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信仰敵對者針鋒相對

肖赫特(Rabbi Jacob Immanuel Shochet)可能是反對宣教士向猶太人傳教最為出色的人物。他週遊各地宣講反對的信息,十分活躍。他是已故猶太教教法師舒尼遜(Menachem Mendel Schneerson)的門徒。 肖赫特拉比(其名字在希伯來文是「屠夫」之意)外表不凡,常以一襲黑色裝扮示人,留著滿臉鬍子,態度激進。一九八八年,在我們舉辦「耶穌」(Y’shua)推廣運動後,他在英國倫敦發表一篇內容頗為尖酸刻薄的演詞,把宣教士比喻作希特勒,而且貶低新約聖經,指它比希特勒的著作「我的奮鬥」(Mein Kampf)一書更不堪入目。

一九九零年代初期,肖赫特拉比周遊列國,訪問多個城市,力促猶太人為彌賽亞以及救贖時代的來臨作好準備。一九九四年當他所篤信為彌賽亞的教法師與世長辭,他對這世代得贖的希望全被粉碎。那位猶太教的領袖離世之後,肖赫特拉比在一次接受倫敦電台訪問時,不禁悲從中來,眼淚奪眶而出。可是,他對真彌賽亞的反對仍未有所消滅。

真理的尋求者?
去年十一月,肖赫特拉比在蘇格蘭格拉斯哥的猶太社群參與研討會,會上發表非常激烈的演說。差會的同工高雅歷當時也在場,聽見這位拉比無情地批評那些他認為是偷取猶太人靈魂的人。肖赫特拉比發表這次激烈的演說之前,曾宣稱,猶太人並不害怕尋找真理……不論真理所在那裏,也樂於接受真理……不論它是否討好他們或要付上多少代價。為了確立理據,肖赫特拉比進一步向現代無神論的哲學和科學提出挑戰,指出要相信宇宙是由盲目而無規則的力量產生,比相信在希伯來聖經中自顯的神更為困難。肖赫特拉比並不接受神的存在,只是在理性上知道神存在而已。

他多方面抨擊無神論後,轉而向基督教宣教士發出尖銳批評。他演說將九十分鐘後,主席中斷他的演說,把時間留給台下的人發問。高雅歷認為從台下發問並不明智,卻等候有機會跟他個別接觸。肖赫特拉比在那位猶太教法師去世前曾到過悉尼發表演說,差會另一同工甘約翰驚訝地發現,從台下發問不是明智之舉,因為肖赫特拉比在回答問題後,有權不給機會予台下發問的人回應。聚會完結後,雅歷向肖赫特拉比自我介紹,開宗明義告訴他自已就是他所針對的那一類人。他立刻與雅歷握手,並此乘機會,在猶太人及一些拉比面前展開抨擊。

並非看不見,而是不顧看見
高雅歷與肖赫特拉比展開辯論,主要循著他早時聲稱:無論真理在那兒,總不懼怕去接愛。在辯論過程中,高雅歷驚訝地發現,這位拉比認同七十士譯本(希伯來聖經最古老的譯本)中以賽亞書七章十四節所言:「必有童女懷孕生子……。」他這個妥協在高雅歷意料之外,因為肖赫特拉比跟其他反宣教士的學者一樣,通常在「童女」一字的解釋上,提出強烈的爭辯;他一貫認為,「童女」一字只解作「一個年輕的女子」。其後,肖赫特拉比堅稱使徒保羅存心使猶太人脫離神所頒佈給他們的律法。(以往肖赫特拉比曾表示不大認識保羅的著作。一九八八年在倫敦一次授課中,指出哥林多前書九章二十至二十二節是一些「詭詐的訓令」。)雅歷一再指出,肖赫特拉比對使徒保羅的書信並不了解,因此需要認識和仔細思想一些相關的經文。雅歷把加拉太書五章一、二節指給他看:「基督釋放了我們,叫我們得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穩,不要再被奴僕的軛挾制。我……保羅告訴你們,若受割禮,基督就與你們無益了。」他繼而解釋這段經文的意思:保羅指出惟獨依靠彌賽亞的義,我們才能被神看為義,除此之外,絕不能再加上別的救法。雅歷試圖使這位拉比從自己的聖經中發現這個真理;可是隨著深夜來臨,肖赫特拉比在激昂的情緒下強調他自己不要明白保羅的教訓。雅歷慢慢及刻意地說:「唉!你不要明白真理!」熾熱的辯論儘管沒有產生任何結果,然而,盼望在場見證這次辯論的人有所領受。辯論結束後,一名拉比的妻子拍掌歡呼,慶賀高雅歷能奮勇衛道,沒有向肖赫特拉比屈服。

本文刊於第26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