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馬尼亞之行

丹娜、歐伯(Dana Alupei)是一位熱心的羅馬尼亞年青基督徒,她在當地的首都布加勒斯特(Bucharest)與校園傳道會一起事奉。一九九六年五月她來函告訴我們自己對猶太人的福音工作有負擔,希望我們給予協助。後來,她參加了一九九六年的夏季聖經學校,結困莫保羅計劃在一九九七年到羅馬尼亞看看可以給予什麼幫助。保羅在去年十一月往赴當地,按著那十多天所看到的匯報了福音工作在彼邦的前景。

按世界猶太人的官方數字顯示,羅馬尼亞境內有一萬四千名猶太人,其中六千人居於首都布加勒斯特。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境內本有八十萬的猶太人,到了一九四五年,只剩下半數人能逃過大屠殺的殘害。跟著,從一九四八年至一九八八年,約三十萬猶太人離開羅馬尼亞,他們大部份遷進以色列地。今天,從這裡回國的猶太人在以色列成為了人數最多的社群之一。理查、溫伯(Richard Wurmbrand)寫主恩伴隨猶太人(Christ on the Jewish Road)一書時,述及猶太人的福音事工,筆觸有趣深入,主恩洋溢。

猶太人在壽西斯古的統治崩潰後,嘗試回復在羅馬尼亞重建前的生活方式,卻因當地的猶太人對猶太教所知不多而未能成事。故此,今天福音得以在那處自由傳播,而那處的猶太人較於住在西方國家的同胞,更有一個願意的心聽福音。

我曾在當地一些教會和其他不同團體講道,此中包括布加勒斯特的三一浸信會及其分會。另外,我又應邀到浸信會神學院和布加勒斯特大學講道,並跟當地校園傳道會的職員,三一浸信會的福音隊及格柱(Gluj)浸信會的小組聚會,除了這些基督徒團體外,我還跟對猶太人信主有負擔的人,個別詳談多次。

有待關心的人
莉蒙娜(Rimona)今年只有廿多歲,她在格柱領導一個基督教的慈善團體,這機構專門幫助有需要的兒童,她本人對猶太人甚關注,過去二年經常參加猶太教徒的聚會,當地很多猶太人也聽取她的意見。然而,由於她還需要兼顧其他事務,只能撥出有限的時間接觸猶太人,又不太懂得如何進一步向他們介紹福音。我剛要離開那裡時,得悉莉蒙娜有位猶太裔的朋友希望跟她返教會,這消息真是令人鼓舞。莉蒙娜問過我有否考慮來年回去舉行福音聚會。拉度是另一位在格柱跟校園傳道會一起服侍的青年,他很是積極地向猶太人作見證。

瑪莉安(Miriam)生於以色列,卻到布加勒斯特唸法律,正好跟雙親所走的路相反。他們在羅馬尼亞(Romania)出生,五十年代遷居以色列。瑪利安剛信主便離開出生地,一直沒有參加教會聚會,她初抵布加勒斯特時,便在猶太教徒聚會處任義務助理,結識了不少猶太人,後來,她來聖三一堂聚會,在信仰中長進,現今想安排一些活動,讓基督徒有機會接觸自己的同胞,不久前,她的父母來訪,竟也雙雙接受了救恩。

目前的外展事工
布加勒斯特的聖三一堂原來一直有支持二名信徒,向當地的猶太人工作,除了三十多歲的莉安娜(Lilliana),另一位是行將三十丹尼(Daniel),他本身是猶太人,還有一年便修畢為期四年的神學課程,雖然他在布加勒斯特某處植堂計劃中站領導的崗位,卻相信神是呼召他往猶太人中傳福音。

他倆已得到來自北卡羅來納州(North Carolina)的夏洛特(Charlotte)的一個團體的資助。莉安娜、丹尼及我跟聖三一教會的傳道人見面時,得知這位傳道人本身也關注猶太人之需要,並告訴我們他的教會正積極在他們中間進行福音工作,除了偶爾參加猶太人的集會外,莉安娜和丹尼也不大清楚如何進入他們的社群生活,他們十分願意別人向他們提供這方面的意見,布英傑牧師(Rev.Boingeanu)興緻勃勃地與我們一起討論,找出我們可以藉著什麼途徑協助他的教會進行這項福音工作,並且出版甚麼類型的讀物,以供福音工作之用。

羅馬尼亞(Romania)和保加利亞(Bulgaria)的情況相若,我們眼前的機會多得令人雀躍,這裡的猶太人不多,他們對福音和基督教宣教士的態度,不像我們在西方國家常見的猶太人那樣,懷著一份深厚的敵視,再者,當地的基督徒也常常尋找機會為主作見證。目前我還與布英傑牧師保持聯絡,重訪當地仍方便,而且禾場甚大,作工果效指日可待。

本文刊於第18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