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心事主

「我們正面對一個階段的結束,將要踏入另一個新的開始;我們深深感受到你們的代禱是何等重要。」(一九六三年一月代禱信)

「我們實在感謝你們多年的代禱,我們相信當你們透過禱告來事奉那至高者,你們會繼續看見祂的豐富恩典。」(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代禱信)

一九六零年,麥諾雷完成了英國伯明翰聖經學院(Birmingham Bible Institute)的課程後,跟荷蘭籍妻子娜莉加入當時的「英國猶太人福音工作學會」(British Society for the Propagation of the Gospel Among the Jews)。他們在蘇格蘭格拉斯哥(Glasgow, Scotland)擔任猶太人福音工作的先鋒,當時約有一萬五千名猶太人在那裏居住。為了作好準備,麥氏夫婦先在倫敦東部曼徹斯特(Manchester)、利物浦(liverpool)和列斯(Leeds)事奉。一九六三年二月,他們在格拉斯哥安頓下來,在往後的三十二年裏在當地為主作工。

麥氏夫婦一直以來都與猶太人建立真正的友誼,以朋友的身份向他們傳福音;他們也明白必須與地方教會同心協力,將他們的事工融入教會的福音工作。麥諾雷和娜莉有各方面的長處,這裏由於篇幅所限,不能詳述,但有一點是許多人不知道的,諾雷不單是講壇上嚴肅的講者和教會裏的長老,他也是個相當風趣幽默的人!

在去年九月的歡送會中,他們的同工向他們送上最深切的關懷和敬意。從未能赴會者的政賀辭中,我們大概可以用兩個字來歸納人們的評價–忠心。願他們將來與主面對面時,也能得著衪的稱許:「你們已為我盡忠……來進入你的主的喜樂吧!」

麥氏夫婦已在去年十一月六日正式退休離開差會,把差會的蘇格蘭支部的領導工作交給高雅歷。
以下刊出的是麥氏夫婦十一月份的代禱信,他們在信中所表達的對福音、對猶太人得救的熱忱,絶沒有因為他們的退休有絲毫的減退。毫無疑問,他們會「如常運作」,以他們在猶太人中間建立的真正友誼,在日後繼續向猶太人作見証。

「麥諾雷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代禱信」

在這封信裏,我們要跟你們分享過去幾星期工作中遇見的一些事情,希望藉此激勵你們繼續為格拉斯哥的事工代禱。

我們察覺到直截了當的傳福音手法多會引起猶太人反感;最近,一位向來激烈反對我們的猶太人終於願意閱讀「叛徒」(Betrayed)這本書,我們給他送書的時候獲邀進他家裏去。第二次探訪他時,本是希望知道他讀完「叛徒」的感受,怎知

他說不想再討論信仰的事情了,我們跟他再談了一會兒,他便邀請我們進到他家裏去。離開前,他還向我們保証會歡迎我們下一次來訪。故事教訓我們永不放棄!

與此同時,我們跟進了另一位讀過「叛徒」這本書的朋友,我們在當中得著很大的鼓勵,相信神在他們裏面動工。我們想找的那位先生今次剛好要外出,但似乎並不趕急; 我們以前來過幾次,他都不在家。他說:「好吧!我現在有空。」他已讀過那本書,並且做了些筆記。他拿了筆記出來,打算跟我們討論; 我們有一段非常寶貴的時間,有機會跟他進一步討論福音。他看來是位非常仁慈的先生,也是位誠懇的真理追求者。

環境的變遷有時會影響一些長期見証的果效;我們接觸中,有一對猶太夫婦,一直以來似乎對福音沒甚麼興趣。最近因那丈夫的精神健康嚴重衰退,妻子也因此面對很多困難。我有機會跟那位太太談了一會兒,讓她可以紓緩一下。她感謝我讓她有機會可以說出一些只能與少數人分享的感受。我很榮幸能夠在他們傳福音會有一定的幫助。我上一次探訪他們的時候,有機會跟他們談及主的救贖怎樣解決了罪的問題。

