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與真理

馬巴樂牧師帶領以色列福音差會在以色列地的事工,領導葡園出版社的出版工作,並牧養恩典真理教會。他不久前就猶太基督教的觀點撰寫了若干書籍和一些連載性的歷史及神學文章。不論在以色列或海外,馬巴樂一直努力多方尋找機會來見證基督的信仰。他與太太貝查婚後育有三名女兒,她們現今分別是廿五、廿三和十七歲。他們一家在特拉維夫東南面一個城市定居。

一九四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馬巴樂在美國麻省的波士頓出生,父母是猶太人。他是家中的長子,祖父母為了逃避有組織性的逼害而逃難。一九五三年馬巴樂的父母離婚後,他與母親和弟弟移居以色列。他那時剛好十歲。他初時在Kibbutz Grivat HaShlosha一地居住,其後修讀農業,在學校寄宿。到他母親再婚時,他與弟弟重回母親身邊,跟她及後父內森(Nathan)同住。內森為人和藹寬厚,馬巴樂與弟弟十分樂意做他的兒子。

一九六一年馬巴樂需要服兵役。他是名工兵,所屬單立合併了戰鬥和殖民兩種工作。由於他工作單位的基地是在以勒(Eilat位於紅海沿岸)的沙漠地區,所以有機會接觸到一個從羅德西亞移居以色列的基督徒家庭。這個家庭協助以色列發展銅礦業。他們的行事為人很吸引少年馬巴樂。可是,由於他很看重自己的猶太人身份,所以拒絕為獻身基督作任何考慮。

儘管服兵役是國家規定,但馬巴樂在沒有獲得批假的情況下擅自離職,為的是要在以勒的銅礦中盡量賺取金錢。在這個小城中,馬巴樂因醉酒鬧事而臭名遠播。

他的人生在經歷這段灰暗的日子期間,遇上了一位信主的猶太基督徒。這位信徒的猶太身份並未因信主而稍有折損,反而令他的人生添上了新意義。在這位信徒的影響下,馬巴樂發現到基於保存猶太人身份這理由而拒絕福音,是個空洞的藉口。一九六三年十一月十一日的傍晚,他悔改歸向神,生命亦經歷了前所未有的改變。

馬巴樂明白到必須為自己以往叛逆的行為作補償。這個一向是憤世嫉俗的年輕人,如今痛改前非,決把偷取的財物歸還,並在他歸主的數日內,他被囚在軍事拘留所,等候軍事法庭傳召。一經定罪,馬巴樂有可能被判監四年,但奇妙的是,他的控罪都撤銷了,法庭判他無罪釋放。

一九六三年十二月馬巴樂受洗後在海法一所基督教學校工作,在那兒一個關於少年人的退修會上結識了後來成為他太太的貝查。兩年後,馬巴樂蒙一位匿名朋友的幫助,到英國威爾斯攻讀神學。但不久他對該學院一些神學的觀點有所懷疑。他認為學院的教導欠缺聖經基礎,遂向學院表達了心中的疑懼,其後學院一名資深教授告訴他,學院的教導是基於聖靈的啓示。馬巴樂有兩個星期時間考慮是否接納學院的教導,還是自動退學。

為這事他經過了兩個星期的苦苦禱告和查考聖經後,有一日獨自在倫敦積雪的街道上徘徊,感到茫然不知去向,口袋裡除卻數枚輔幣,還有一些在偶然機會下結織的朋友之通訊地址。這些朋友慷慨招待馬巴樂在家中居住幾個月,直至他參與基督徒文學CLC的訓練才離開。在這段共處的日子裡,馬巴樂得以透過這些新朋友親身認識基督教的事工。他們在教會裡十分活躍,對邊緣少年很有負擔,且在這些少年人當中開始傳道事工。

