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往開來

高雅歷是差會最新的宣教士,自九五年開始,他跟妻子蓮娜及四個孩子遷到格拉斯哥(Glasgow)協助麥諾雷和娜莉(Nelly & Ray McCabe),諾雷退休後,接續他在蘇格蘭的福音工作。

雅歷出生於蘇格蘭北部的一個漁村,雖然他自幼上教會主日學,但漸漸失去了興趣,十三歲時離開了教會;幾年後,他跟蓮娜結婚。這些年來他對屬靈事物沒多大興趣,直至有一天蓮娜參加了一個主日學頒獎禮,在聚會中聽到別人說,如果在基督裏沒有活的信心,比罪人要差。自此之後,她認真悔改信主,也希望雅歷會改變過來……。

「我是捕魚的,有時會整夜外出,白天留在家裏。漸漸地,我也拿起蓮娜床邊的聖經來讀;神籍著馬太福音,尤其是關於基督受苦和死亡的部份,在我心裏動工。我撫心自問,還未能說出耶穌是我的救主這句話,這是我頭一次認真尋求祂。經過一番理性掙扎和抗拒後,主破碎了我,使我真心悔改,從此一直緊緊跟隨祂。」

主藉著幾卷以猶太人為中心的福音書和羅馬書,讓我深深感受到猶太人得不著福音是多麼可悲的一件事。我年青時代已認識蘇安娜(Anna Sutherland),後來得悉她到格拉斯哥的猶太人中間傳福音,我對猶太人的關懷大抵是在這時開始。後來我離開家人到威爾斯聖經學院(South Wales Bible College)進修,以後的幾年間,我曾跟麥諾雷牧師聯絡,希望加入以色列福音差會。當時我得不到甚麼回音,也就認定這不是神所定的時間。到了九二年,我求主給我清楚的引領,讓我知道祂想我做甚麼;那時蓮娜安排我參加以色列福音差會一百五十週年以色列之旅,事前我完全不知道她的安排。

那時正值住棚節未段,星期天的哭牆(Wailing Wall, Jerusalem)是整個節期中猶太人高漲情緒的集中地。我走到擠滿人的廣場去,看到人們雖是多麼的敬虔,又多麼的抗拒基督耶穌,有很深的感受。我見到他們把頭不斷向牆叩撞,幾乎用盡身體的每一分力去祈禱,我當時求神給我一個機會跟猶太人談救恩。

有一位蓄著曲髮、穿著黑袍、身材高大的猶太男子忽然走到我面前,用帶著美國口音的英文跟我交談起來。這一切來得很突然,我把握這個機會,告訴他聖經舊約清楚說明我們不能靠守律法稱義;我又從舊約中指出一些經文,告訴他神會預備一位「公義者」,就是彌賽亞耶穌。之後,我當然觸及福音的問題,他對我所說的一切都表現出開明的態度。

那天非常熱,我們在樹蔭下再談了二十分鐘,最後我告訴他我很高興可以認識他;他卻說:「我遇上你之後,反而覺得不好過了。」我看這句話為一個鼓勵,因為我知道這話有甚麼含意。在旅程中,羅約翰牧師(John Ross)對我說:「大概這是時候了,我可以隨時安排你加入差會。」我笑著推辭了。

不過我想到自己曾祈禱求神讓我知道應該做甚縻,也就認真考慮這件事。

翌年十一月,我跟麥威廉牧師(Rev. William Macleod)談到我對猶太人福音工作的心志,他大感興趣,告訴我有人正詢問他可否推薦一些人去繼承麥諾雷作差會的蘇格蘭理事;他跟我都認為這是神的安排。

我跟妻子蓮娜討論之後,她也贊成我去嘗識這個崗位。就是這樣,在神的適當時機,我們踏上往格拉斯哥的路上去。

本文刊於第11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