一九三零年代,在格拉斯哥曾有一次佈道會,當時有好幾位猶太人信了主;我現在仍有跟當中一些人保持聯絡。最近我們接觸一位喪妻不久的先生,他的妻子在一九三零年曾接觸過福音,她在臨終前幾月信了主。我藉這次見面的機會問他對妻子信主的事有甚麼感受,他說妻子曾問他是否感到憤怒,他回答說,如果這可以令她快樂的話,他不會反對的;不過他自己卻會終身作猶太人,至死不渝!我們談了一會兒,離開時我對他說:「我會為你禱告,求主使你能作出跟你太太一樣的決定,讓你們能在永恒中在主裏重敘。」他的妻子的家人中,有好些都已信了主,我們盼望有機會向那個家庭中「仍在救恩門外」的人傳福音。

我們繼續跟那位猶太會堂的領袖接觸,其中有許多有趣和有用的對話;令人惋惜的是他認為不應冒險來參加每月查經班,所以我們仍停留在個人福音工作中,不過我們已非常感謝神給予這個機會。他經常提出一個問題:如果所有猶太人都信了主,猶太人的國家會否隨之而消失?這個問題對他固然非常重要,他關心信主對他會有甚麼影響。這中間帶出另一些重要的問題:猶太人離開猶太教究竟化表他「放棄」了甚麼?當他接受耶穌為基督時,會否需要接受一些違背先祖信仰的事情?請為他禱告,求神讓這些討論淚動他的心,讓基督的真埋衝破他的抗拒。

大概一個星期前,我坐在一位年老的猶太女士床邊,她的兒媳也在。有一次,我們以為她要離開我們了,但她後來又給救活過來。那位兒子是一位專業人士、是猶太會堂的會友。當焦慮和擔憂過後,他問我:「為甚麼你能對神有樣大的信心?」我考慮了一下,準備好好回答他時,腦裏浮現一個念頭:「不要放棄,機會必定會出現!」我認識他們己有一段日子,經常找機會向他們講解基督的真理。這一次可不同了,他們面對危機時主動問我「心中盼望的緣由」。明顯地,面對死亡的一刻,他們都沒有甚麼指望。那位媳婦承認她的唯一盼望就是在今生作些有貢獻的事,讓後世可以記念她;她接著對丈夫說:「不過現在已太遲了。」在討論當中,他們提出了在歷史中猶太人被那些假基督徒逼害的問題(這個問題顯然妨礙了他們信主)。我們提到魔鬼會興起一些假基督來,我們又引用魯易思(C.S.Lewis)的書Screwtape Letters的一些內容,她聽後表示有興趣閱讀他的書;我希望藉魯易思的作品當中一些內容指明一條又新又活的路,把真理呈現他們眼前。

直至最近為止,我們認識的猶太人當中,共有三位是家庭中唯一信主的人。他們相信耶穌是基督,是神的兒子,卻又不願再踏進一步,怕會令家人憂傷人(這至少是他們的藉口)。不過,在過去幾星期,其中一位已開始參加教會;她的母親非常不悅,說她令一家人蒙羞。請為這位女兒禱告,求神讓她在基督徒中間得著鼓勵,對主和祂的救恩有更深的認識。請也為她母親禱告,感謝主我們跟她的關係一向不錯,願意我們透過她女兒信主的事情,可以跟她傳福音。

在過去的日子裏,我們很榮幸能夠作以色列福音差會的一份子,我們實在感激你們一直以來的代禱。

娜莉和我打算留在格拉斯哥,我們對猶太人的負擔以及向他們傳福音的召喚依舊沒有改變。

我們實在感謝你們多年來的代禱,我們相信當你們透過禱告來事奉那至高者,你們會繼續看見祂的豐富恩典。

主內諾雷、娜莉上

本文刊於第11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