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地極

當我們初信的時候,就已經把以色列放在心上,並且深知以色列民需要認識耶穌。我們認為主明顯的吩咐我們將福音傳開,「⋯⋯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那是60年代中葉的事了,當時我們居住在紐西蘭,一處被稱為「世界地極」的地方。

1967年,羅毅思(Ernest Lloyd)宣教士來到紐西蘭,在各城市主領一系列的聚會。當他知道我們對猶宣有興趣時,就邀請我們加入他的旅程。不久之後,因着羅毅思宣教士的建議,以及我們母會的推薦,我們就當上了以色列福音差會的全職同工。其後一年時間,我們當上了紐西蘭南島與北島(North and South Islands)的宣教士代表,那時我們碰見了很多人,後來都成了我們忠誠的支持者。有一個主內的同工隊為我們禱告,並為我們安排聚會,正如他們過去為羅毅思宣教士在紐西蘭的旅程時所作的一樣。之後幾年,我們看見猶太人認識真正的彌賽亞耶穌,生命結果纍纍。

1969年,我們前往以色列工作,與當地的同工一起事奉。我們在紐西蘭的房子是福音工作的中心點,因為不想丟空這房子,我們就求主差派一個猶太家庭到來,在我們離開的時候作我們的租客。神滿有恩典地答允了這個禱告,讓一對從英國來的猶太夫婦和他們的兩個小孩搬進我家。我們請求一個基督徒朋友定期探訪他們,跟他們分享福音。幾個月後,我們在前往倫敦途中接到消息,說那個猶太男人跪在我們廚房的地板上接受了彌賽亞耶穌!他的妻子亦回應主,他們二人就在基督耶穌裡同歸於一。

回到紐西蘭宣教工場
我們回到紐西蘭後,搬到一所更就近市中心的地方,方便我們作福音工作和個人探訪。有一位年屆七旬的老婦莎莉(Sally)對我們的友誼深表感謝,但不想跟福音扯上任何關係。我們邀請她在多個週末住在我們家裡,在一個星期日的夜晚,她問我們:「我已經這樣年老,怎可能『重生』呢?」我們向她解釋,很久以前,有一個猶太拉比亦向另一個拉比問了同一個問題。那天晚上,莎莉接受了彌賽亞耶穌。幾年後她就離世了,我們參加了當地猶太群體為她舉辦的一個聚會,有好些人問我們關於莎莉在死前發生了甚麼事。莎莉在她的群體中是為人所熟識,但並不受歡迎,他們卻發現她信主後生命有顯著改變!

1980年,紐西蘭南北兩島已有三十個猶宣祈禱團成立,每當有一個新的猶宣祈禱團成立,我們都會看見一個新的猶太靈魂歸信耶穌。有一天我們的電話響起,有一對曾參加過我們聚會的年輕夫婦,表示希望帶一個猶太朋友米利暗(Miriam)來見我們。當天,米利暗坐在我們的休息室認識了耶穌,並接受祂作救主。其後,我們收到米利暗在自己教會受浸的相片,我們都極度歡喜。

摩西五經研讀課程
我們在利物浦曾遇到一位年長的祖母,她希望我們聯絡她在紐西蘭的兒子。她最大的孫兒達裏爾(Darryl)參加了我們專為猶太人而設的「摩西五經研讀課程」,並於學校假期住在我們家裡。幾年後,當時30歲的達裏爾打電話告訴我們,他已經歸信了彌賽亞耶穌,並快要在他的教會受浸。他熱烈地表示我們的團契和「摩西五經研讀課程」在他的信仰上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

在70年代初,我們為猶太長者開設了「每週聖經研讀班」;在70年代末,我們再為7至19歲的青少年開設了兩個青年活動,就是12月的「平安營」及4月的「逾越營」。在其中一年,三個自幼就經常參加「逾越營」的青少年歸向了主。

1983年,我們開展了「猶太希望研究福音學院」,對牧者和宣教士來說,這是一個重要的資源中心,其中有一位在青年營認識主的年輕人亦成為了這學院的學生。透過希望學院的網頁,我們能接觸正在學習成為拉比的正統派猶太青年,向他們提供研經資訊。現在,我們開始了電郵外展計劃,在特別的節期傳播福音訊息。

多年來,我們受19世紀蘇格蘭的羅拔.麥其尼(Robert Murray M’Cheyne)牧師的說話影響甚深:「只有在主裡死的人,才可以息了自己的勞苦,而我恐怕在未死之先都不應想到安息。時間(特別是我的時間)很短促,靈魂是何等寶貴,我害怕因着我沒有警醒看守城牆或堅定的吹角,讓很多人繼續在靈裡沉睡。」

我們感謝這些年來藉禱告託住我們的肢體,以及那些忠誠地支持我們為猶太人福音工作的弟兄姊妹。

本文刊於第58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