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太人對彌賽亞的盼望

猶太人的歷史見證了他們對那應許要來的彌賽亞有很多不同看法,同時又告訴我們,每當猶太人受迫害、前途不明或極其窮乏時,他們對彌賽亞的盼望就越發殷切。這篇文篇會簡述猶太人在新約時期對彌賽亞的不同期望,並歷史上假彌賽亞的興起,以及今日猶太人對彌賽亞的不同看法。

第二聖殿及新約時期的猶太文獻給予我們豐富的展示:猶太人對彌賽亞的不同看法和盼望。在經外文獻《雅各十二兒子遺訓》(Testaments of the 12 Patriarchs)裡,我們找到三個彌賽亞形象—亞倫祭司、大衛王以及「那特別的先知」。死海古卷的文獻亦提及兩個彌賽亞形象,包括「亞倫的彌賽亞」(祭司身份)以及「以色列的彌賽亞」(君王身份),以及那「獨一先知」。死海古卷的其中一卷亦描述一個屬天國的「麥基洗德」將要為以色列贖罪。最不可思議的,就是這個「麥基洗德」竟被稱為「耶和華神」!

馬加比家族(Maccabees)在主前167-165年間奇蹟地打敗敘利亞西流基王朝的國王安提阿哥.伊比法(Antiochus Epiphanes),讓猶太人在應許之地享有近一百年的「半自治權」。這事激發耶穌時期前後的猶太人普遍渴望一個軍事上的彌賽亞。根據猶太史學家約瑟夫所描述,這種渴望激起主後66年決定性的猶太反羅馬革命,最終導致主後70年耶路撒冷及聖殿被毀的悲劇。

《新約聖經》中的福音書和同期其他猶太著作告訴我們,那時很多猶太人殷切盼望大衛的兒子彌賽亞來臨。然而,很多猶太人認為彌賽亞是軍事將領,會解放他們的國家脫離羅馬政府的刀劍統治。

猶太人除了盼望軍事上的彌賽亞,還盼望從天而來的「人子」作他們的彌賽亞。「次經」中的《以諾一書》借用《但以理書》7章13節的「人子」,對彌賽亞形象有鮮明的描繪。我們不知道這種看法在過去是否流行,但卻很可能不少猶太人都盼望有一個軍事上及超自然的「人子」的彌賽亞。

我們目前沒有文獻顯示當時的猶太人會預期有受難致死的彌賽亞,正如以賽亞書53章所述的「受苦義僕」一般。

耶路撒冷被毀後,拉比逐漸取得猶太人在宗教上的領導,拉比文學對將要來的彌賽亞描繪得更為清晰,或許是更準確地指出兩個來。第一個彌賽亞是將會受難並在戰爭中死亡-「約瑟式的彌賽亞」(Messiah ben Joseph);第二個彌賽亞是一個勝利者-「大衛式的彌賽亞」(Messiah ben David),他是個很特別的凡人,不是神。

拉比時期後,猶太歷史上出現了眾多假彌賽亞,包括沙連(Serene, 主後700年),梅納昂(Menahem, 約主後1000年)、撒母耳(Samuel, 主後1290年)、末底改.莫基柯(Mordecai Mokiah, 主後1720年)以及尼希米.希亞.夏雲(Nehemiah Hiyya-Hayyun, 主後1720-1726)等。其中最出名的是薩瓦塔伊.塞維(Sabbatai Zevi, 1626-1676),他自稱彌賽亞,在歐洲很多城市中有不少追隨者。但塞維在1667年改信伊斯蘭教後,大部份追隨者的理想幻滅,有少部份信眾跟隨他成為穆斯林。

今日,極端正統派猶太教徒會認同中世紀猶太哲學家邁蒙尼德(Maimonides)在《十三條信仰原則》所說:「我完全相信彌賽亞會來臨。無論要等待多久,我每日都會等待他來臨。」在極端正統派的猶太教圈子裡,部份追隨者認為哈斯迪派猶太教(Chabad-Lubavitch of Hasidic Judaism)的梅納赫姆.孟德爾.施內爾生(Menachem Mendel Schneerson, 1902-1994)拉比是彌賽亞,追隨者至今仍等待他從墳墓裡復活。

