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地的一位陌生人

在一個新的環境,一個不同的文化裏事奉,使我的生命有很大的改變。在學習以另一種語言溝通的過程中,我體會到自己的不足。此外,在一個不歡迎福音的文化裏生活,使我更明白保羅說「恐懼戰兢」是甚麼意思。然而,這兒的機會蓋過了一切的困難。

我跟亞歷(Alex)一起事奉,我們主要的工作是到大廈的信箱派福音單張和書籍。我們已到過以色列多個城市。雖然我們沒有登門造訪,那是一個在以色列行不通的辦法,但我們仍有機會跟一些有興趣的人交談。

積極的反應
當地曾舉行一次藝術節和一次流行音樂會,我們藉此機會在場外向人傳福音。我們的同工有幸看到兩位俄裔猶太人決志信主;有三位俄裔猶太人不但參與我們的安息日聚會,更出席每星期的查經班。俄裔猶太人多對福音沒有歧見,我們常常跟整個家庭討論福音,完全沒有像在英國向猶太人傳福音的緊張氣氛。我們曾探訪一位學生,他在翌日帶了一位朋友來參加聚會。那天正好遇上一個俄羅斯家庭慶祝割禮,讓他們明白相信耶穌並不等於要抛棄猶太文化。接著的星期六,他又帶了另一位朋友來,他的開明、有禮和深思熟慮的態度,正是接觸我們的猶太人一般的表現。

在另外一處,亞歷曾經接觸過一位有心尋求真理的俄羅斯人。他擔心我們說服他脫離猶太人身份,後來亞歷向他講解聖經的文化背景,告訴他聖經和希伯來先知所傳講的彌賽亞都跟猶太人息息相關。後來他接受了一本聖經和幾本俄文福音書籍。

一種榮幸
跟進那些向我們索取聖經和福音書籍的人,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們發現許多俄裔猶太人歡迎我們帶同聖經和書籍去探訪他們。他們一般不認識猶太教,只知別人常常說「猶太人不應相信耶穌」。雖然如此,他們通常很喜歡討論耶穌是否彌賽亞,然而他們並不熱衷討論基督教呢!每次我探訪那些俄裔猶太家庭,看到他們對真理的渴慕,使我感到莫大的榮幸。在一次探訪中,那位丈夫不斷重複說:「這真有道理!」那個家庭很樂意聽亞歷講解和接受聖經及其他書籍。離開時,我心裏充滿喜樂,我從沒見過這般熱衷認識福音的家庭。

到我們辦公室索取聖經及福音書籍的俄裔猶太人多不勝數,通常由洛杰娜(Regina)負責派發的工作。此外,也有已信主的俄羅斯人到辦公室來,他們在以色列已住了一段時間,卻不知道原來已有其他猶太信徒。

我們開拓了另一項事工—到監獄探訪囚犯。有一位俄裔猶太犯人跟我們接觸,向我們索取聖經,又希望我們探訪他。我們見他時,他已預先寫下了一些問題預備詢問我們。他對屬靈的事看來很認真,當我們解釋福音時,他非常專注的傾聽。

反對
正統猶太教的以色列人常常問我們談及神的時候,為甚麼不戴他們的小帽(Kippah),我們會藉這個機會告訴他們,我們的「蔭庇」是彌賽亞耶穌,神願意給我們心靈上的蔭庇,不是頭上那種物質的遮蓋。

我們也遇上猶太人的反對,最難忘的一次是在迦雅尼(Gan Yavneh)。那兒有一位正統猶太教徒很惱怒我們,要攻擊我們。當地的拉比曾警告市民要防避那些「派發書籍的人」,又逼一位業主停止把物業租給一個猶太家庭;感謝主,這家庭沒有向壓力屈服。

這事之後不久,有三位信徒在另一處派發單張時被一群正統猶太人毆打。這件事備受關注,尤其是當極端正統派及極右派的暴力事件正不斷增加。

總理拉賓(Rabin)被刺殺的事件對我們的工作有明顯的影響,那些一向自視一無所缺的以色列人開始發出一些尋求生命真埋的問題。亞歷和我在亞賓基倫(Ashkelon)曾跟一位咖啡店東主交談,他終日借酒消愁。我從沒見過這樣消沉的氣氛,我不知道這件事還要打擊以色列人多久。

註: 祈李察是從英國總會派往以色列國作短期宣教,現在已返回英國北部的事奉工場。

本文刊於第12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