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什麼樣的人,就作什麼樣的人!

我在猶太區與其他隊員一同派發福音單張,當我跟在觀光的一個家庭交談之際,突然一群來自當地極端正統派猶太中心(Chabad Centre)的極端正統派男子走近那家庭,警告他們要遠離我,說我是宣教士,從事不屬神的邪惡工作。我冷靜地回應那群男士,但他們只想斥責我傳福音。當那家庭離開,他們就拒絕跟我說話。他們發現我也是猶太人時,便表示除非我先戴上經文匣(tefillin:猶太人在祈禱時戴在額上的小皮盒),否則不會與我交往。我最初婉拒,因而受到更多言語攻擊;後來我意識到戴上經文匣是唯一方法,使這群男士願意與我理性地對話。

當我用希伯來語祈禱戴上經文匣後,他們終於肯跟我說話。我問他們是否曾讀以賽亞書53章(受苦忠僕)、詩篇22篇(釘十架過程)、以賽亞書7章14節(藉童女而生),或利未記17章11節(因著獻祭罪得赦免)。他們承認並不知道這些經文。這時更多極端正統派男子出現,其他宣教同工以希伯來語和他們交談。最後,我只能跟一位名叫梅厄(Meir)的年輕人談話。

梅厄來自紐約的布魯克林(Brooklyn),那正是我成長的地方。梅厄在巴黎的猶太會堂以學生身份作實習拉比。他離開之前,我分享了我的見證,梅厄答應會閱讀以賽亞書53章和利未記17章11節。奇妙地,談話結束,分道揚鑣時,我們竟然互相擁抱。我告訴梅厄,我會祈求神向他啟示關於耶穌的真理。我感覺這次跟梅厄的談話並未結束,便祈求我們可以再次見面。

當天晚上,妻子美雅(Mia)與我回到那個猶太區,我們又碰見梅厄,我的禱告蒙了應允!我們再次談及耶穌如何應驗舊約聖經的預言。梅厄問我是否於猶太新年期間返回紐約,邀請我們到他父母的家中作客!我是多麼的驚喜,甚至忘了記下梅厄父母的地址。但神沒有放棄梅厄,幾天後,當美雅和我最後一次離開那猶太區時,我們碰上剛從地鐵站出來的梅厄。這是我們第三次見面,他不但給我自己的聯絡資料,還給了他父親的聯絡資料。請為我跟進梅厄,並他與家人認識耶穌祈禱。

本文刊於第79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