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我的救贖主活著

年近九十的羅毅思(Ernest Lloyd),委身於猶太宣教事奉七十年,經歷神無數奇妙的作為。下面的故事選自他的傳記(將於明年出版),故事發生在一九五一年羅毅思離開英國之前,他準備前往南非八個月,探索成立南非分會的機會。

毅思有理由相信,主必賜覆他前面的旅程。去年十二月與同工簡祖歷(Julius Katz)在貝爾法斯特(Belfast)的非凡遭遇,仍然使他興奮雀躍。透過朋友介紹,他們認識了正統派猶太人高先生(Mr. Cohen)。高先生的十五歲女兒利百加(Rebekah)接受了耶穌基督作她的彌賽亞,使他和其他成員悲痛萬分,認為利百加出賣同胞。他們千方百計使她轉回猶太教;拉比試圖規勸她,指她被誤導,又說她的家庭成員威脅著與她脫離關係。可是,行百加仍然保持信心,堅定不移。

高先生被介紹給毅思和祖歷認識前,已跟參加貝爾法斯特維多利亞大街浸信會(Great Victoria Street Baptist Church)的一個家庭多次深談,並開始閱讀新約聖經。

除了女兒外,高先生從來沒有遇見“希伯來基督徒”,以為這樣一個稱號仍是自相矛盾。一個週六下午,毅思、祖歷和高先生在高先生的基督徒朋友家中見面,他們花了四小時回答高先生的問題,與他分享得救之途。至下午六時,祖歷(他形容自己是屬靈接生婦)感到交談已久,是時候要高先生作決定。祖歷建議一同跪下來,在他和毅思相繼禱告後,他問高先生是否已準備好邀請耶穌赦免他的罪。高先生深被感動,他們是否已使他信服,知道他們所相信的是真理。他承認,他們有一些值得擁有的東西;他羡慕和希望得到他們和他的女兒所擁有的喜樂。可是,降服於耶穌的主權會令他付上沉重的代價,他不能衝動回應。他必須考慮他的家庭、同胞、社會地位和財務,這一切都都懸於他的決定。祖歷向高先生保證,他也能得著他和毅思擁有的平安和喜樂。高先生說:「現在還不是時候,我的弟兄。還有很多需要考慮的事情。」他又說,在認識毅思和祖歷之前,他全心希望利百加會放棄在基督裡新發現的信心,並期望他們支持他;現在,他希望她繼續相信。他請兩位宣教士禱告,使他得著力量和勇氣,儘快接受耶穌作他的救主。

接著的週六,祖歷和高先生在同一地點再見面,毅思因要出外講道,未能加入。高先生想知道祖歷相信耶穌的經過,與及他為何離開會堂。祖歷把自己的正統派成長背景告訴他,又講到他尋索真理、耶穌如何尋著他和賜他永恆生命的過程。然後,他問高先生是否解決了內心的掙扎。他還沒有,他知道必須相信耶穌,可是不能在當時作決定。

祖歷耐心聆聽了兩小時,勸勉和鼓勵這位困惑的猶太朋友。最後,他說:「高先生,我肯定知道,你今天就要確定得著救恩,明天或許已太遲了。我同意,這要付上很大的代價,但請思想,基督教救贖我們所要付上的代價。我不能使你歸信,也不能迫使你歸信。假如你拒絕衪,這是你的損失:你現在的態度就是拒絕。神的話警告我們:『我們若忽略這麼大的救恩,怎能逃罪呢?』我們今天若繼續談論,我看也不會達到任何目的。讓我們一同禱告吧,然後我們就分別。」

祖歷跪下禱告,求神開啟高先生的眼睛,賜他信心相信耶穌作救主;他又為高先生的太太和家庭禱告,特別是利百加。當仍然跪著,祖歷邀請高先生也禱告。那正統派猶太人從沙發起來,禱告說:「天父,我感謝你讓我認識我的希伯來弟兄,他相信耶穌基督,稱他祂為彌賽亞。我知道他們是誠實的人,他們所講的是甚麼,擁有我所不能明白的喜樂。我的靈魂黑暗,沒有平安,非常可憐,我的罪沒有得贖。我感到他們所講的一切是真實的,但我不能明白。可是,我的利百加明白和相信。祢可以向我啟示,祢知道,我要誠實面對祢,我的弟兄和自己。我還沒有得著亮光有一天會臨到。我為著祢賜給我和我的家庭的一切福氣感恩。阿們。」

祖歷懇求他,要他邀請主耶穌赦免他的罪,使他成為神的兒子。但他說:「不,現在時候還未到,我不想不誠實,我現在不能這樣作。」

他與祖歷一同步行到公共汽車站,在那兒分手;祖歷十分悲傷。可是那天晚上十一時三十分,高先生跟他的基督徒朋友一起,他忽然大聲說:「衪是我的!耶穌基督是我的救主!我知道衪屬於我!我一定要立刻回家,告訴我的家人,我已得著耶穌!」

當高先生宣佈相信了耶穌的消息,利百加流下喜樂的淚水。高先生的長子憤怒填胸,摑了父親一記耳光,稱他為“叛教者”(meshumad),他立時收拾行李,乘坐出租汽車離家。高太太擁著丈夫,流著淚保證不會離開他,他是她的丈夫。她不能明白發生在女兒和丈夫身上的事,但她願意學習,承諾開始閱讀新約聖經。

翌日早晨,簡祖歷往具爾法斯特的鋼鐵禮堂(Iron Hall)講道途中,毅思告訴他這個好消息。祖歷再與高先生見面時,就以約伯的話向他問安:「我知我的救贖主活著!」毅思說:「我也知道。」高先生回答:「我也知道!我知我的救贖主活著!」他們彼此擁抱;分手前,他們把高先生整個家庭交託給主。

既然經歷聖靈如此奇妙的工作,怪不得毅思能夠面對未來發生的任何事情。

本文刊於第30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