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苦的僕人

本文撮譯自明存禮牧師在2013年以色列福音差會異象分享會講章

你曾參觀加利利湖旁邊的迦百農的考古遺跡嗎(馬太福音8:5)?如果你曾到那兒參觀,那麼你可能記得「彼得之家」的遺址就在那裡(8:14)。自從耶穌住在迦百農(4:13-16),那兒就成為普世宣教之發祥地。一個小國(即現今的以色列)裡的小湖,小湖旁的小鎮,小鎮裡的一間小屋。去!宣教是我們的召命的中心,我想從這個主題思想迦百農、百夫長和百夫長那位受苦的僕人的重要性。

迦百農的重要性

為甚麼要從迦百農開始?我們可否從耶穌的選擇學習宣教的道理?在羅馬佔領的加利利地區,迦百農是貿易路線上的軍事檢查站,這意味著迦百農人和政府軍隊之間存在複雜的關係,就像阿富汗一樣,那裡有外國人、貿易商人、當地人,親羅馬政府的人,反對羅馬政府的人,與羅馬政府合作的「猶奸」、武裝分子和稅吏!

在這艱難的地方,首批猶太宣教士開始了普世宣教,其中的一位就是馬太福音的作者,他是迦百農人,本是被人討厭的稅吏。這個戰爭熱點、軍事檢查站、充滿張力的地方,就是普世宣教的起始點。這不僅是跨文化的使命,更要面對來自一切宗教、政治背景的人士:他們面對的是敵意。

耶穌在登山寶訓中卻清楚說明祂的策略—「要愛你的仇敵」(5:43),如果不能做到這一點,就永遠無法認真地成全普世宣教的雄心。如果你只願意在性格背景相近的朋友中工作,那只是「小使命」。然而,偉大的使命宣言是一回事,把它付諸實行又是另一回事。「往普天下去……」就是必須要使萬民作門徒;是的,這是地域性的任命,但更重要的,這是社會性的使命。在迦百農,羅馬人、服侍羅馬人的猶太僕人、法利賽人和奮銳黨人生活在一起;人與人之間存在著衝突,無論在政治、文化及宗教方面都有張力,也發生暴力事件。迦百農的重要性在於其社會嚴重分化,使它成為「不可能」的宣教工場,福音卻證明神的能力可以跨越界線,可以向「其他人」伸出友誼之手,這也解釋了為何與百夫長的「衝突」那麼重要。

百夫長的重要性

百夫長是「壞」鄰舍,不是「好」鄰舍,是住在隔壁的敵人,不是朋友。馬太福音8:5中的百夫長是羅馬人,也明白「越界」的問題。百夫長代表著外邦人的宗教和民族使命,要確保其世界統治權。羅馬人擁有世界最有組織和最有紀律的軍隊,背後有十架酷刑撐腰。他們有30萬大軍,統治6000萬不同種族的人口,統治範圍相當於現今的阿爾及利亞。

百夫長是軍隊的骨幹,在軍隊長期服務,忠於羅馬政府和羅馬公民。百夫長所說的話(8:9)告訴我們「百夫長」是怎樣的:在人的權下、服從。羅馬軍隊是紀律性強、軍事能力高、極權管治的軍隊,不是維持和平就是製造暴力。路加福音7:2-10記載,百夫長所託的「猶太人的幾個長老」說:他建造會堂,顯示羅馬人對朋友很好,卻把敵人釘十字架,從而分裂和統治世界。

馬太福音8:5記載了耶穌在教導登山寶訓後首次面對羅馬管治者; 第6節,百夫長的那位受苦的僕人生病了,那位僕人是「猶奸」、是羅馬人的朋友。他快要死了,如果他真的死了,羅馬政府將會失去他提供的服務和知識。這樣的損失無疑削弱了羅馬政府的控制權,看起來像極了神的審判。很多人都沒有心情去同情羅馬人和他們的朋友,因為這些羅馬人把很多加利利人釘十字架,他們的「朋友」就是幫兇。

在約瑟夫的《猶太古史》第12卷第5章記載:「但最好的(猶太)人,和那些最高貴的靈魂,都沒有尊敬王。他們尊重自己國家的風俗習慣,過於懼怕不順從王所帶來的刑罰。他們每天都經歷極大的悲傷和痛苦的折磨。他們被棍打,屍體被撕成碎片,身體被釘在十字架上,這些都是在他們仍有生命氣息之時所承受的。」

《猶太古史》第17卷第10章提及:「在希律王公元前4年駕崩後,猶大各地都爆發武裝起義。敘利亞的羅馬使節瓦魯斯帶著兩個軍團,粗暴地平定了全國,特別是在加利利地區。此後,瓦魯斯派遣自己部分軍隊進入猶大地,以找出武裝起義的始作俑者。而當他們被發現時,瓦魯斯會懲罰一些罪行最深重的人,亦放逐好些人,那時因此事被釘十字架的有2000人。」

為了示範宣教工作的「愛仇敵」策略,耶穌會做得多徹底?儘管這位百夫長幫助猶太人建造新會堂、照顧僕人、在稅務機關提供職位,並稱呼耶穌為「主」,但事實上,這個羅馬軍官的「請求」背地裡仍是個命令:拒絕這個命令就是背叛。馬太福音4:25,大批群眾跟著耶穌,他們的目光都在祂身上,耶穌會幫助這個羅馬軍官嗎?那些因教導別人「只要愛你的朋友」而被耶穌批評的法利賽人,正在觀看耶穌會怎樣行,羅馬人也是如此(路加福音7章)。隨著人們湧向彌賽亞,法利賽人和羅馬人逐漸失去管治能力。如果耶穌向這位百夫長的要求屈服,祂將被指責為「羅馬人的朋友」;如果耶穌拒絕,祂就會違背自己的使命的核心價值。

羅馬百夫長的重要性,是要試驗耶穌是否言出必行。向「其他人」伸出友誼之手,決非只是口號,而可能是要考驗我們的極限。

受苦僕人的重要性

最後,那個受苦的僕人有沒有重要性?到目前為止,我們忽略了在這次事件得到最大好處的那個人。那人在痛苦地扭動著,幾乎要死,無能為力使自己得醫治。說到底,這是那位受苦的僕人的故事,以及他如何好起來。突然間,莫名的疼痛停止了,逐漸衰弱的生命復原了,他的捆鎖給除掉了。他沒有看見任何人、沒有聽到聲音、沒有感到被觸摸,但他的靈魂被上主的話拯救了。

這個受苦的人感動百夫長向神的兒子提出請求,他是耶穌即使面對批評仍然給予醫治的人。這個無助的病人,有些人可能會任由他死去,而不會愛這個仇敵。但是,這個僕人是以色列的迷羊, 耶穌願意歇盡所能去尋找他。為了這個僕人,耶穌甚至垂聽那些將要釘祂十字架的羅馬人的禱告;為了這個僕人,祂給予敵對的法利賽人指責自己的把柄。

在主的桌前,以色列的列祖等待要跟忠心的人一同吃飯,但誰會前來呢?人們死在罪惡過犯之中,卻因著救贖的恩典被賦予新生命。神應許亞伯拉罕,萬國萬族要因他得福。福音已經傳開,並在全世界結果纍纍,然而,神永不會忘記以色列。福音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猶太人,後是希臘人。當你往普天下去傳福音,又會否忘記神的心上人-以色列民?那受苦的僕人代表今天以色列的困境,他們無法自救。對你而言,他們可能是奇怪的異鄉人,但你會否愛他們,又為他們的得救禱告?

本文刊於第65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