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無神論者至猶太宣敎士

我出生在烏克蘭(Ukraine)的猶太無神論者家庭,父母和祖父母都是無神論者。因此,我從小便信奉無神論,遵循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而且不相信神存在。作為猶太人,我認為任何相信耶穌的猶太人都是我們民族的叛徒。我的家庭不會慶祝猶太節期,但基於學術知識和道德上的自豪感,我們對猶太民族的身份有強烈的認同感。如果我必須形容當時的自己,我會說我是「共產主義法利賽人」。

成長過程中,我對生命產生了疑問,例如:「為何惡人比好人更強?」 以及「為何世界上存在反猶主義?」 但我所持守的信念並不能回答這些問題。

27歲時,純粹出於好奇心,我去了一間基督教會。我非常喜歡那裡的人,開始閱讀新約聖經。我的內心告訴我新約聖經是真確的,我感到耶穌的所有話語都是真實的,並且確信祂應驗了所有關於彌賽亞的預言。我誠心地想要相信神以及耶穌就是彌賽亞,但是伴隨著我成長的無神論思想使我退縮了。我渴望要跟隨耶穌並接受洗禮,但是我仍然有掙扎,難以擺脫過去所持守的無神論。我的信心有時很堅強,有時卻很軟弱,甚至有時會想起無神論,質疑神的存在。

我繼續閱讀新約聖經並參加教會崇拜。有一天,我在家中反思自己的生命,意識到自己沒有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我進一步思考這個問題,想起教會的牧師教導關於悔改的重要性。於是,我屈膝跪下,請求神寬恕一直特別困擾我的罪。接下來的幾個月,我意識到我的問題遠不只這那一宗罪,因此我再次轉向神,承認自己是罪人,祈求神赦免我所有的罪。

信主3年後,我被邀請參與向莫斯科猶太人傳福音的佈道團,那兒有許多激進的反猶團體。這些反猶團體威脅我們,有時甚至採用暴力,但我看到神不斷回應我祈求保護的禱告,我的無神論信念消失了。我每天繼續閱讀聖經,信心越來越穩固堅定。

信主之後,從神而來的平安與救恩的確據取代了因無神論所產生的懷疑。現今,我的生命和信仰完全建基於神和聖經之上。我投身向以色列未得救的猶太人傳福音,並為初信主的猶太人作門徒訓練,與他們一起學習神的話語。

請為我和我的家人開始在以色列向猶太人傳福音祈禱。

本文刊於第84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