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他們所見證的道……

高花雅(Rachel Goth)是猶太基督徒,也是以色列福音差會澳洲委員會的委員,下面是朴桂天(Kaychan Park)宣教士訪問花雅,請她分享她的見證。

朴:花雅,你好。可以告訴我們你的家庭背景嗎?

高:我的祖父母是俄羅斯猶太人,為了逃避1900年代初的反猶太迫害, 他們一家13口就遷徙到東倫敦。約在1930年, 我父親李拿丹(Nathaniel Lieberman)移居澳洲。他有3個子女, 我是最年長的一個。我們在紐卡素(Newcastle)附近的保守派猶太社區(會堂)長大,那個社區很小,只有約60人。我們是十分傳統的猶太人,逢週五晚上恪守安息日,並所有其他節期,如普珥節、逾越節、住棚節、贖罪日等。13嵗那年我參加了成年禮,那時,我相信有神,也聽過聖經的故事,但基督徒所做的事,如:上主日學、自己讀聖經等,都與我亳不相干。

朴:你是怎樣聽聞耶穌的呢?

高:15嵗的時候我差點患上哮喘,父母就送了我到青苔谷(Moss Vale)一所天主教學校寄宿。有兩年的時間我就讀於這天主教學校,聽到有關耶穌的事,讓我好奇起來。他是誰呢?單單是一個好教師?還是那應許的彌賽亞呢?有一天,我從寄宿學校回家,告訴父母我要成為一個基督徒。我要去找拉比,看他能否解答我的問題。我希望他能夠證明我們的猶太信仰是正確的。可是,他未能解答我的問題,也未能說服我不要相信耶穌就是彌賽亞。

朴:你的父母如何反應呢?

高:我父母十分通情達理,他們說,待我稍再年長才可以作出決定。我知道他們很好,因他們沒有反對我。在大學的時候,我開始參加學生團契的聚會和營會,確信耶穌就是舊約預言、神所應許的那位彌賽亞。我也被一些基督徒影響,他們的生命素質和平安都是我所渴求的。大學第四年,我聽了一個有關基督教信仰的講座,面對聖經的真理,我自覺是罪人,就信了耶穌。我覺得是時候要公開承認和委身,就受洗加入了長老會。23歲時我向妹妹作見證,並且帶領她信主。有些家人和朋友不太高興,他們不能明白我。我成為基督徒沒多久,我母親也成為了基督徒,神透過不同的人帶她信主,處境也與我截然不同。神在這些日子很恩待我,我現在已經71嵗了。

朴:嘩!你妹妹和媽媽都認識了耶穌,真是太好了。自此之後,你生命有何經歷呢?

高:我與約翰結了婚,有4個兒女,10個孫子!在這些年日,神帶領我作了很多不同的事奉:在監獄團契事奉17年,後來在醫院擔任院牧,又作了關心長者的院牧。我在40多嵗開始攻讀神學,在悉尼大學取得神學碩士學位。我有很多機會在神學院任教,常常教授希臘文和希伯來文,那是我熱愛的科目呢!

本文刊於第60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