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神顛狂

『我們若果顛狂,是為神 ; 若困謹守,是為你們。』(林後五13)

奉召往外邦傳道的保羅,為何又向猶太人傳福音呢?有些很具意義的聖經章節往往被人忽略,好像在羅馬書十一章十三節,保羅形容自己是個「外邦人的使徒」,這個任命的含意,我們有否細味思想呢?

十二使徒中只有一位奉派往各國傳道。在加拉太書第二章中,保羅憶述他和巴拿巴奉召上耶路撒冷。最初彼得和其他門徒對於保羅和巴拿巴被召這事實感到不能接受,最後彼得等人向他和巴拿巴「用右手行相交之禮」,叫他們往外邦人那裡去,而彼得和其他門徒則往受割禮的人那裡去。

由保羅歸主的一刻開始,他就奉召往外邦人和君王面前,宣揚主的名(徒九15)。不過,直到他在安提阿教會服事主多年以後,才正式展開他第一次往外邦傳道的旅程 (徒十三2)。

保羅既受呼召傳福音給外邦人,他回應這呼召的方式卻似乎有點矛盾:在保羅的第一次宣教旅程中,他和巴拿巴『從那裏坐船往居比路去。到了撒拉米,就在猶太人各會堂裡傳講神的道。』(徒十三4,5)

在彼西底的安提阿,作外邦人使徒的保羅和巴拿巴又直接往會堂裡去傳講信息,並說明『神的道先講給你們,原是應當的。』(徒十三46)。二人在安提阿被拒後,又往以哥念猶太人的會堂裡去傳道。在使徒行傳中,我們可以看到保羅總是不斷地先向猶太人傳神的話語。

即使在雅典,一個泛濫著外邦文化和學問的大都會,當保羅看見學識淵博和聰明的希臘人狂熱地崇拜偶像時,就心裡著急。雖然如此,他還是先『在會堂裡辯論』。我們可以猜想,在雅典居住的猶太人無論如何敗壞,相信也不至於膜拜雕像。然而路加卻把兩者連上關係,說明保羅因為看見滿城都是偶像,心裡著急,『所以在會堂裡與人辯論』。

究竟是甚麼驅使作外邦人使徒的保羅常常先向猶太人傳福音呢?想必不是因為保羅是個猶太人。這位外邦人的使徒雖然感情十分豐富—羅馬書九章一至四節將這一點表露無遺—但他並不因此失去理智,背棄『從天上而來的異象』。保羅這種似乎矛盾的傳福音策略,其實是深具意義的。

保羅並不因會堂是「當時的教會」而選擇在該處傳道。早在保羅抵達先,羅馬已經成立了一間教會。他曾經去信該教會,表明自己多麼渴望前往拜訪,也提到羅馬將是他出外佈道首選的地方。當保羅日後真的到了羅馬,他首先造訪的卻不是教會的長老,而是會堂的領袖。.

以色列的權利
在保羅的腦海裡,以色列人的靈性境況比一切都重要,正如羅馬書九章四至五節所說:『……那兒子的名分、榮耀、諸約、律法、禮儀、應許,都是他們的。列祖就是他們的祖宗,按肉體說,基督也是從他們出來的,祂是在萬有之上,永遠可稱頌的神……』傳福音給外邦人而忽略了猶太人,就好像將王位繼承人的財產分予乞丐一樣。若不是這位繼承人願意放棄他的合法權利,我們不可將他有權承繼的產業胡亂分配給別人,否則就是違法了。

一切有關彌賽亞的「應許」,都是神向以色列人訂立的。申命記十八章十八節說神將要「給他們」(以色列人)興起一位像摩西一樣的先知;「新約」原是神與以色列家和猶太家 (耶三十一31) 所立的。為了以色列人的罪過,彌賽亞定意受鞭打(賽五十三8)。若這些應許全為以色列人而立,那麼,應許成就了的好信息是否應該讓雅各的後裔最先知道呢?

驅使保羅先向猶太人傳福音的另一動力是來自『向誰多給,就向誰多取』的原則。以色列人承受屬靈豐富產業的同時,也附帶著一定的義務:『在地上萬族中,我只認識你們。因此,我必追討你們的一切罪孽。』(摩三2)。保羅在羅馬書二章九節更清楚指出這點:『將患難、困苦,加給一切作惡的人,先是猶太人,後是希利尼人。』正如一個稱職的醫護人員會先處理情況最危急的病人,那麼,靈性瀕臨極度危機的猶太人,亦應該得到教會的優先照顧。

對以色列人的呼召
保羅不單是一位偉大的神學家,也是坐言起行的人。他為了有效地完成差事,早就訂下周詳的計劃。他去信羅馬人時亦曾透露這個計劃,就是他會先到耶路撒冷,然後在往西班牙的途中造訪羅馬。

保羅清楚知道神要呼召以色列人作「外邦人的光」。他們擁有聖經,因此可以把真理傳給外邦人。假若保羅能成功地在各地會堂裡傳揚真理,使猶太人悔改信主,那麼猶太人就可以在當地社會發揮功用,成為「外邦人的光」,而保羅亦可以趕快繼續往別個城裡去傳道,讓當地通曉聖經的猶太人去培育悔改歸主的外邦人了。

透過保羅接觸外邦信徒和異教徒所用不同的方法,我們或多或少可以看到這一點。使徒行傳十七章中,提到保羅與雅典哲學家理論的時候,他引用了一些人生哲理和希臘詩人的說話。另一方面,他和猶太人談論的時候,重點卻放在希伯來聖經上。當保羅寫信給外邦信徒時,他引用了聖經,可想而知當這些異教徒悔改歸主後,已經透過猶太信徒認識希伯來聖經了。

羅馬書十一章對於這點有更明顥的講解:『若他們被丟棄,天下就得與神和好,他們被收納,豈不是死而復生麼?』(羅十一15)。無論我們對這段經文作何解釋,總不能否認一點,就是以色列人的得救,對外邦人有莫大的裨益。

永恒不變的準則
一個規模龐大的福音運動於一九八四年在威斯特米蘭(英格蘭中西部一郡)展開。英國廣播公司電視台一位現場直播記者,在會後詢問大會策劃人,希望了解每位慕道者獲贈一卷路加福音的原因。他所得的答覆是路加福音乃專為外邦人而寫的書卷,所以最能配合這運動。綜觀威斯特米蘭有猶太人不下六千,當其他宗族或文化背景的團體都在福音上得到充份照顧的時候,偏偏猶太慕道者只得到極其微小的關注,甚至完全得不到福音的供應。

初期教會很明顯地優先照顧猶太人的福音需要,那麼我們不禁有以下的疑問:現今我們應否給予猶太人同樣的權利呢?

新約裡有沒有吩咐,說為猶太人而作的宣教事工有一天要退居未位呢?會否真的有一天上述所提的原則會不再適用呢?我相信不會。

我們可以把耶利米書二十一章三十七節演繹為:『若能量度上天,尋察下地的根基』(編者按,意即沒有可能),神才會將以色列人在宣教事工的優先位置上剔除。

本文刊於第8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