祈禱,但不明白舊約聖經和新約聖經怎會相容。我將自己跟耶穌的「事情」當作秘密,除了到訪過一次浸信會教會及探訪過猶太歸主者辦的出版社,我沒有接觸其他信徒。

1998年,我的父母決定離開以色列集體農莊,計劃舉家移民荷蘭。1998年夏天,我們在荷蘭度假,我發現母親的家庭是虔誠的基督徒。同年12月,我們抵達荷蘭。安頓下來後,我就立即開始去教會;當我讀聖經、聽牧師講道、看到信徒交往、共同生活,終於明白福音是甚麼。我漸漸明白神是誰、甚麼是罪,又為何我們需要神的恩典。在行動上,我接受相信耶穌,並了解作耶穌門徒的意思。

透過其他基督徒,我了解到基督徒侍奉的重點,不在乎個人喜好和天賦才能,而是神的呼召和隨時候命的心。這些年來,我學會了欣賞教會是神所使用的傳福音使者,使全世界得福。我亦發現,我是基督徒,也是猶太人,兩者可以和諧共存。我首先是耶穌的跟隨者,我要對耶穌忠誠。

作為猶太基督徒,我的願望是將福音帶給猶太人。今年十月,我籌辦了為期兩週的外展佈道,對象是阿姆斯特丹的猶太人;30名隊員派發了19,000份福音單張,結果有64位朋友我們可以繼續跟進,包括10位猶太人,他們想更多認識主。

我很高興能夠成為以色列福音差會的宣教士,感謝差會的支持者,透過你們的代禱和支持,讓我可以加入差會侍奉。

本文刊於第70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