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猶宣情

小時候我對猶太人沒有甚麼好感,雖然沒有機會接觸他們,但是從《威尼斯的商人》這類文學作品所得到的印象就是猶太人都是狡猾吝嗇的生意人。後來聽聞諾貝爾得獎者中有不少是猶太人,才沒有那麼鄙視他們。

接受了耶穌基督為個人救主後,這種反猶或對猶太人冷漠的態度才漸漸改變過來。感謝母會在我心中播下關心猶太人得救的種子。母會一直把常捐收入十分之一奉獻支持「猶宣」工作,講壇信息也宣講向猶太人傳福音的重要性,潛移默化,我開始關心「猶宣」事工,閱讀宣教雜誌,間中也為宣教機構和宣教士禱告。

這份對猶太人關懷之情隨著研讀及教授聖經而日漸濃厚。當自己漸漸掌握整本聖經的脈絡時,就發現神對猶太民族有一段「未了情」!這份濃情建基於神對亞伯拉罕的揀選及應許,不但沒有因為猶太人屢屢令神失望而淡化,反而歷久不衰,有一天必會開花結果。

昔日創造主揀選亞伯拉罕和他的後裔,目的是要透過以色列這個祭司的國度帶領全世界認識祂。可惜以色列民並不珍惜神的揀選和啟示,不但沒有好好為祂作見證,反而離棄祂,不按其律法而生活,屢遭神管教而不改,結果神唯有容讓敵人踐踏聖城,國破家亡,猶太人因而失去政治上的獨立,不少子民也被逼流落異鄉。以色列人雖然失敗,可是神拯救世人的計劃卻沒有失敗,祂藉愛子耶穌基督完成救恩,解決人類根本的罪性問題,透過教會成就以色列人所做不到的 —把萬國萬族帶到神面前。教會領受主耶穌的大使命往普天下去,使萬民作耶穌基督的門徒(太28:19-20),基督也成功從多國多方買贖人來成為父神的祭司事奉祂(啟5:9-10)。

雖然如此,教會並未取代以色列。首先,教會的根基使徒都是猶太人,再者,歷代信徒中不乏以色列人(羅11:1-6)。事實上,舊約先知書充滿神復興以色列的應許(例:但9:20-27;結37-48章;亞9-14章)。按以賽亞的預言,神最終會使以色列得著榮耀,列國也會就近他們一同尊崇獨一偉大的聖者(賽60章)。這些預言如何實現﹖使徒保羅把這個奧秘解明。以弗所書二和三章闡述外邦信徒如何與猶太信徒一同承受救恩,兩者靠著基督的救恩合成為耶穌基督的身體,亦即宇宙性的教會。羅馬書九至十一章尤其詳細解釋神最終拯救全以色列的計畫,呈現神的智慧(救恩由猶太人傳至外邦人,又由外邦人傳回猶太人),活劃神對以色列那份堅定不移的愛情和揀選。

父神既然那麼疼愛以色列人,「愛屋及烏」,若果我說我愛神,我怎能不愛祂所愛的呢?聖經已經清楚啟示了神最終的拯救計畫,我怎能不參與其中呢?為此,過去十幾年在神學院執教的日子,尤其是教授羅馬書的時候, 我一定盡力鼓勵學生關心「猶宣」事工。感謝神,近年學生對此課題的回應尤其積極,有些從漠不關心到開始關心,也有些開始思考如何在教會推動「猶宣」,甚至考慮獻身「猶宣」事奉。這種現象配合整個香港教會的宣教發展。2009年本港舉行第一屆猶宣大會,反應熱烈,是我在八十年代作神學生時所未見的,可見聖靈正在興起華人教會承擔「猶宣」的工作。

有一次我這樣想:我常常鼓勵學生參與「猶宣」,若果我有機會親身向猶太人傳福音就好了。父神聽了我的禱告,讓我有此經歷。最近有一次搭長途飛機,和坐在旁邊的英籍女士攀談起來,得知她是猶太人,就把握機會和她討論信仰。談了一個小時,我有機會分享得救見證,甚至和她討論聖經中有關「全以色列得救」的應許!雖然當時她堅持靠己力行善,對福音未感興趣,但是福音種子已經撒下了,加上她其中一個女兒已經信主,嫁了一位基督徒,並在教會中參與教導主日學的事奉,相信父神必定透過她的家人繼續感動這位猶太女士。

能夠關心神所關心的、並參與祂的計畫的人是有福的,我盼望有更多華人信徒興起,與主同工,在廿一世紀為祂得著猶太人!

本文刊於第64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