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許之地,紛爭之地

我是阿拉伯裔的以色列人,在以色列的海法市出生,亦在那裡長大。我的父母都在以色列納布盧斯(Nablus)附近的一個村莊出生,他倆都是基督徒。我有兩個弟弟,我們都在以希伯來語授課的猶太學校讀書。儘管阿拉伯語是我們的母語,但希伯來語才是我們的主要語言,亦是我們彼此交談的語言!我經常被問及有沒有身份認同問題,當然,在以色列居住,絕不可能不察覺阿拉伯人與猶太人之間的衝突,但由於我在基督教家庭長大,「基督徒」的身分一直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

我相信聖經, 在別人對我講及以色列的事情之前,神在聖經中論及以色列的話對我的生命影響深遠。在成長階段,我的朋友百份之九十五是猶太人,希伯來語就是我的語言,因此,跟很多典型的阿拉伯人相比,我的成長與他們截然不同。今天我是Beit Eliahu教會的牧師,Beit Eliahu的意思是「以利亞之家」,她是我成長的地方,會眾以猶太人為主,主要接觸的對象亦是猶太人。有人認為在以色列中,我一定是個很特別的人,因為我是牧養猶太人的阿拉伯裔牧師;這或許是真的,因我並不認識其他帶領猶太人教會的阿拉伯裔牧師。

雖然猶太基督徒近年迅速增長,但仍有很多猶太人從未與猶太基督徒碰面,聽他們分享對主耶穌的信仰。因此,當我與人們交談,他們開始提出問題,對我們的話題愈來愈感興趣,自然地,我便能與他們談論福音。有趣的是,當他們發現我是阿拉伯人-我必須告訴他們我是阿拉伯人,因為我的外貌和口音跟猶太人無異-他們的態度常常會軟化下來,聳聳肩膀,一臉疑惑,因為猶太教會的存在已經是奇特的事,而這所教會竟然由阿拉伯裔的牧師帶領,實在匪夷所思!

有好幾次,我希望自己真的是猶太人,那是當我向一位猶太人分享福音,他轉過身來跟我說:「這個耶穌適合你們阿拉伯人,不適合我們猶太人。你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呢?」我也曾被誤認是猶太人,得到的回應充滿敵意,指責我是叛徒,背叛了猶太民族,因為我相信耶穌是彌賽亞。我告訴他們,我不是猶太人,而是阿拉伯人,他們就駐足聽我多說一點。他們跟我說:「竟然有阿拉伯人愛以色列,這怎麼可能呢?」於是,我把神的救贖計劃告訴他們,有些時候,他們竟願意聆聽我這個阿拉伯人的分享呢!

我出生的時候,父親55歲。雖然他現已離世,我還記得他年老時的睿智,他經常對我說,猶太人是神的選民。以色列在1948年復國,當時有很多猶太移民以合法或非法的途徑移居以色列地。那時,父親在海法市政局辦事,他幫助那些移民尋找工作!他能說一口流利的意第緒語(Yiddish – 是德語及希伯來語的混合語言)。在我們的鄰居當中,跟我們最要好的朋友都是來自波蘭的大屠殺倖存者。我知道我的經歷跟許多阿拉伯家庭不同,這同時幫助我認識一件事:與現今常常出現的「敵對」和「分裂」相比,我們可以有更好的共處方式。我知道有許多阿拉伯裔牧師不同意我的看法,但我知道總有人認同我的立場,我會繼續教導會眾,讓他們認識到一件事:我們活在這裡的原因是為了榮耀神,並在海法傳揚祂名。

我希望世界各地的基督徒明白神現今在以色列的作為;保羅明白了這個道理,又在羅馬書第9至11章教導信徒。然而,知道神的終極計劃是一回事,保羅採取了甚麼行動?他從一個地方走到另一個地方,總是先在猶太會堂裡傳講福音。今天以色列的需要沒有比這更大的了。

為耶路撒冷求平安,就是祈求真正的平安臨到,而真正的平安,只能透過和平之君才能得到。猶太人和外邦人在彌賽亞耶穌裡合成一個新人已成了事實!

本文刊於第64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