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比之外

自從去年6月Lubavitch 運動的精神領袖舒尼遜 (Rabbi Menachem Mendel Schneerson)逝世後,全球的極端猶太主義社群頓覺失去了方向。這位精神領袖的跟隨者相信他是彌賽亞,且極其渴望等候著他成就他的工作。在澳洲的猶太人同樣受到影響,面對失去他們期望著拯救以色列的這位拉比,他的跟隨者感到困惑,不知如何面對。九個月後,在澳洲工作的約翰(John Graham)和安娜(Anna Sutherland)發現了一些有趣的理論。

約翰和安娜曾遇過這拉比的一個信徒,這人認為這位領袖的離世其實成為了猶太社群的祝福,因為拉比經已脫離了軀體的轄制,現在他無處不在,並常與猶太人同在,是前所不能的。這信徒又認為拉比在離世前,曾懇求神不讓他上天堂,繼續為等候彌賽亞的降臨作中保,或許拉比本身就是彌賽亞,因為神能使人從死裏復活。

約翰在悉尼(Sydney)參加了一個由Lubavitch運動主辦的聚會,其目的是為了鼓勵這些因為拉比舒尼遜的死而感到迷網的人。格普教授(Professor I.H. Greenberg)是從美國去的知名學者,在會中就“拉比之後,將會如何”這個題目發表演說。

格普教授認為拉比舒尼遜非常獨特,擁有其他人所沒有的氣質,連摩西也沒有,並且他對摩西五經的認識更是無人能及。他更使用這知識,籍著個人的回覆,給成千上萬寫信給他的人帶來安慰和指引。拉比舒尼遜講授的能力卓越非凡。在他講授的時候,他可靠著記憶隨意引用所講論的課文或書卷。

格普教授認為他除了智能過人外,拉比還充滿愛心,他會站立著幾個小時去施捨那些貧窮和有需要的人。他素常在前任的拉比及他的岳丈墓前,為著全猶太人和全人類禱告上六、七個小時。

在講論到猶太社群前面方向的問題上,他坦言拉比離世的事實令他很消沉,對他來說拉比舒尼遜之死是難以置信的;但是從他最低潮的時候,尋找到一種神奇的力量。他說拉比現在比死亡前更廣闊地與他的百姓同在。死亡已把他的捆鎖打破,使他超脫了肉體的限制,只能在一處出現。在拉比離世前不久,他曾宣稱救贖的時候近了,意思是指到彌賽亞快來了,格普教授說眾人所等候的拯救快要成就了。按他所說,他好像是期望著拉比復活,因此無須找接班人。

在發問的時候,明顯的,不是所有聽眾對於拉比及將來抱同樣的熱誠。其中有人作出這樣的評論:「我們意會錯了,為甚麼我們不肯承認呢?」另一位認為講者的立場與初期教會的信徒講論到主耶穌的復活和他繼續與人同在情況相似。格普教授明顯地不高興這樣的比較,他回應說:「耶穌及他的跟隨者給我們指引一條不靠摩西律法往天堂的路。但是對猶太人而言,我們必須藉著遵守律法,才能往神那裏去。」有人反寺講者宣稱拉比比摩西更偉大,講者引述另一位拉比的教導說:「除了在講預言這方面,彌賽亞比摩西更偉大。」

這次的演講帶出了一些事實,在極端猶太教的群體裏,拉比之死引發了重大的震盪,使到像格普教授這樣有學問的學都受到打擊。他真意想不到他的“彌賽亞”會死亡,雖然拉比舒尼遜已九十多歲,並且在中風後一直患重病。從這次的聚會所見,關於Lubavitch運動前面的方向,很明顯他們並不知道。

約翰指出他們的心仍然蒙著帕子,在前面的日子,那些將神話語的種子撒在猶太人中的人,必須把握著每一個機會從聖經裏去解釋給他們看主耶穌才是彌賽亞。」

本文刊於第9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