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略山和約–彌賽亞的和平進程

罪所帶來的其中一個可怕後果,就是世界歷史裡幾乎沒有一個時期完全沒有戰爭或衝突。我們正處於一個沒有世界和平可言的時代:於世貿中心和五角大廈發生的九一一事件,非但震動附近一帶建築物的根基,並且搖動了人民對政府促進世界和平能力的信心。此時此刻,不同派系的同情者名走極端。我們本能地劃清你我,種族相同的人就被視為一個個體。故此,繼九一一恐怖襲擊後,針對印巴裔人士的暴力行為接踵而來。

基督徒必須用屬靈眼光來看這些事情,而非被世界所同化。對於宣教運動,特別是猶太人和阿拉伯人的事工我們更需要如此。以、巴之間的衝突自然地引起一些人的同情,有部份基督徒支持以色列,有些則同情巴勒斯坦人的苦境。有些信徒有一種錯覺,就是支持回教徒宣教事工的,就不能或不應支持猶太人事工。

福音徒起初開始就無分文化和種族,自稱“希伯來人所生的希伯來人”的保羅不僅能夠“向猶太人就作猶太人”,也能夠“向希臘人作希臘人”。雖然,我們必須謹慎地應該保羅的原則,但我們若要有效地為主作見證,就需要放下個人的偏見。就這方面來說,以色列的猶太裔和阿拉伯裔基督徒足可作我們的典範。儘管生活在嚴峻的處境中,他們仍以救主的愛作為行事為人的標準。

我早期在以色列的佈道事奉中,有一次剛巧碰上雅高(Akko)的音樂藝術節,那兒是猶太裔和阿拉伯裔混居的城鎮。是次佈道工作由猶太裔和阿拉伯裔的牧師和長老安排,我與兩位自以色列北部阿拉伯村落的弟兄同工,一起派單張和接觸不同的人。在超過六十人的佈道隊中,一半是名拉伯裔的信徒,他們帶著熱情和愛心,渴望猶太人盡快認識耶穌就是他們的彌賽亞和主。

一位從以色列北部來的弟兄曾說:「我有名拉伯人的外表,卻有猶太人的靈魂。」他以自己開設的商店為基地,傳福音給鎮內的杜斯(Druze)人(譯註:杜斯人仍居住在以色列和約但的小數民族,有其獨特的宗教信仰)、回教徙、天主教徒及鄰鎮的猶太人。猶太裔的基督徒在他家中舉行聚會,他又牧養鄰近村落幾所猶太俄羅斯移民組成的家庭教會。我與他在那裡一同工作,佈道隊每週六於於市場派發阿拉伯文、希伯來文和俄文單張。他的愛心超越種族界限,有些阿拉伯裔信徒不明白他怎能對他們的“傳統敵人”表示關心,因此與他們斷絕關係。

主耶穌已拆毀分隔不同文化的圍牆,阿拉伯裔的信徒表示了對猶太人的愛,而對猶太裔基督徒亦關心阿拉伯人的需要。幾乎每一所的以色列的猶太基督教會,都成了阿拉伯裔屬靈的家,猶太裔和阿拉伯裔信徒享受彼此間的活潑團契。

一所頗大的猶太教會每年都與阿拉伯裔信徒舉行聯合聚會。同樣地,阿拉伯裔的信徒也會安排猶太基督徒於週末舉行祟拜。祟拜中,以希伯來語傳講信息,會翻譯成阿拉伯語、俄語、手語、羅馬尼亞語及英語;而阿拉伯語的信息,則翻譯成希伯來語和其他語言。很多年青的阿拉伯裔信徒參與全國性的猶太裔基督徒的青年營,並且在會中擔任重要角色。一所很大的猶太教會更按立了一位阿拉伯人為牧師,而內了所負責的團契也有阿拉伯裔信徒,其中一位是受會友敬愛的執事。

自從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發動暴力事件以來,一項重要的復和事工(reconciliation ministry)收集得的奉獻,有超過四分之一是猶太教會所捐獻。該事工負責人說:「以色列的基督徒已超越種族及政治分歧,為兩國的復和付出不少努力。」

在猶大及撒馬利亞的猶太教會中,有些阿拉伯裔會友由於沒有積極參與巴勒斯坦人的暴力行動,巴勒斯坦自治政府(Palestinian Authority)就拒絕分發由聯合國捐贈的免費麵粉給他們。因此,猶太裔信徒便每週供應食物給他們。

“關懷有需要者”(Love for the Needy)基金由以色列的猶太裔基督徒管理,每年供養二百個阿拉伯家庭。而美國猶太基督徒聯會(Messianic Jewish Alliance of America)亦設立了“約瑟計劃”(Joseph Project),把美國猶太裔基督徒的捐款給有需要的人。該計劃的行政總監列保羅(Paul Liberman)表示:「我們的首要目的就是幫助所有需要的以色列人,不會特別優待或歧視任何群體。當有人缺乏食物和衣服,無論他們的種族或政治背景是甚麼,我們都會給予幫助。

一所在尼坦亞(Netanya)的猶太教會,他們的領袖勞大衛(David Londen)表示:「儘管在這嚴峻時刻,政治差異使我們的人民陷在暴力和痛苦中,但我認為幫助真正有需要的人超越政治差異。“由於拒絕參與國家的暴力衝突和公開指責巴勒斯坦人的暴力行動,阿拉伯裔的真正基督徒正在面臨生命威脅。

以色列的猶太裔及阿拉伯裔基督徒實在活出了在基督耶穌裡“新造的人”(加六15)的樣式。他們付上高昂代價,以、巴雙方的激進份子都視他們為賣國賊。但是,中東真正的“激進主義”,卻正在猶太裔及阿拉伯裔基督徒彼此相愛的行動中彰顯。

當世界某一地區發生衝突事件,基督徒就在那兒投下更多資源發展福音工作,因為我們知道福音是帶來和平的唯一途徑。諷刺地,中東衝突事件卻帶來相反效果,愈來愈多基督徒指責以色列,甚至減少支持猶太人的福音事工。保羅在羅馬書十二2敦促我們:「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

基督徒必須知道,支持阿拉伯人不等於反對猶太人;同樣地,支持以色列的也不一定要反對巴勒斯坦。世俗思想強調敵我分明,但主耶穌對祂的跟從者卻有不同的期望。主耶穌在捨命的一刻,就開始了一項實際可行的和平進程,那就是“加略山和約”,藉著那與我們立永遠的約的寶血,這個和約已經生效。彌賽亞的大使命差遣門徒去到整個世界,在名國、各民、各族中建立和平。因此,對普世差傳事工的支持決不可走向兩極化,支持阿拉伯及回教事工的,不可忽略猶太人福音工作;關心猶太人的也不可忘記神也愛阿拉伯人。神要求我們學像基督,有廣闊的胸襟,可以同時盛載阿拉伯人和猶太人。

本文刊於第28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