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丹福山上的接觸

莫保羅跟史丹福山上一些有宗教背景的猶太人有過令人鼓舞的接觸。他撰文記講述在山上向各類猶太人宣教的經歷。

我探訪過一對信奉正統Satmar派的猶太人夫婦,送給他們一張福音單張。之後,我們有多次接觸機會,並就如何認識神有過一段頗長的談論時間。我挑戰那位做丈夫的閱讀以賽亞書五十三章,他答應了並邀請我再次探訪他們。不過,當我下回探訪他們時,只有他太太獨自在家,我便留下一本依地語(是他太太的母語)有關彌賽亞就是先知的小冊子。未後一次我探望他的時候,他們表示在有需要時就會聯絡我們。儘管在以後一年多的日子裏,我曾多次與這類熱心的猶太人接觸,但這些機會仍是很罕見的。

雖然不見,但仍然記念
猶太新年前夕,我探望一個正統派猶太教的家庭。就在我們登門造訪之時,他們表示正好談論有關我的事。那位一家之主意識自己並未預備好見神。每次探訪他們那位教師太太態度有善,他們的兒子有一次提出跟我討論以賽亞書五十三章的內容。我有時很想知道他們究竟領受多少,但我已感到鼓舞,並懷著希望,因為他們既然私下談論我,必然會思考我給他們的信息。

對福音仍存保留
一名在猶太社群中有影響力的正統教人士,只肯透過信函溝通。他的見解顯然受到一個反基督教作家的影響。他們就著好些道理爭論,其中認為耶穌並非彌賽亞,人們不需要一個頂罪的人,;他們更認為基督教的始創人是保羅。他在最後一封信中堅稱,要信一個釘十字架的彌賽亞是完全不合猶太人的想法,是猶太人不能接受的。我挑戰他查考以賽亞書五十三章和詩篇廿二章,但至今他對福音仍存著很大的保留,然而當時的掃羅(後來信主才改名為保羅)對福音也同樣冷淡。

受電視影響
我探訪一個在正統派中地位顯赫的家庭,這個教派對猶太社會有甚影響力。女主人總是禮貌週週,愛好談話,但由於他們夫婦工作繁重,那位男主人常常疲乏至無法談論,故我們的探訪時間也就被縮短了。他們許多反基督教的見解似乎都來自那些反基督教的電視節目。與他們兒子談論時,就像聽到重覆放映的電視節目。可是,這個家庭接受我提出對這些連串見解的反駁。我希望可於新年開展這項工作。

等候彌賽亞
已故拉比舒尼遜的一名教徒仍等待舒尼遜的復活。他深信這名莽於紐約布克林屬於Lubavitch教派的領袖,就是將要解救其他跟隨者的彌賽亞。這教徒是個很實際的人,並非宗教狂熱者。他過著正常的家庭生活,有兩名十多歲的兒子,其中一個兒子對博彩活動更顯興趣。

由於傳統勢力和一般存在的偏見,在這個正統猶太教的倫敦區作見證並非易事。這個社群組織嚴密,恐防有人背叛自己的信仰投靠「敵人」。然而,有個別人士及家庭向我們是開放的,願意談論屬靈的事情,這對於我們是很大的鼓舞。到底這場屬靈爭戰是屬於主的,祂必能完成祂的事工,超過我們所求所想。

本文刊於第14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