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太人中是敬虔,或是有學問都不會相信耶穌

這種說法絕對錯誤。不少著名的拉比和傑出的猶太學者相信了耶穌。他們堅定的信心使他們被同胞肆意抨擊,所以,你們(譯者按:猶太人)甚少聽過他們的名字。未相信主時,他們如聖人般被尊崇,一旦接受了主,立即給人痛罵為無知的罪人。事實上,有不少比你和我更敬虔和有學問的猶太人,都相信耶穌是猶太人盼望已久的彌賽亞。

納粹大屠殺期間,保加利亞的拉比但以理・錫安(Daniel Zion)幫助數以百計的猶太人逃過殺害,並在戰後定居以色列。可是,為何幾乎沒有一個猶太人知道他的名字?不因很簡單,他相信耶穌。

以色列境內,的正統派領袖對但以理・錫安推祟備致,撒母耳・杜拉達龍(Samuel Toledano)於一九五四年上任為以色列的大拉比(Chief Rabbi)後,曾經邀請他擔任耶路撒冷「宗教法庭」(Rabbinic Court)的法官。這項任命得以通過,必須越過唯一的障礙,就是錫安的信仰。杜拉達龍建議,只要他不公開表明個人信仰,問題便可以解決。錫安不但不同意這種做法,跟居領導層的拉比會面時,更力陳支持自己信仰的理據,他結束時說:「朋友,為了彌賽亞的緣故,我願意放棄一切榮耀。

即使「宗教法庭」剝奪了錫安的拉比名銜,來自保加利亞的猶太人仍然尊他為拉比,讓他在海法(Jaffa)主持耶夫街的會堂,直至一九七三年十月六日為止。此外,他在安息日的下午,在會堂的上午及黃昏聚會之間,邀請人到家中,向他們講述耶穌的事蹟和《新約聖經》。錫安在一九七九年逝世,終年九十六歲,對彌賽亞的忠誠始終一生不渝。

納粹佔領時期,錫安雖然被公開鞭打和凌辱,也沒有放棄相信耶穌!有一次,耶穌在異象中吩咐他提醒保加利亞國王鮑里斯(Boris),囑咐他不要服從納粹的吩咐,把保加利亞境內的猶太人送往波蘭和德國的集中營。他以書面把警告信息傳送給鮑里斯,那時,剛好是鮑里斯往德國會見希特拉前的一天。結果,國王拒絕納粹元首的要求!這位可敬的拉比,因自己與救主耶穌親密的關係,為神所用,使不少猶太人脫離險境。

事實證明自古至今相信耶穌的人也包括了猶太人,這個事實打破了你們根深蒂固的想法。面對你們提出的每一項的反駁,我都可以找到一位猶太裔信徒,以他的見證推翻你們的說法。我在這裏要再介紹一位猶太裔基督徒,就是既有正統派背景,又學問淵博的撒母耳・以撒・約瑟・撒萊斯基(Samuel Isaac Joseph Schereschewsky)。

撒萊斯基生於立陶苑的正統派猶太教家庭,精通《他勒目》(Talmud),年輕時已經顯出過人的語言才能。他得到一本希伯來文的《新約聖經》後,便獨自鑽研,結果,他不能不承認《舊約聖經》中關於那將要來的彌賽亞的預言,已經在耶穌身上實現。在布雷斯勞大學(University of Breslau)畢業後,他便公開自己的信仰,不再像從前那樣隱藏。接受傳道訓練後,他決定前往中國翻譯《聖經》,結果,留下了佳美的腳踪。面對眾多不認識以色列的神的外邦人,他把自己的生命傾倒,完成猶太人獨有的使命,在萬國中為祂作光。撒萊斯基的成就甚大,牛津大學的語言學家麥克斯・莫勒(Max Muller)認為他位列東方六大語言學家之一。

但以理・錫安和約瑟・撒萊斯基都是著名的猶太裔基督徒,他們的見證推翻了使你不肯相信耶穌的理由。有學識和敬虔的猶太人也相信耶穌是彌賽亞,過去如此,今日亦然。與其說是教育和學識妨礙人信耶穌,倒不如說是人對耶穌是誰和《聖經》中有關祂的記載缺乏認識,使人不能相信祂。

本文刊於第36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