中庸一點的正統派猶太教徒看法各有不同,部份盼望一個彌賽亞人物來臨,其他人則認為「彌賽亞」只象徵上帝讓全猶太國家按祂的呼召統領全世界進入「彌賽亞時代」。然而,若真的有一個彌賽亞出現,他將會是個特別的人,卻明顯不是神。自由派和改革派猶太教徒則沒有此彌賽亞來臨的觀念,只相信猶太國家會努力建立一個「彌賽亞時代」,讓人享有公義與和平的「烏托邦」。世俗化猶太人則不會渴望彌賽亞來臨,雖然他們的腦海裡可能仍有彌賽亞的影子。

因着以色列在古老的家園復國,成為主權國家,又因着以色列每天面對無數困難,現時部份猶太圈子再次興起「彌賽亞熱潮」,是不足為奇的。雖然原先錫安主義的帶領者是世俗化的,並且是無神論者,但拉比亞伯拉罕.以撤.科克(Rabbi Abraham Isaac Kook, 1865-1935)卻認為政治上的錫安主義是上帝的工具,用以帶領猶太人歸回古老的家園,讓所有猶太人都應該回歸故土並遵守《摩西五經》的全部律法,為彌賽亞預備道路。他的兒子兼繼任人茲維.耶胡達.科克(Rabbi Zvi Yehuda Kook)繼承父親的理念,進而發展宗教上的錫安主義運動。這個運動更帶有侵略意味,堅持猶太人要擁有應許地的全部主權,又認為以色列的軍事決議應該以即將來臨的「彌賽亞時代」作為基礎。這種觀念帶回到第一世紀災難性的「軍事式彌賽亞主義」。

拉比喬爾.泰特爾鮑姆(Rabbi Yoel Teitelbaum, 1887-1979)是影響力甚大,如很多極端正統派猶太教徒一樣,反對現時由猶太人管治的以色列國,堅持只有彌賽亞才能在聖地建立新猶太政府。我們知道正統派猶太教的一個少數群體「聖城守衛者」(Neturei Karta, 直譯為‘Guardians of the City’)認為這理念是邪惡的。故此,他們尋求與巴勒斯坦「敵人」合作,並相信合法的猶太國必須由彌賽亞建立。

另一個極端正統派猶太群體名叫「聖殿學院」(The Temple Institute),多年來一直預備彌賽亞來臨。他們的方法是努力研習聖經,為建造第三座聖殿做一切準備功夫。在2002年,當兩名拉比成功培育一隻完全潔淨的純紅母牛作獻祭之用時,他們非常興奮,認為第三座聖殿的祭司需要被紅母牛的灰潔淨,正如民數記19章所說的一樣,他們所作的全都是為了預備彌賽亞來臨。

最近,從耶路撒冷到特拉維夫的路上有些海報印有一個男人的照片,標題寫着「特拉維夫的彌賽亞」(HaMashiach in Tel Aviv)。謠言指出他的追隨者期望他不久之後會宣稱自己是彌賽亞。可是,這個「特拉維夫的彌賽亞」與另一個在特拉維夫自稱為「彌賽亞」的戈埃爾.拉生(GoelRatzon)絕無關係,拉生最近被警方拘捕,原因是他把30個女人困在極度骯髒的房間當作奴隸。

居於以色列地的主流正統派猶太教徒,曾寫過一封信給他們敬重的中歐猶太(Ashkenazi)首席拉比約拿.梅茨格(Yona Metzger)以及他的西班牙裔同事什洛莫.阿馬爾(Shlomo Amar),堅稱以色列國的高墮胎率「延遲了彌賽亞的救贖」。

猶太人對彌賽亞的不同看法還有許多,然而,作為基督徒,我們知道只有耶穌是以色列的彌賽亞,只有祂應驗了希伯來聖經的預言。所以,我們禱告求神引導他古老的子民回轉,離棄眾多假彌賽亞及諸多錯誤觀念,認信耶穌是以色列真正的彌賽亞。

本文刊於第56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