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說以色列的五十年

今年五月是現在以色列國立國五十週年紀念。這五十年中發生過什麼?這個國家現在的情況又如何?我們請馬巴樂牧師從一個希伯來基督徒的角度作一個評論。

在世界歷史舞台上,以色列國可算得上是個突出的角色:她經歷二千年的放遂,飽受大屠殺和逼害的蹂躪;人口由立國時的六十萬激增至今天的五百萬;國家建設架構完善;是世界聞名的學術和科學研究中心;曾是古時詩人,先知所用的語言,今天繼續成為研究遺傳、電腦、太空科技,甚至對抗經濟制裁和策劃七場戰事的溝通媒介;生活水準從起初的第三世界經濟升至今天媲美西方富裕國的水平。

她跟荷蘭爭奪鮮花的市場,向美國輸出精密的農業系統,在癌症研究方面領先世界各國,又為世人提供精確的激光設備,嶄新的電腦軟件及軍事系統。當地平均每戶的電視錄影機數目、國際電腦網絡的用戶人數及平均每人的公司數目,都遠超過許多國家。人們對前景也充滿信心。以色列的確是個突出的角色。

從理想主義到批判主義
最初的錫安派殖民在當地紥根時,曾遭受傳統派猶太人反對。以色列是聖地,猶太人是聖民,任何想移居那裡、重視自己猶太身份的人應專注研讀律法書(Torah)。上個世紀的首批移民是一些由猶太慈善家及西方政治組織支持的俄羅斯及東歐理想主義者。然而俄羅斯的集體屠殺二次大戰塑造了另一類移民,他們是為了求存才遷居的,但他們同時也帶著一個保家衛國的使命,懷著崇高的人倫理想。錫安主義本身是一個人所擁戴的理想,它不單包括政治及國土的訴求,更尋求社會上人人平等,每個人都把自己最好的獻給社會。但事實,猶太國度重建既沒有解決人性的問題,也沒有解決猶太人的問題。愈來愈多阿拉伯人表示不滿。他們就是今天的巴勒斯坦人。他們衝擊以色列猶太人的良知,挑戰他們的治安。在阿拉伯鄰國的支持下,巴勒斯坦人一次又一次襲擊以色列人的巴士,學校和猶太會堂,令猶太人不得不承認他們仍需解決許多嚴重的問題。當日以道德為依歸的理想今天只實現了一部份,為猶太人爭取了生存的權利,但理想生活模式的部份卻付諸流水。最諷刺的是,立國者的社會主義理想竟促成了以色列社會道德缺口;他們既然只須「滿足制度的基本要求」,那又何須努力工作呢?昔日的謙卑被今天愚蠢的物質主義取代。

猶太教的威脅
與人們預期的剛好相反,現在拉比教義沒有為以色列的道德標準帶來正面影響。大部份傳統青年人除了奉行宗教儀式外,既沒有服兵役,也沒有任何工作。而年長的傳統派政客則相繼被帶到法庭去受審,面對貪污、侵吞公帑和濫用職權等指控。因此傳統派與無信仰的以色列人之間的距離愈來愈遠。由於有信仰的人口正日漸增長〔傳統派家庭平均有五個孩子〕,這兩個群體之間彌漫著緊張氣氛。數以千計的人皈依最嚴謹一派的傳統猶太教,拉比的各種教誨令父母與子女、丈夫、妻子之間鴻溝漸闊,矛盾日深。然而不信的人也不比他們好。自詡有幾千年優良傳統的保守派不能容納物質主義的存在,偉大的人倫理想也未能挑戰那些自命為神的代言人的拉比。另一方面,除非傳統派願意分擔國家的需要,否則國家很難養活這許多不事生產、不服兵役的人。大部份傳統派猶太人仍然反對錫安主義。他們曉得用民主制度來達到他們的目的。雖然他們在以色列社會中屬於少數,但以色列的選舉制度容許他們享有超出比例的權力。傳統派正部處主宰以色列人的生活。他們在無信仰的人居住一帶購置物業,然後立法限制他們的生活方式,準備有一天〔從種種跡象看來〕在政治圈中穩佔一席位。

他們的下一步已非常明顯:把以色列變成一個由拉比統治的原教旨主義國家。這個國家的唯一希望是神令人們回轉,離開傳統猶太教,回復先知所述的那種生活模式。

教會的沉淪與興起
以色列教會經歷了許多重大的轉變。猶太基督徒慶幸英國人撤退及以色列能夠立國,但他們卻失去了社會和經濟上的蔭庇。再者,他們害怕人們對一切表面上非猶太的事物存敵意,又害怕阿拉伯軍隊的人侵。許多人因此離開那裡。直到六十年代中期,教會增長仍非常緩慢。講希伯來文的教會及本地人的團契為數極少。

及後許多逃避歐洲戰事及阿拉怕政權壓迫的移民放棄原來擁有的一切,紛紛遷徙到以色列去。這喚起了基督徒的真心憐憫,但他們的善心往往被某些人乘虛而入。許多人以為基督徒不過是為了傳福音才幫助其他人。在人們心目中,基督徒只懂得用物質利益來收買人心。教會在社會上為人所唾棄。

教會的挑戰
一九六三年間以色列有二至三百名基督徒,但那裡只有一間〔芬蘭路德會〕講希伯來文的教會。今天大約一百間教會和家庭小組在國內星羅棋佈,共有約六千名猶太基督徒參與。此外還有許多標誌著生命的現象:有兩所基督教會書院、一個神學課程、兩間出版社、三份基督教雜誌、一個全國性教會團契,以及許多其他活動。福音正被遍傳以色列地,神讓教會有顯著的增長。

在社會上,許多信徒仍處邊緣位置,但他們已比以前邁進一大步。信主的人敢於與人分享自己的信仰,敢於批評國事。然而相比起他們的阿拉伯弟兄,猶太基督徒在教義和組織方面仍比較弱。人們對基本的教義,如基督的神性、因信稱義的道理、三位一體等仍然模糊。有關這些教義的講道和理解非常缺乏。教會之間合作甚少,相互的了解和接納也不夠。他們往往為了被猶太人接納而放棄對基督教真理的持守。教會一般以信徒個人的忠誠而非基督裡的真理為根基。講道以屬靈分享而非釋經為本。

面對將來
以色列的猶太基督教會正面對許多挑戰,但也同時面對許多機會。如果藉神的恩典,以色列的教會能發展一套以聖經為本的神學,以神為中心,摒棄個人的需要;如果教會能脫離單顧自己的心態,不讓這種心態削弱她的見證;又如果教會能體現應有的勇敢、謙卑、聖潔的精神,那她定能成為神的器皿,發揮她在以色列的影響。否則神會用別的方法成就祂的旨意,我們也就失去了參與其中的機會。

請與我們同心禱告,盼望及期待神會給祂的以色列教會特權,讓她成為合乎祂心意的器皿,讓信徒都聽祂的召喚,彰顯祂的榮耀,關心同胞的得救。

本文刊於第17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