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判詞

中東持續的衝突、塔里班在阿富汗再度抬頭,加上恐怖分子無處不在的威脅,使很多人心中充滿恐懼,這是末日嗎?

第二次世界大戰粉碎了二十世紀二十年代虛浮的信心,當時的人慶祝第一次世界大戰終結,稱頌它為「終止所有戰爭的戰爭」。聯合國的憲法把神拒於門外,她的失敗和爭議,重演國際聯盟在促進持久和平上的無能。伊斯蘭運動的復甦和世俗主義的增長使人類的盼望成為泡影。

按著神的形像被造的人類,要認識全能的父神才是終極的審判者甚為艱鉅。神在新舊約聖經中,已把生命一切的需要和美善指教我們。「道成肉身」彰顯神的愛,那些回應這愛的人,在現代世界的一切紛爭、苦毒、敗壞、權力政治和苦難中存著盼望。我們的神在掌權。

基督徒最大的盼望是我們的神、救主耶穌基督榮耀的顯現。這是新約時代已經清楚宣告的信息從那時開始,基督徒都視這為寶貴。關於這方面的教導有不同的詮釋,無疑地,其中有很多錯誤。有些人甚至預測特定的日期,與主耶穌的教導背道而馳,祂說,在人無法猜想的時候,祂就回來,像賊在夜間來到一樣,那日子只有父神知道。

保羅曾處理帖撒羅尼迦信徒的焦慮,他們要尋索更多關於主耶穌再來的資料,擔心那些已死了的人,將無分於主再來的日子。他們不會錯過那日子(帖前4:13-5:2)。同樣地,約翰在他的書信中,也跟從馬太福音24章預言將有背道的事。背道者的首領─「大罪人」或「這不法的人」必顯露出來,他並不是有些人所以為的撒但的化身,他是約翰壹書中的敵基督。他是誰?有些人假設他是政治人物,如尼祿和拿破崙;有些人辯稱他是一些制度或國家。可是,若仔細研讀聖經,便會摒棄這些建議。敵基督不是明顯地與基督對抗,卻自稱取代基督的位置。要留意的是,他要坐在神的殿中。畢德生(Eugene Peterson)在他的聖經譯本《信息》中,描述敵基督是「騷亂者」,帶領悖逆的人對抗神。約翰在書信中,認為「敵基督」已在教會中工作,畢德生形容他們為「騷亂者」。遺憾地,在現今教會的領袖和會眾中仍然可以找到他們,就是那些助長紛爭、不信和分化的人。

終極的審判者、全能的神給我們的挑戰甚為清楚,所有人都要來到祂面前,為祂交託給我們的職分交帳。我們是否忠心?我們是否忘記了福音先是給猶太人(正如保羅所說的),然後給外邦人?我們扮演甚麼角色?擁護者還是騷亂者?禱告還是抗議?建立還是破壞主裡的團契?良善的管家還是吝嗇的守財奴?請緊記,神是終極的審判者。

祂對你的判詞是甚麼?「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可憐地,它卻可能是:「離開我去吧,我並不認識你。

本文刊於第47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