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許應驗的明證

猶太裔傳道人本傑明. 赫什(Benjamin Hersh)是歌手、曾受正統訓練的鋼琴家和作曲家;他在異象分享會中接受差會的退休宣教士龐大衛(David Bond)訪問,分享相信主耶穌怎樣改變了他的生命,以及對他的猶太身份所產生的影響。

你的家庭和在猶太家庭成長是怎樣的?
我成長在一個典型不正常的自由派猶太家庭,我們慶祝所有猶太節日,定期到猶太會堂,可是,我的成人禮卻在十五歲才舉行,跟猶太男子在十三歲就舉行成人禮的傳統不同。每天早晨我們都會誦讀《祈禱書》(Siddur,猶太教的祈禱書),也會守安息日和其他猶太節日。父親會戴上經文匣子(tefillin,細小的皮匣子,內裡藏着一小卷羊皮紙),我則披着猶太教男子晨禱時戴的祈禱巾(tallis)。隨著我的成長,我的猶太身分更加明顯,任何與基督徒有關的事情都絕對是禁區。

年輕時,你經歷過反猶主義嗎?
我在讀書時期就曾經歷反猶太主義了。我和弟弟在天主教學校讀書,有一次,一個修女叫我們站起來,說:「看看這兩個孩子,就是他們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猶太人使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死去。」那是我第一次經歷反猶主義,往後在學校還有許多次,例如:同學把我特意畫成大鼻子,老師會講帶有反猶主義的話。

你曾經嘗試那些方法使心靈得滿足,生命得意義?
童年時,我經常向拉比提出問題,例如:「哪一位是神?」我會疑惑為甚麼大屠殺會發生,我的祖父是其中一位受害者,在這場戰爭中,我們亦失去了很多家人;所以我時常向拉比問這很多家人;所以我時常向拉比問這些問題,可是,他們不能給我答案。年紀稍長,我開始探究異端邪教,也參與新紀元運動的各種活動,例如塔羅牌、靈魂出竅、佛教和神道教等等。你能提出的,我幾乎都曾嘗試,但沒有一樣可以讓我心靈得到滿足,最後,我找到耶穌。

你是如何對耶穌的信息產生興趣的?
成年後我才開始對耶穌的信息產生興趣,可是,我想那是孩童時期已經撒在心裡的福音種子的結果!我的朋友帶我參加基督徒的聚會,我聽到耶穌以很多魚餵飽門徒的事蹟;聖誕節,我和弟弟為了可以賺一些金錢,我們去報佳音。有一次,弟弟敲門時,有一對可愛的基督徒夫婦出來開門,他們問我們是否知道聖誕節的意義,弟弟回答說:「知道,它是關於禮物的!」那對夫婦告訴我們聖誕節並不是關於禮物,他們向我們解釋耶穌是誰;我們也遇到一些向我們作見證的外邦基督徒。

數年前,我的太太患了重病。我從前是教孩子彈鋼琴的,其中一個學生的母親鼓勵我去見她的牧師。那位牧師非常熱心傳福音,我的太太最後接受了耶穌成為她生命的主,牧師告訴我,我也需要把我的生命交給耶穌。他帶我閱讀聖經中的詩篇和先知書,我深被彌賽亞耶穌的信息感動,終於接受了耶穌為我生命的主!

在信主之前幾年,我曾作了一個夢,有一個白衣男士在夢中向我顯現,他呼喚我的名字,向我說話:「這裡的食物足夠每一個人的需要。」又談到「生命的糧」。我後來才知道,原來他就是耶穌—那個被猶太人拒絕的彌賽亞。

沒有其他信仰可以幫助我,我曾想過改變身份。可是,接受耶穌為生命的主後,我感到參加教會並不容易;我看到教會裡的十字架,便感到背叛了自己的猶太身份、父母和我的祖先。所以,信主之後,我花了很多年才完全認識耶穌基督的豐盛。

信主後,你的家人有何反應?
若說他們不太開心,那只是輕描淡寫的說法。他們認為我相信耶穌是冒犯了他們,母親問我怎可以做這種事!母親小時候也曾在天主教學校就讀,也曾被指控是殺耶穌的兇手;所以,他們不能接受我相信耶穌。若我不在他們面前分享信仰,他們還可以接受;但當我成為基督徒,我要向他們傳福音,這讓他們十分、十分難過。

猶太人這個身份現在對您有甚麼意義?
猶太人身份對我來說十分重要。大概五、六年前,有人帶着善意說我以後不再是猶太人了。當時我十分渴望重新學習希伯來文,於是我聯絡了一位猶太裔基督徒,他向我解釋我仍然是猶太人,在耶穌裡,我是完完全全的猶太人。我曾經問祖母:彌賽亞甚麼時候會來?她回答我:「親愛的,他不會在我這輩子來啊!」我認識耶穌就是彌賽亞和救主後,我知道祂就是那成就猶太聖經中預言的那一位,就是猶太人一直等候的彌賽亞;更美妙的是,我深深知道我已經不需要再等候,因為彌賽亞已經來了!

你現在怎樣事奉主呢?
於萬國聖經學院(All Nations Christian College)畢業後,我和太太就開始透過接待和友誼佈道向猶太人傳福音。由於我曾接受音樂訓練,我就重操故業,讓它成為接觸猶太人的途徑,也向我還未信主的兄弟姊妹傳福音。我把音樂與在教會中的教導和講道結合,讓基督徒認識聖經的猶太文化。感謝主,在教會的猶太基督徒音樂會中,我們有一位極端正統派猶太教朋友決定把生命交託給耶穌,我們向
那位朋友傳福音已有兩年了!

本文譯自 Herald, June-August 2013
本文刊於第65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