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巴拉的神秘領域

喀巴拉(Kabbalah)是古老的猶太教神秘主義,在現今的後現代世界中,卻被視為「最時髦的信仰」,迅速成為麥當娜(Madonna)、狄美摩亞(Demi Moore)等眾多名人選擇跟蹤的信仰。

古老的「新紀元」
猶太教的神秘主義想要在「新紀元運動」(New Age Movement)中分一杯羹,並不使人驚訝。可是,荷理活的喀巴拉與以色列古代的神秘主義卻大相逕庭。

「喀巴拉」的希伯來文字根是‘kabbal’,其意恩是『接收』或『傳遞下去』,所以,喀巴拉就是從哉代流傳下來的屬靈傳統。或許由於擔心有人被異端引誘,這些屬靈傳統被秘密保存,不被大多數人所認識。藉著口傳,這些傳統教導一代又一代地傳遞下來,隨著時間流逝,它們漸漸夾雜了許多鄰國的思想。在公元六世紀前寫成的《他勒目》(Talmud),其作者無疑也受到這些神秘教導的影響,可是,喀巴拉要待至中古時期(Middle Age)才發放異彩,自始,喀巴拉成了猶太神秘主義的同義詞,它的教導也被書寫下來。現代的喀巴拉的教導,大多可溯源自十三世紀首次出現在西班牙的《光輝之書》(Zohar)。

神秘的教導
喀巴拉有三個主要分支:「通神喀巴拉」(Theosophical Kabbalah)的重點是「神」,以及我們的行動如何影響或反映「神」。例如:它教導「善行」(mitzvot)有神秘力量。

第二個分支是以自我為中心的「出神喀巴拉」(ecstatic Kabbalah),著重喀巴拉跟隨者的屬靈成長和個人經驗。它強調方法,以致可以與神連合,它與東方神秘主義的教導極為相象。

第三個分支是「實用喀巴拉」(practical Kabbalah),它交織著迷信和民間傳說,包括如何「神奇」地運用聖經和神的許多名字、天使學和魔鬼學的知識、趕鬼和發明護身符等物件。

十八世紀期間,隨著哈西德運動(Hasidis movement)的創立,人們對喀巴拉的認識也迅速增加。哈西德運動強調人類想要與神契合的渴望,把「通神喀巴拉」和「出神喀巴拉」結合。魯巴域派(Lubavitch)哈西德運動的使命,就是向哈西德以外的社群傳揚老的教導。他們相信,把喀巴拉的秘密向群眾揭示才可以成全救贖。可是,其他喀巴拉信徒卻一致反對把神秘的教義普及化。

讓真光照亮
接基督徒的觀點,喀巴拉無疑是異端邪教(Occult),可是,十九世紀的著名猶太基督徒艾佛・愛德森(Alfred Edersheim)認為,喀巴拉是猶太教神學的分支:

「喀巴拉有很多教導與基督教的真理很接近,儘管其中夾雜著錯謬、迷信和愚昧,我們卻不可能不察覺,當中也有神所啟示的深奧道理的延續和餘暉…」

(Skectches of Jewish Social Life, Chapter 18)

那麼,我們應如何向喀巴拉信徒傳福音?喀巴拉被描述為創造者向世人啟示的途徑,喀巴拉信徒相信「神聖之光」(Divine Light),也就是律法書(Torah)文字背後的力量,或許可稱為「活潑的道」(Living Word);他們提到「生命樹」(Tree of Life),還有,神的名字的能力。他們說:「神藉著『智慧』『創造』。」基督徒應該熟悉這些觀念。喀巴拉信徒或許歪曲了真理的形象,可是真理的骨幹仍然存在,他們只是需要被世界的真光充滿:「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生命在祂這裏頭,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來到黑暗裏,黑暗卻不接受光。」(約1:1、4、5)

喀巴拉信徒相信啟示仍然持續,我們或以為這信念是障礙或困難,可是,我們也應記得,未信主的猶太人認為,基督徒宣稱在《新約聖經》這部著作中,以及在耶穌基督這個人身上,有新的啟示。

喀巴拉信徒也相信神擁有複雜的本質,不改變的神卻在與其創造物的關係中採取主動,這種吊詭的關係使他們大感興趣。他們提到坐在神旁邊的神秘天使長梅德頓(Metatron),他被稱為「天使之王」、「神性同在的君」、甚至是「次等的耶和華」,他的顯現被形容為「火柱,他的臉面比太陽更耀目」。

神秘主義與彌賽亞
有些喀巴拉信徒接受他們需要代求者,x至接受藉著「義者」(tzaddik)之死使罪得贖的觀念。波圖格(Chaim Potok)在其半自傳的小說《選民》(The Chosen)中,提到哈西德社群相信「義者」就是他們與神之間的超人類連系(superhuman link),他的一舉一房,一言一語都是神聖的。雖然只是小說,波圖格的觀察卻建基於歷史事實。過去十年以來,魯巴域派哈西德運動宣稱,十年前逝世的拉比舒尼遜(Rabbi Menachem Mendel Schneerson)是君王彌賽亞,他被形容為「穿上x體神的本質和存有」。他們的網站www.Jewsfor Mendel.com甚至張貼了一幀耶穌釘十字架上的圖畫,圖畫之下寫道:「正確的觀念,錯誤的人!」

在十八個國家設有分部的「喀巴拉學習中心」(Kabbalah Learning Center),被某些拉比稱為「像異端般危險的組織,專門引誘脆弱的人」。由於倫敦的「喀巴拉學習中心」版指控x待和謀利,英國的總拉比(Chief Rabbi)喬納森・薩克斯(Johnathan Sacks)已公開把猶太教信仰與他們脫離關係。

雖然有人視「由名人主導的喀巴拉」純粹是謀利的途徑,可是,在這重關係規條的世代,它顯然滿足這一代很多人的需要。正統派猶太學生愈來愈厭倦那只為心靈留下少許空間的理念,他們被描繪為「情緒及信仰上枯乾」,喀巴拉為他們提供一道進入其猶太根源的後門。我們豈不應該讓他們認識那道真正的門–彌賽亞耶穌?在神豈有難成的事麼?

本文刊於第38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