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要猶宣?

十二年前, 福音派聯盟(Evangelical Alliance)邀請我在一個特別聚會擔任主題講員。是次聚會邀請了70位基督教領袖,一起討論美國總統喬治.布殊的「中東和平路線圖」,以及中東地區的福音事工。作為當天最後一位講員,我的任務是作總結,指引那70位領袖可行的出路。

聽完眾人分享的訊息,我發覺自己很迷惘。我期望聽到重新委身於中東宣教事工的熱切討論,但我聽到的全是針鋒相對的爭論─有親巴勒斯坦的,亦有親以色列的。可惜的是,沒有人提及向這兩個群體宣教或佈道。

當我站起來發言,我嘗試將焦點帶回主要的問題上。我說:「誠然,作為福音派的一份子,我們都必會同意:解決問題的起點是耶穌,我們要將福音傳給猶太人和阿拉伯人。彌賽亞耶穌是和平之君,是中東和平的唯一盼望。」可悲的是,部份參加者搖頭表示不同意,似乎只有很少參加者同意我的看法。

猶太人需要拯救
「為何要猶宣?」我不禁回想起當天會議的困惑。這仍然是迫切的問題,教會必須面對和解決,這個問題有很多明確的答案。若要尋找答案,就要看看使徒保羅在羅馬書10章的相關經文,這是最好不過的。

保羅說: 「弟兄們, 我心裏所願的,向神所求的,是要以色列人得救。」(羅10:1)所以,問題的第一個答案,必定是因為猶太人需要拯救,正如所有人都需要拯救一樣。保羅接著說:「我可以證明他們向神有熱心,但不是按着真知識。」(羅10:2)就像那次會議裏部份人一樣,有些人愛猶太人,甚至將猶太教理想化,以至他們相信猶太人可以透過他們的宗教,用他們的方式到神那裏去。可是,猶太教不能拯救他們。

保羅告訴我們,猶太人的熱心不是按著「真知識」。羅馬書第4章提醒我們,律法不僅不能救人,反而只帶來神的憤怒。希伯來書告訴我們,山羊和公牛的血斷不能除罪。耶穌既然聲稱自己是通往上帝的唯一道路,就否定靠律法得救,因為他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約14:6)耶穌這些話是專門向住在以色列地的猶太人說的!猶太人需要拯救,正如所有人需要拯救一樣。

他們怎能聽見…?
我們知道猶太人需要拯救是不夠的。「猶宣」的第二個原因是:猶太人需要知道「如何」得救。

保羅引用先知約珥的話, 說:「凡求告主名的人就必得救。」(羅10:13)接著,他說:「然而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未曾聽見他,怎能信他呢?沒有傳道的,怎能聽見呢?若沒有奉差遣,怎能傳道呢?如經上所記:『報福音傳喜信的人,他們的腳蹤何等佳美!』」(羅10:14-15)怎能?怎能?怎能?怎能?保羅用了「怎能」這個詞語四次之多!

人們常常將最重要的話,留到最後一刻才說出來。正如當我要離家外遊,我告訴家人最後、最重要的一句話,就是「我愛你」。這樣,如若我遇到不幸的事情,我的家人會知道並記得我對他們的愛。那麼,耶穌在長久離開我們之前,最後一句深情的說話是甚麼呢?耶穌說:「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太28:19)「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徒1:8)。我相信,耶穌在離開世間之前要傳達給門徒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希望門徒將福音帶到全世界,向猶太人和外邦人分享如何得救!

偏見攔阻傳福音
可是,猶太門徒從未跟外邦人混在一起;他們所接受的教導是:與外邦人一起會使他們不潔淨。並且,他們或會認為耶穌既是猶太人的彌賽亞,所以只會救猶太人。這個偏見非常嚴重,使福音不被傳播,以致神不得不介入。所以,神讓彼得看見同一個異象三次:一塊布包着不潔淨的動物,從天上降下來,有聲音叫彼得起來,宰了吃。(徒10:13)在那個異象裡,我們知道神不僅說豬肉腸和五花煙肉三文治味很好,祂還告訴彼得和教會:外邦人需要耶穌使他們「得潔淨」。同一天,彼得來到哥尼流的房子傳福音,結果那個外邦家庭被接到以色列的橄欖樹上。這裏的關鍵是:偏見使外邦人不能聽聞福音。我們今天面對同樣的情況,只是偏見的對象卻是猶太人。

