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偉歸信主耶穌

威偉(Avi)問我,咖啡室是否提供烈酒佐膳,我笑著告訴他,我們有最甘甜的水可以喝,而喝這些水的人永不再渴!威偉不明白我開的玩笑,但對我所說的卻很感興趣,願意一同與我吃點點心。

他邊吃邊說自己的故事。20年前,威偉與妻子、兩個女兒和母親從烏茲別克斯坦(Uzbekistan)移居至以色列的亞實突(Ashdod),在酒店當主廚。歲月流逝,他的女兒相繼結婚及搬走,4年前,他的母親去世。在那段哀傷時期,威偉發現喝酒可使他解悲。之後,他的妻子患了癌症,很快便離世。威偉開始每天大量喝酒,工作的地方也有很多酒,但幾個月後他失去工作。失業後他繼續喝酒,把所有的錢花在酒上,甚至無法繳付房租,最終流落街頭。

我告訴威偉,我自己如何從毒海獲救。當他聽到我的見證和耶穌的名字時,反應十分激動;他告訴我,他是猶太人,而那位耶穌「只是給基督徒和異教徒(他指非猶太人)的」,耶穌的名字甚至是被禁止提及的!

我解釋,耶穌是猶太人,他的門徒都是猶太人,就像我們一樣。當我打開馬太福音,威偉專心聽我講解耶穌的猶太家譜。談話結束後,我們交換了聯絡號碼。分道揚鑣前,威偉讓我為他祈禱。

在以色列政府宣佈因新冠肺炎而實施封城措施前,我見過威偉數次,他每一次都開心見到我,說我在做「神聖的工作」!我回應他我不是聖人,只因神的愛,透過耶穌基督,改變了我一生。每一次會面,我都邀請他去我們辦的復康中心,但他總是拒絕我。

幾個月前,威偉打電話說他正處於人生的谷底,感到非常絕望。他說,前一天晚上作了關於我的夢,夢境相當鮮明,夢中我向他伸出援手。夢醒後,他便很想來到復康中心,於是致電給我。由於他身無分文,我開了5個小時的車,把他送到復康中心。

疫情期間,雖然我們不能會面,但透過電話,我和他及其他團友每周3次一起硏讀聖經。最近,我們讀到加拉太書,談到耶穌使我們成為神的兒女。結束時,威偉要求單獨與我對話。電話中他說他也想要「成為神的兒子」,我實在快樂透了。

威偉接著在電話另一邊祈禱,悔罪和接受耶穌作他的救主!我們祈禱後,他把電話調至揚聲器,讓復康中心其他室友一同讚美神在他身上的救贖和恩典。

請記念威偉的靈命成長。記念温以高宣教士幫助威偉及其他初信者作門徒訓練。

本文刊於第84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