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驚喜

在20歲生日之前,我從沒有想到自己會成為基督徒,更遑論成為牧師,甚或是以色列福音差會的主席。在我成長的家庭、升讀的學校和大學,都沒有空間容得下耶穌的福音,雖有幾個人曾向我傳福音,但我鄙視他們,瞧不起他們所謂的「宗教」。我認為這個世界顯然非常墮落,無論耶穌這個人的本相如何, 二千多年以來, 他的名已被基督教玷污了。我所尊重的基督徒,只有羅馬鬥獸場的殉道者、唱著靈歌的非洲奴隸、那些勝過所謂「教會」的壓迫而得著自由的人。

這些人的勇氣正如我們的先祖一樣,使我產生共鳴,我們慶祝逾越節的時候,重述摩西時代先祖從埃及得釋放的連串事蹟。從年幼開始,逾越節的信息已給我很深刻的印象,我們要成為被壓迫者中的得勝者,有一天我們的「勝利者」必會來到,拯救我們脫離一切壓迫。我們一家人圍坐一起,自我檢視,我們當中有藝術家、電影製片、作家、詩人、醫生、律師,我們為正義發言,可是,我們痛苦地回望,我們的同胞50多年前被殘殺,生活被破壞,在我們看來,這個世界雖然為這些殘暴的事震驚,卻容讓它們發生。望向將來,我們在察看,這股曾深深傷害我們的黑暗勢力是否有再次興起的跡象,我們關注在以色列發生的事、歐洲的反猶太主義,以及在英國這個地方, 我們所認識的人的遭遇。

每年逾越節,雖然我們都打開門要迎接以利亞,宣告我們的拯救者要來臨,但他總沒有出現;每一年,我們都彼此對說:「明年在耶路撒冷見!」但卻一年比一年欠缺說服力。對我們猶太人來說,現今的耶路撒冷,並不是我們期待的那個耶路撒冷,雖然以往幾次到訪耶路撒冷都叫我感到歡愉,但她並不是在地的天堂。我感到大失所望,同時醒覺到我也是問題的一部份,正如我是答案的一部份。十誡如同一面鏡子,我不喜歡十誡所反映的我的本相,沒有任何地方可以遮蔽我的罪和全世界的罪。可以作甚麼呢?再沒有聖殿讓我們帶著羊羔去贖罪,無數的禱告和善行都不能清除罪污,你越努力想要變得敬虔,就越變得執著、假冒為善和令人討厭。

一直以來,耶穌對我來說,只是掛在畫廊上的圖畫中的人物,離我很遙遠,卻常常帶著悲天憫人的神情。我嘗試透過享樂滿足自己,但感到需要與神和好,沒有任何東西能把這種感覺除去。讀大學的時候,我接觸了幾位基督徒,他們對我說,他們敬拜我的神,並斥責我不跟隨自己的救主,他們的責備使我憤怒。

我從前曾相信神,當我仰望天上繁星,對星空嘖嘖稱奇,深知道這一切不能單單用科學解釋。我知道我們走過的歷史軌迹,除了承認是神的作為外,沒有其他理由能夠解釋。突然地,我還記得那一刻,我醒悟這世上有一位神,就像諸天為我敞開,讓我看見神,我如同得到了完全不一樣的新生命。

我知道有人一直為我祈禱, 回想起來,神應允了他們的禱告,差派聖靈進入我的心,使我重生。自那時開始,我渴望更多認識神、更多閱讀聖經,最奇妙的,我渴想知道耶穌究竟是誰。我感到很羞愧,不想別人知道我內心的轉變-我真是個罪人!這樣的情況大約持續了兩年,直到我讀到約翰福音,知道耶穌就是我們一直等候的那一位,若我要得救,我就要公開接受祂,祂也會赦免我的罪。對我來說,這要付出很大的代價,我知道,我被吸引要成為我曾那麼鄙視的那些人;我也知道,將有很多人因此而鄙視我。可是,我深信耶穌就是基督,這是不能動搖的信念,我極需要祂洗淨我的罪。

背起十字架
我從沒有踏足教會,遑論獨自去參加崇拜,但為了把自己呈獻給神、能夠奉耶穌的名,憑信心接受浸禮,我開始參加教會。21歲時,一位加納裔的牧師在倫敦為我施浸。成為基督徒後,我遭遇強烈反對,一方面是由於我的熱心,另一方面是由於信耶穌對很多猶太人來說是禁忌。最終,我不得不離家,經歷非常艱難的時期,但我常有機會為救主作見證,祂已成了我的一切,縱使我每天都使祂失望。這一切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已經23年了。我已結了婚,成為了父親,做了我從沒有想過要做的事。神透過奇妙的作為顯明祂的信實。一直以來,我渴望宣講神的話語,當我閱讀聖經,經文變得活潑有生命,我不其然地在腦海中寫下講章,我又被邀請在福音性聚會和在教會中講道。有些時候,當人們知道我是猶太人,便請我分享見證,縱然我感到像在動物園裡讓人觀看般,但為着有機會傳福音,在可能的情況下,我也會接受。

可是,我知道自己對聖經還是十分無知。2003年,一件重要的事發生了。當時我和一位猶太律師及一位銀行家合作,在倫敦做生意。本來進行得很順利,但他們後來鬧翻了,我的責任越來越大,後來更成為了公司的執行董事。雖然我感到愜意,但另一方面,我知道漸漸忘記了自己的召命,就是傳道的召命。一天晚上,我回家禱告,和太太談及這事,翌日,我如常坐火車上班,車廂內只有一個空位,坐在身旁的原來是倫敦神學院(London Theological Seminary ,英國其中一所主要的改革宗神學院)的希伯來文教授,但我並不認識他。我們開始攀談,當火車到站時,我知道我應該報讀神學院,於是我就申請入學。我辭職修讀神學,也恆常講道。我的教會要我負責一項佈道事工,完成該事工時,也完成了神學課程,我現在事奉的教會邀請我作他們的牧者,至今已6年了。

事奉主
我牧養的教會有很好的長老、執事和支持我的會友。因著神的賜福,我們積極傳福音,很多人歸信耶穌,信心成長,使我們鼓舞。同時,教會支持我參與教會以外的事奉,在其他地區講道、為雜誌寫文章、在本地的電台做廣播,更可以參與以色列福音差會的事奉,這是我十分珍貴的服事,相信你也會明白箇中原因。在我居住的地區,只有很少猶太人,但透過我的家庭和差會,仍有一扇敞開的門,讓我可實踐基督的使命,使猶太同胞得福,我滿心感恩。

作為以色列福音差會的董事會主席,我希望能服事差會的董事,他們為差會獻出時間和才幹,靠著神的幫助,運用恩賜承擔神所交託的責任,包括匯集資源、指導宣教士、籌款和教導聖經,他們努力事奉,為使人們不忘記神對猶太人的愛。我欠了那些勇敢地向我傳福音的基督徒的債,他們為我祈禱,支持我,若沒有他們,我就不能認識主耶穌,只有認識祂才能得永生。

本文刊於第62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