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人意表的反應

杰娜(Gila)渾身淌著水,從學校回到家裏,她把書本擲到屋的一角,跌坐在沙發上,雙手掩著臉哭過不停。她的母親趕到客廳去。「杰娜,發生了甚麼事?」杰娜沒有回答,她母親追問:「究竟是怎麼回事?」

杰娜終於抬起頭來,她哭得滿臉通紅,說:「他們都討厭我。今天我回到學校時,有個同學叫我到他們那裏去,然後他們用水把我潑得滿身濕透!」杰娜說著這話又哭起來了。

「他們圍著我,對我冷嘲熱諷了一番。於是我想走到課室去,卻又給他們攔住去路,我惟有衝破重圍,走回家來。」

「來吧,杰娜,先換掉那些濕衣服再說。」杰娜隨母親到房裏去。杰娜一家剛從俄羅斯遷到以色列,她的父母在俄國信主,學校的孩子聽說她是基督徒,便取笑和每辱她。

杰娜從沒有理會他們,她深愛主耶穌,知道祂是救主,眷顧她,愛護她。

正當杰娜走進課室時,她聽到同學之間的對話。

露蓮(Nurit)說:「你知道杰娜說甚麼?她說耶穌是彌賽亞!」

「哈!彌賽亞!」莉莉(Lilach)嗤之以鼻。

「如果她相信耶穌,就不能再做猶太人了。」茱廸(Udi)權威地說。

杰娜本想再一走了之,但她忽然生了一個念頭,「不,我要到班房去。」她堅決的對自己說。當她進課室時,每個人都看著她。宇華(Yuval)嚷道:「你們看!那小丑回來了!你昨天穿著濕衣服的樣子挺好看呢!」全班同學登時笑起來,不過杰娜沒有作聲,她回到自己的座位,從書包掏出紙筆書寫。

「我不會跟她在同一個班房上課的。」露蓮說完便離開課室,接著人人都跟她離開。杰娜禱告說:「神啊!求您幫助我。」

孩子們在外面傾談,茱廸問他們:「你們有沒有留意,她從不反駁?」

「如果我是她,一早就跟你們吵起來了。」莉莉說。

茱廸答道:「她有自己的一套,她說她相信那個甚麼……,我也不知道他是怎麼一個人。」

露蓮模仿著說:「她說他是彌賽亞嘛!」

上課的鐘聲響起來,露蓮說:「上課去吧!」他們便逐一回到班房去。

杰娜已經打開了課本,正在做筆記;露蓮從書包拿出課本和筆記簿。這時老師還沒有來到,莉莉忽然說:「我有個好主意。」露蓮在筆記簿上寫了些字,又向茱迪借了些膠紙。

午飯時,杰娜發覺每個人都指著她笑,她不明白這是甚麼回事,不知道應該怎樣做。後來她發現背上貼著些東西,他們在她身上貼了張紙!杰娜撕下那張紙,上面寫著:「可惡的基督徒」。杰娜飲泣起來。「耶穌啊,為甚麼?為甚麼他們要這樣對待我?我做錯了甚麼?」她哭了一場後,回到課室裏,她漫不經心走過其他座位,不小心撞倒了一張椅,壓在露蓮的腳上。「哎呀!」露蓮叫起來。

「對不起,我是無意的。」杰娜低聲說。

露蓮走到她跟前,破口大罵:「你以為是甚麼人?」接著用盡全力打了她一記耳光。

班房忽然變得鴉雀無聲,孩子們都定睛看著她們。杰娜流著淚,正眼看著露蓮,直至她冷靜下來為止。「對不起,我是無意碰到那張椅的。」杰娜以一種堅定面柔和的語氣說,接著她坐回自己的坐位。

露蓮站在那裏,整個人呆了。班裏的同學都大感意外,杰娜顯然有別於其他孩子。

隔了半晌,露蓮也坐下來了,孩子們仍然看著他。她突然站起來衝出課室,跑到洗手間去,他們都看見她淌著淚。莉莉也隨著她跑出去,她看見露蓮坐在地上拼命哭。「我傷害了她,她不但沒有還手,反而向我道歉。」莉莉答道:「是啊!她是舍真正信徒,從她的表演可以看得出來。」

這時杰娜正好進到洗手間,露蓮站起來,走到她面前對她說:「杰娜,對不起。我真的很抱歉,請你原諒我吧。」

杰娜一邊擁著露蓮和莉莉,一邊在心裏向神禱告:「主啊!感謝您!感謝您!」

本文刊於第12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