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長艱苦的旅程

我在逐戶探訪佈道中,認識了來自阿根廷的猶太音樂家伊芙(Eve)。第一次登門拜訪時,當她得知我身旁的同工龐大衛(David Bond)跟她同樣酷愛古典音樂,她立時精神一振,雙眼發出光芒。之後,我們曾數次探訪她;她參加了大衛的教會所舉辦的音樂聚會,我發現她對一些福音小冊子很感興趣。最初我們以電郵聯絡,其後我邀請伊芙到我家吃午餐,她欣然接受,讓我高興極了。

在約定的那天,伊芙遲到了整整一個小時。她站在門外,慌張地解釋說是衛星導航系統給了她錯誤的指示。當她遞給我包裝精美的聖誕蛋糕及一大盒巧克力時,我有點受寵若驚。她親切地擁抱我,說:「是給你的聖誕禮物!謝謝你的邀請。」她又說因太晚起床,出門前來不及化妝,問我能否讓她先化妝。她那活潑的性格,讓我更喜歡她。我相信我們將有一個笑聲不斷、充滿樂趣的下午。

從午飯至黃昏,我們談個不停,伊芙的生命故事十分動人。來英國定居前,她和家人曾在美國、以色列、歐洲和南非居住。第二次世界大戰時,一些荷蘭人曾把她的家人藏在秘密的房間裏,躲避納粹德軍的追捕,保護他們的安全。後來她嫁給歸信猶太教的荷蘭人,他們有幾年時間住在以色列,但婚姻破裂,她獨自帶着孩子移居南非,當時的生活非常艱苦,他們更成了反猶太主義的受害人。最後,她輾轉來到倫敦,在這兒開設了音樂學校。

「這是一段既漫長又艱苦的旅程,我仍在掙扎中。」伊芙告訴我她的經歷,字裏行間充斥着憂傷。

我問伊芙有沒有聽過彭柯麗(Corrie ten Boom)的故事,彭柯麗一家是基督徒,他們在荷蘭拯救猶太人脫離納粹德軍的魔掌,後來被逮捕到雷雲斯堡(Ravensbruck)集中營。彭柯麗在以色列備受尊崇,被稱為「外邦義人」。伊芙對彭柯麗的故事甚感興趣,還問我可否把《密室》(The Hiding Place)這本書借給她看。

伊芙曾經有三年之久帶着孩子上教會,尋求真平安,她相信神的存在,但因看到天主教與基督教信仰之間的差別,使她對基督教充滿困惑。

我跟她說,我的母親是佛教徒,她在我年幼時去世了。朋友邀請我父親去教會,父親就帶着我到教會去。在那裏我發現神的愛,祂差耶穌來為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後來我在福音營裏真正決志信主。我告訴她,中國的教會是宣教士創立的,他們不惜獻上自己的生命,帶着聖經來到東亞傳掦耶穌基督的福音。當伊芙得知如今有很多中國基督徒因信耶穌受迫害,甚至遭監禁,她感到十分訝異。

請祈禱,求神讓伊芙完全明白基督赦罪的信息,又求神藉着我跟她的友誼,叫她回轉歸向神,在主內找到她一直尋求的真平安。

本文刊於第69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