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一切押在彌賽亞上

伊坦上年度開始接手葡萄園出版社,讓馬巴樂 (Baurch Maoz)可用多些時間在牧會和寫作上。伊坦除了有份於以色列福音差會的工作外,又在恩其真埋教會內領導少年事工,以下是他的見證:

十年前的一天,家中電話嚮響起,傳來一把自稱彼得的男性聲音:「愛莉的父親過世了,你們願意我們把他葬在這裏嗎?」我的妻子愛莉第二天便乘飛機到美國得悉父親自離開以色列的家人後,淪落成為一名賭徒,卻在離世前,加入了一個「宗教團體」。

我感到困惑難明,愛莉父親昔日曾為以色列軍中將領,又是一位博奕高手,如此優秀的人何以會相信神?

愛莉告訴我她父親住在一群十分「特別」的人中:「他們善良,謙厚又正直。我從未見過這樣的人。」她問我們能否到美國跟他們相處一段時間,好讓她明白多點父親到底信了些什麼。

「倘若他們能為我們提供居所、合埋的薪酬和不錯的車子,我不介意到他們那裏。」我說。

三個月後,我們來到位於北卡羅來納州的冒煙山脈(Smoky Mountains)中部、名為教師宣教團(Masters Mission)的宣教學校。那裏的人熱烈歡迎我們,不久他們對聖經的認識和行道的決心深深吸引了我們。但我們卻執意認定他們是在浪費時間和才能。

妻子跟我開始嘗試說服這些好心人沒有神存在,而耶穌並非那位彌賽亞。我們參加他們查經班,又在家中唸聖經,想從中找出矛盾和錯誤。可是,儘管我們努力找尋,最終也找不出一丁點兒謬誤。

經過九個月的密集研讀,神終於得著我妻子,把她帶回自己身邊,因為我拒絕祂神得再用上一個月,我知道福音是真實的,但不願悔改,把自己的生命交給耶穌管埋。接著,神在祂自己的恩典中溶化我,進入我的心內。

我們熱切期待回到以色列,告訴其他人我們已尋得的真理,我們終於在一九九零年回國。從那時開始,我們加入了恩典真埋教會成為會友,而我現今在葡萄園出版社工作。我們為著神讓我們有機會從事基督的工作,心內異常感激,又感謝祂接受我們這些罪人作祂的兒女。

本文刊於第21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