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雲後的陽光

2012年8月,我花了兩星期接觸哈西德敬虔派猶太人*(Hasidic Jews),這是三年裡的第三次。三年前,當我第一次與這些正統派猶太人相遇,我感到很振奮,那時是大清早,他們剛在海中行過潔淨禮,從海上冒出來。去年情況還不錯,所以今年我抱有很高的期望,但從第一天早上開始,已有一片烏雲遮蓋,為我要傳福音給他們的努力蒙上陰影。

海面浪濤洶湧,巨浪不住拍打沙灘。約在8時45分,我注意到海濱長廊的北端燈光閃爍,我已作了最壞的打算。一個非常受人尊敬的拉比,剛踏進海裡潔淨己,就被大浪捲走了。一個愛爾蘭人曾試圖向他扔救生圈,可惜為時已晚,因為大海已捲走了他。那個拉比德高望重,所以這個消息震動了整個社群。在接下來的一天,海濱沒有一個哈西德敬虔派猶太人,只有海鷗和幾名緩步跑人士。

循環論證
在接下來的星期日早晨,一位名叫邁爾(Meyer)的年輕哈西德敬虔派猶太人問我是不是猶太人。我告訴他我不是,他就問我有沒有遵守「挪亞七律」(Noachide laws),那是拉比定下的七條誡命,聲稱對所有挪亞後代都有約束力。「挪亞七律」禁止偶像崇拜、褻瀆神的名字、咒罵法官、謀殺、亂倫和通姦、盜竊、以及進食帶血的肉。我回答說我有遵守「挪亞七律」,邁爾就保證我將會上天堂。我回應說:「沒有人能藉著遵守宗教條文進天國的。上星期我們在猶太會堂讀到以賽亞書第一章,那段聖經大大責備以賽亞時代的人,縱然他們一絲不苟地遵守他們的宗教條文。」邁爾同意有正確的心和宗教熱情是重要的,但他告訴我,如果我們不能夠達到神的標準,我們只會在地獄受苦一段時間,然後就可以進天國。

「原來你相信煉獄!」我急忙回應說:「那是羅馬天主教的教義!」

「天主教的煉獄觀念是從猶太人那裡學來的。」邁爾回答說。

邁爾相信「口傳律法」,猶太教認為「口傳律法」是律法書的口頭解釋,是神在西奈山向摩西啟示的。但邁爾如何知道這個「口傳律法」確實存在?只因為「口傳律法」如此說!根據口述傳統,神將律法書交給世界各國,但每一個國家都拒絕接受,只有猶太人接受了律法書,這就意味著他們需要持守613條誡(mitzvoth),與此同時,外邦人只須持守「挪亞七律」。邁亞認為這是千真萬確的。

突破傳統
一天早上,我遇到了一對年輕的正統派猶太夫婦。他們只有二十來歲,卻有三個孩子。其實在分娩過程中,他們已失去另外一個,當時妻子幾乎要死,所以,他們決定不要再生孩子。除了擔心妻子的健康外,那丈夫告訴我,太太出生於大家庭,她的父母共有13個女兒和一個兒子,這樣的大家庭很難關注每一個孩子的需要。這對夫妻可以輕鬆地跟我談話,以及實行家庭計劃,反映了有些哈西德敬虔派猶太人對傳統有所不滿。他們騎自行車遊玩,享受彼此的陪伴,而那丈夫沒有進行猶太教水禮,潔淨自己,表示他們與更嚴格的哈西德敬虔派有所不同。

我跟另一個哈西德派猶太人打招呼,那時他剛剛結束祈禱。他很興奮,因為他剛看見一條海豚。我們花了幾分鐘時間尋找海豚,兩次瞥見牠。我們寒喧了一分鐘左右,我問他是否打算到海裡進行猶太教潔淨禮,他回答說是。然而,當我問他:正統派猶太教徒為甚麼要每天進行潔淨禮儀,他卻告訴我他不知道。

看見海豚後
那天早上,我一直默想申命記第17章。那段聖經規定新加冕的以色列國王的第一項任務,就是在利未人的監督下,為自己抄一份律法書的副本,並且每天誦讀。我問他,在他看來,大衛成為「合神心意的人」,是因為他愛神的律例典章?雖然,他的眼神突然流露出慌張,但我決定追問下去。申命記17章亦提到,王不可為自己加添馬匹,那麼大衛騎著一頭驢,而不是一匹馬,是否表示他服從申命記那條誡命?另外,根據撒迦利亞書9 章9節,彌賽亞將會騎著一頭驢(而不是一匹馬)進入耶路撒冷,彌賽亞的順從和謙卑,是否使他成為像大衛一樣合神心意的人?我意識到我追問得太急進、太深入了。他對我說我應該跟拉比談一談,說罷就立時逃進車裡去。我本來想告訴他:拉比不會跟我談話,但此時他已開車走過了一半海濱長廊,只留下了車輪的痕迹!

我最後傾談的對象,是來自曼徹斯特(Manchester)的猶太男人。他獨自一個人在沙灘,在海中完成猶太教的潔淨禮(mikveh)後,花了約15分鐘在海邊祈禱。當他走進自己的小型巴士時,我跟他揮手微笑。他猶豫了一會才關上車門,我問他是否在那天回家。原來,他正要返回曼徹斯特。我們閒聊的時候,他問我為什麼對猶太人感興趣。我告訴他,我成為基督徒後,便開始讀聖經,發現每一頁都提及猶太人,我怎能對猶太人沒有興趣呢?猶太人是神的選民,而我所相信並跟隨的彌賽亞是猶太人。他的眼眉向上揚起來。我預祝他猶太新年快樂(Shana Tovah),並問他可否在明年再見。他說那是極有可能的。

感謝神,即使今年的福音工作遇到困難,結束的時候卻不是灰暗的。畢竟,烏雲背後仍有陽光。

*「哈西德敬虔派」(Hasidic Jews)為極端正統派猶太教的一支。

本文刊於第62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