馬巴樂在接受CLC的訓練期間,得以更仔細地研讀聖經,而且因此得著聖靈照。他透過研讀先知和使徒的書信,發現自己內心深處罪惡深重。他帶著羞慚愧疚心靈,寫信轡未婚妻貝查,建議解除婚約,並表示有意返回以色列隱居避世。

在一個早晨,馬巴樂讀羅馬書,讀到四章16節時,心竅開了:「所以人得為後嗣是本乎信,因此就屬乎恩,叫應許定然歸給一切後裔……」還有以弗所書二章8節「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神所賜的,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驀然地,就像馬丁路德從被困裡得釋,馬巴樂對神的愛有更深的體會。一切都是恩典。他把預備寄給貝查的信撕毀,並全心投入接受宣教訓練。他在CLC接受訓練後,就在蘇格蘭格拉斯哥的環球福音(WEC)的宣教學院裏攻讀。期間因六日戰爭被迫短暫停課,但在他返抵家園前,戰爭已結束了。他在修讀WEC的課程期間,對神的主權、人的罪性和基督救贖的深廣,有更深刻的認識。他發現到在聖經的尺度下許多自以為很寶貴的信念都是站不住腳。他接受「改革派」或「加爾文派」對基督信仰的觀點。他用了兩年時間完成三年的課程,並在這兩年期間參與編訂希伯來文新約聖經的工作。一九六九年他返回以色列,與貝查共諧連理。那時講希伯來話的基督徒尚算少數,幾乎所有信徒都來參與他們的婚禮。

馬巴樂稍稍涉獵過福音事工及基督教文學出版後,卻在一個商業機構當營業管理。一九七三年,跟其他以色列的男子一樣他被徵入伍參與Yom Yippur戰爭,直至一九七四年四月他才退役。就在這段時期裡他才有時間停下來考慮人生要走的方向。

他作了個重要的決定,自資編輯及出版以色列第一本基督教雜誌 Me’Et Le’Et。他除了是教會的活躍人物外,還有很高的理想和抱負。他在西奈沙漠寫信給以色列福音差會的前總幹事麥家樂牧師,表示有意投身差會的事工。

馬巴樂夫婦深信在以色列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建立堅固本地教會,因而轉向出版一些有份量的希伯來文的屬靈書籍。一九七六年,他們建立恩典真理教會。這個教會以著重傳講聖經,傳道事工及向外開放的特色見稱,在數年間迅速增長,成為全國增長最快的教會。一九八三年,教會出現嚴重分裂,對摩西律法在猶太信徒生活中的重要性,這問題出現分歧,教會人數從超過七十人降至只有七人。

神按著祂的美善恩待這個教會,使人數加增。現時該教會聚會人數(包括成人和小孩)約有二百四十人,受浸加入教會的成員亦超過六十五人。三名長老協助馬巴樂帶領教會,三名執事連同執事會專責處理教會事務。大部分會眾都是掙扎求存移民。他們渴慕神的話語,由於彼此有一同信仰而增加了對教會的歸屬感。教會雖然聘用了一名傳道人,但他們很著重定期查經聚會;這是教會一直以來的主要傳道工具。恩典真理教會在各樣事工都非常活躍:編制希伯來文主日學課程資料,促進教會間相互合作、向當地一些阿拉伯教會伸出友誼之手。

馬巴樂一直都有參與國內多項基督教活動。在過去十年,他策劃和領導全國基督徒團契,亦是全國傳道委員會的創辦成員,且設計神學教育延伸課程,,並參與創立一份國際報刊(Mishkan)。它1旨在讓公眾人士就福音和猶太人發表議論。馬巴樂牧師的個人故事,並恩典真理教會的增長,見證了神的信實,顯明了祂的話語的力量,連最剛硬的人也能改變過來。儘管以色列人總體上對耶穌彌賽亞仍存有敵意,但透過釋經來傳福音方法漸見果效,越來越多人是透過這個途徑歸主的。雖然國會仍反對傳福音的活動,但深信神必然使祂的真理在這個眾使徒和先知土地上得到最終勝利。

本文刊於第18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