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投降了!

過去十年,艾斯坍宣教士持續探訪年老的猶太女士貝莎(Bertha),最近她跨出了一大步,承認神的存在。自此,她家庭的情況急轉直下,神卻藉此成就更美的事。

我於2004年派發救濟物資時認識了年長又聰慧的貝莎,她現年88歲,喪偶超過30年。自從丈夫過世後,照顧兒子雷奧(Valyo)成了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雷奧長期失業、酗酒兼抽煙,他經歷過兩段婚姻失敗,兩名成年孩子與他斷絕來往。

我曾問貝莎是否相信神和耶穌。她回答說,如果神真的存在,理性便已經說服她相信祂了。至於耶穌,她認定自己絕不會承認他是神,若她相信耶穌,便會遭受猶太親戚排擠。她曾認識一位信耶穌的猶太女士,她離世之後,墳墓上設置了十字架,她的家人因此受盡委屈,貝莎不願意兒子受這樣的苦。我定期探訪貝莎和雷奧,不僅提供具體的幫助,也向他們傳福音、送聖經和福音書籍,然而似乎沒有甚麼能動搖他們的不信。

2012年,雷奧中風,左邊身體癱瘓了。他接受了三次手術,變得非常沮喪,後因左腿的血管閉塞,身體狀況每況愈下。與此同時,貝莎病重,無法照顧兒子。那是貝莎生命中最艱難的日子,我經常去探望他們。她承認,兒子的苦境使她無助,問我該如何是好。我告知她要禱告,她說每晚均有為兒子禱告,使我驚訝。我說:「但妳不是不信神存在的嗎?」她回答︰「我現在相信了,我想,我一直相信有神,只是不懂得如何表達;當感到絕望無助,才開始明白需要上天的幫助。」這對貝莎的信心來說真是跨了一大步,但當時我不敢肯定她對信仰明白多少,對神的信心有多堅固。

雷奧的情況每況愈下,於是我帶他們去見保加利亞最好的血管科醫生,醫生說:必須要把雷奧膝蓋以下的腳截肢。貝莎聽到這消息後崩潰了,痛哭起來,我趕忙帶她到我的車裏去;在車上,她捉住我的手說:「我投降了!這痛苦可要我的命,而我和神的關係仍模糊不清,你可為我祈禱嗎?」

「貝莎,我當然願意為妳禱告,但妳先要相信我們所祈求的,你要接受耶穌作妳的救主。」

「我知道!我很清楚知道!我相信!」她打斷了我的話。

我立刻帶領貝莎作決志禱告,當晚她成了神的女兒。她仍信心軟弱,我會繼續栽培她,關心和支持她的家庭。請為剛開始與主同行的貝莎,又為雷奧在手術後,能盡快適應生活祈禱,願他因着看到母親的信心也歸信耶穌基督。

本文刊於第71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