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創世記開始

去年秋天,每兩、三星期我與陳紫蘭和潘美琪會被邀往我們的以色列朋友家一起查經。我們有不同的聖經譯本,而我亦會帶同希伯來文聖經以備不時之需。

我們的朋友認為,從創世記開始查考就最合邏輯,於是,我們從第1章開始直至第3章,差不多逐節地研究。我們的朋友在每一討論點上都想知道基督徒的觀點,並創世記首幾章的意義;而我們能夠把許多部分串連到新約聖經的信息。討論中曾出現關於經文的翻譯和意思的有趣細節,例如創世記第1章1至2節中,翻譯為「空虛混沌」的希伯來原文,釋經家已不再認為是「混亂」之意。我們亦談論到希伯來文רקיע (穹蒼) 一詞,及為何自由派學者錯誤地認為它是指地球上一個堅實的「蓬」。

人與罪人
更重要的是,我們曾深入討論「神照著祂的形像造人」的意思。我們同意這包括人的特質,如理性、情感、意志和我們有限的創造力。我們的以色列朋友認為,唯有當我們使用神所賜的能力作正面的選擇和決定時,我們才是徹頭徹尾的「人」。

我們曾討論的課題中,最重要的或許就是始祖犯罪,與及罪對我們作為亞當、夏娃的後代所造成的影響。以色列朋友自然地採取了猶太人的觀點,與基督徒的觀點截然不同。猶太人不接受始祖因犯罪而墮落,也不接受基督徒對原罪和本罪的觀念。在猶太人的觀念裡,沒有人生下來就有罪性,反之,人生來就有為善的衝動,也有為惡的衝動;然而,為惡的衝動並非天生的犯罪傾向。為善和為惡的衝動在我們裡面本來是同等平衡的,給我們能力選擇行善或行惡,讓我們使自己成為好人或壞人。

談話間,我指出像我們這些有兒孫的人,都很清楚知道孩子自然地傾向做錯事,而我們必須努力地教導他們學好。我指出,由於我們是亞當、夏娃的後裔,他們既悖逆神,作為他們的後代,我們無可避免地承襲了他們反叛的罪性而傾向犯罪。

救贖與得救
「犯罪墮落」這個主題成為隨後討論的創世記3章15節的場景,那節經文提到第一個救贖的應許。我們的以色列朋友,再次提到曾在不同場合中向我提出的論點,就是每當猶太人面對苦難,源自這民族的苦難的彌賽亞盼望就會再度受到關注。我說,若把創世記3章15節與上文「犯罪墮落」一同來看,就清楚明白,罪和人類需要從罪中得救贖就是彌賽亞盼望的根源。總結的時候,我們指出,神在創世記3章15節預言:有一位夏娃的後代,撒但本要除滅他,可是,他卻反過來要毀滅撒但。我們又讀到以賽亞書53章,因為那段經文進一步及全面地表達創世記3章15節的應許;我們繼續解釋,耶穌以死為我們贖罪,使那應許最終成就。

最後一次查經時,我分享在15歲時的得救見證。12歲時,有一個自稱是無神論者的同學問我是否相信神,我即時回答:「是。」然而,突然間,我知道自己其實並不肯定。於是,我開始從頭到尾地讀聖經,並向神禱告,若祂真的存在,祂總得向我顯明。經過兩年的尋求,有一天,我突然明白成為基督徒的真正意義,我認罪悔改,並相信那位救我脫離罪惡而死的耶穌。在那一剎那,神的愛和同在使我震撼。

請為紫蘭和我跟這位以色列朋友的接觸代禱,特別為她禱告,願她繼續思想我們所討論的內容,讓她知道自己需要認識神並接受祂的救恩。

本文刊於第51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