今天,當我們要回答「為何要猶宣?」這個問題,答案是:偏見又再一次使神的教會不向猶太人傳講福音。然而保羅問我們:「沒有傳道的,他們怎能聽見、怎能得救呢?」做成這種偏見的問題有兩個,而且它們是南轅北轍。我們已經指出其中一個:有人將猶太教理想化,以為猶太教能拯救人。若猶太人不需要福音,為何還要向猶太人傳福音呢?他們不是有自己的方式到神那裏去嗎?

但還有另一種偏見,使我們不向猶太人傳福音。今天教會很多人因着不同原因,不是恨惡猶太人,就是對他們很冷漠。不幸的是,這種偏見使教會內很多人不向猶太人傳福音。保羅教導我們傳福音要「先是猶太人」,我們不可讓偏見使我們不向猶太人傳福音。我是猶太人,甚願神把異象賜給現今的教會,正如祂昔日賜異象給彼得一樣,只是今天教會傳福音的對象是猶太人。這異象是:猶太食物從天而降,上帝就說:「起來吃!猶太人的麵包圈很好吃呢!」

上帝會拯救他們!
「為何要猶宣?」保羅在羅馬書10章19節給了第三個答案:神會拯救他們!神一直拯救猶太人,現在拯救猶太人,將來還要繼續拯救猶太人!保羅引用摩西的話,寫道:「我要用那不成子民的,惹動你們的憤恨。我要用那無知的民,觸動你們的怒氣。」大多數猶太人歸主,是因著外邦基督徒有智慧地向他們作見證,這是個事實。

一個基督徒朋友冒着惹我發怒的風險,向我傳講耶穌,使我感激不盡。那時的我恨惡耶穌,覺得耶穌是有史以來最軟弱的人,耶穌亦是世界鄙視猶太人的原因。但我的朋友有愛心、信心和勇氣向我傳福音。當我讀聖經,看見我的朋友與神有親密相愛的關係,就很羨慕他的信仰。我渴望像他一樣跟神有愛的關係,最終,我將自己的心交給主。如果我的朋友當日沒有委身猶宣,今天的我就不會寫這篇文章。當我想到沒有耶穌的話我今天會在何方,我就不寒而慄。

這個經歷,使我熱切獻身宣教,特別是向我的同胞傳福音。我希望猶太人能夠經歷在基督裏的自由釋放,正如我所經歷的一樣。昔日我的朋友讓我羨慕他的信仰,今日神也希望教會讓猶太人渴想耶穌。神希望教會激發猶太人的嫉妒,因為祂渴望拯救猶太人!

羅馬書10章21節,保羅引用以賽亞書65章2節,說:「我整天伸手招呼那悖逆、頂嘴的百姓。」保羅接着提出這樣的問題:「然而神棄絕了他的百姓嗎?」他回答的措辭是希臘文裏最強烈的“Mei Genoito” ,意思是「斷乎沒有」!英王欽定本的字眼是“Godforbid” ,意即「神禁止」!「為何要猶宣?」因為上帝沒有棄絕猶太人!羅馬書11章29節告訴我們:「神的恩賜和選召是沒有後悔的。」神會拯救猶太人,但猶太人得先聽見唯一能拯救他們的耶穌。我們相信神會拯救猶太人,我們必須滿懷信心地委身神的計劃,使猶太人羨慕我們所信的,並使他們歸信耶穌。

結論
我以文章開頭的故事作結尾。當日在福音派聯盟會議,我為中東的宣教事
工作總結,招致一位知名的教會領袖對我不滿。她稱我為meshumed ,這個字解作「變節者」或「叛徒」。我投身猶太宣教多年以來,教會中一直有人譏諷或嘲笑猶太宣教事工,就像那個對我不滿的教會領袖一樣。有些人的嘲笑是出於愛猶太人的心,亦有人厭惡、甚至仇恨猶太人。然而,不管他們愛猶太人太多或太少,我對「為何要猶宣?」的回應始終如一。我的答案跟保羅在羅馬書1章16節所寫的一樣:「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猶太人,後是希利尼人。」

本文刊於第68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