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門戶,軟化人心

我常常盼望星期五的晚上。週末即將來到,麗玲(Lillian)和安歷(Ernest)經常邀請我在安息日到他們家中。當我到達他們所住的街道時,「麗玲雞湯」的香氣便會引領我直達他們家中!麗玲常常以熱烈的擁抱歡迎我。儘管麗玲看起來無比優雅和輕鬆,但其實她已經打掃和烹調了一整天,預備安息日的來臨。

麗玲的客廳點着美麗的燭光,桌子上有葡萄酒杯和安息日的蠟燭,兩排在安息日進食的辮狀麵包(challah)放在特別的麵包板上,用一塊名叫“challah decke”的布覆蓋著。麗玲燃點安息日的蠟燭後,安歷便用希伯來語領禱(這個禱告稱為Kiddush,意即「成聖」,用以祝福葡萄酒)。隨後,我們就在桌子旁分享葡萄酒和麵包。我們互相擁抱,祝願對方「安息日平安」,氣氛是那麼溫馨。

麗玲是以色列人,在「合作農場」(kibbutz)長大。現在她是個希伯來語導師,在猶太學院教授聖經和猶太教信仰。麗玲博覽群書,對希伯來文學、哲學和古典音樂都有深入認識,她隨時隨地都預備好談論政治、藝術、哲學、宗教等各類題目,她的觀點往往發人深省。

安歷的家族來自波蘭,我最近發現他除了能操希伯來語外,更能說得一口流利德語。他和姊姊從故鄉波蘭逃難到德國,後來遷居以色列。安歷的家族歷史特別悲慘,很多家庭成員都在納粹集中營中被殺,雖然他的孩童時代都在正統猶太教學校讀書,但他說自己不像其他猶太人般「虔誠」,他會吃律法禁戒的食物。安歷和麗玲並不經常參加猶太會堂,但會遵守大部份猶太節日,而我亦曾在他們的家慶祝普珥節、猶太新年和修殿節。

麗玲對我從佛教改信基督教表示好奇,並想知道原因,就像很多猶太人一樣認為人們一出生就自動歸入他們的宗教,這給我機會見證神在我生命裡的作為。我解釋說我的母親是個佛教徒,但在我六歲的時候,她就離世了。有朋友勸我的父親返教會,我就開始聽見耶穌的名字。那時,我對神或聖經沒有興趣,只是我身邊有很多基督徒。因着信仰的緣故,他們的生活跟其他人有很大分別。他們幫助我明白聖經,而我亦決定認真研讀聖經。藉著研讀聖經,我了解到自己需要神的赦免,認識耶穌基督的福音。我向麗玲解釋自己並不是生來就成了佛教徒,並向她見證神如何來尋找和改變我。

當我跟麗玲和安歷一起時,我們會談論屬靈的事情,他們亦對我的基督徒觀點有興趣,經常問我往遠東領會的講道主題和聖經經文。當麗玲和安歷知道世界有那麼多華人基督徒,而中國的教會又快速茁壯成長時,他們都很驚訝。他們亦喜愛聆聽我分享去年九月往峇里島參加世界華人福音會議的經歷,逾2300名來自世界各地的華人教會牧師及領袖出席會議。他倆繼續問我關於聖經和基督教的問題,態度真誠。我告訴他們,中國有很多教會都為以色列和猶太人禱告,特別為他們可以認識福音禱告,他們大惑不解,又感到驚訝。麗玲和安歷表示有興趣再次跟我上教會,請為他們禱告。

我的同工龐大衛(David Bond)宣教士也認識這對夫婦,雖然大衛已退休,他仍然與我一起逐家探訪。多年之前,大衛在逐家探訪中遇到麗玲,後來,他們繼續見面,談論猶太教、基督教及聖經。由於大衛對猶太歷史和猶太教認識很多,亦很了解聖經和基督教神學,所以麗玲很尊敬他。最近麗玲告訴我們,有好幾年大衛每逢星期五都探訪她,當時她逢星期五清早就開始打掃和燒飯,午後就完成安息日的大半準備工夫,預備迎接大衛來訪。她告訴丈夫和我,她是如何期待與大衛討論聖經。當我跟大衛提到他的每周逐家探訪事工時,大衛表示他完全不知道麗玲每逢星期五都熱切期待自己的探訪呢。

主打開門戶又軟化人心,使人得聞祂的福音,這是多麼奇妙啊!

本文刊於第59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