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約的宗教

猶太教一般被喻為「舊約的宗教」,猶太人則被喻為「舊約的百姓」。拉比Tovia Singer接納了這個定義,在他的著作「以聖經為本」(Let’s Get Biblical)中,宣稱聖經(舊約)是猶太人唯一的權威典籍。如果神在經文裏說:「跳吧!」猶太人會立刻回應說:「多高?」

無疑猶太人每週都在會堂中朗讀聖經,把摩西五經及先知書的某些經文及先知書的某些經文每年閱讀一遍。一些特定的經文會在某些節期中被整卷讀出:普珥日讀以斯帖記、逾越節讀雅歌、五旬節讀路得記、紀念聖殿被毀的五月九日禁食、讀耶利米哀歌、住棚節讀傳道書。然而,並非所有猶太教權威如Singer所說的猶太人般重視聖經的觀點。據猶太學者Jacob Neusner的觀點:「基督徒和其他西方異教徒認定猶太教是舊約的宗教,但其實猶太教是透過他勒目(Talmud)和其他有關著作中拉比的註釋來理解性經的。因此這個說法只有一半是對的……基督教建基於聖經—舊約及新約;猶太教則建基於律法書—明文的律法、希伯來文的經卷及口傳的律法,由他勒目集其大成。」(《猶太教徒和其督徒同出一轍的傳說》,Jews & Christians:The Myth of a Common Tradition, P.130)。

由於猶太教和基督教建基於不同典籍,Neusner得出的結論是兩者之間很難有任何溝通。他認為基督徒和猶太教徒沒有甚麼共通點。基督徒關心的是個人得救,而猶太教徒則熱衷於以色列整體成聖。雖然我們並不認為兩個教派難有任何溝通,但Neusner的獨特見解卻顯明了基督徒向猶太人見証時,需要充分明白和辨別兩個信仰。

有共通語言,卻是言語不通……
雖然基督徒和敬虔的猶太教徒,詞彙非常近似,但他們對某些字眼的理解往往不一樣。例如:基督徒一般將律法(Torah)解釋神的律例,即出埃及記、利未記及申命記中提及的律例,但對虔誠的猶太教徒來說,「律法」可以解釋作十誡、摩西五經、希伯來文經卷,或者他勒目和其他典籍涵蓋的一切猶太信仰傳統。猶太教中具影響力的著作《列祖的道德觀》(Pirke Avot, Ethics of the Fathers)開首提到:「摩西在西乃山接過律法,將它傳給約書亞,約書亞傳給長老,長老傳給先知,最後給『大會堂』(Great Synagogue)。他們提出三個要點:『小心論斷』、『牧養眾多信徒』,『為律法築上一道圍欄』。

保守的猶太教拉比認為犘西在西乃山上不但接收了明文的律法,也領受了摩西五經中的其他各種規條和教導。」根據《列祖的道德觀》的說法,這些律法經由口述的方式一代傳一代,由摩西傳給約書西,然後給先知,最後給『大會堂』的人,一般相信這群人為數一百二十人,當中包括許多跟隨以斯拉被擄回歸的先知。無論他們是否真有其人,到基督降世的時候,猶太教的一套傳統已經根深蒂固,其權威性甚至超越了明文的律法。那道「環繞律法圍欄」就是這些口述的律法。

為律法築上圍欄……
放逐巴比倫是猶太人歷史重要的分水線。以斯拉和其他被擄歸回的人非常清楚是甚麼原因導致以色列人被逼從自已的國土連根拔起,被逐七十年,他們決心不再令自己的國家重蹈覆轍。以斯拉、尼希米及他們的跟隨者發動了一連串嚴厲的改革,確保以色列人明白律法,將之保存下去,其中包括嚴格遵守安息日,以及送走外邦族裔的妻子(尼希米記13:15–22;以斯拉記10章)。「為律法築上圍欄」的原則大抵源於以斯拉的改革,他及其伙伴闡釋了律法,讓人能夠明白律法包含的意思(尼希米記8章)。據一位學者分析,「為律法築上圍欄」的原則導致律法的引申,令許多新的律法和解釋被加諸原來的律法上。然而諷刺的是這股對神的律法的熱誠反使原來要保護的律法變得次要。

其中一個比較為人熟悉的例子是有關飲食潔淨的規矩,出埃及記23:19禁止人跟隨迦南人祈求豐收的習俗,用母山羊的奶來烹煮羊羔。為了堵塞任何違規的漏洞,拉比吩咐不可用奶煮任何幼畜的肉,更甚的是不可用奶或其他奶類食品,也不能讓煮肉和煮奶用的食具有任何接觸。一位拉比向差會一位同工解釋這些規矩正好起了圍欄的作用,以免猶太人違反神的聖潔命令。

骨中的一根刺……
我們不得不欽佩拉比和他們的跟隨者那種保持國民聖潔的熱誠,他們以阻礙性的規例來保持原來的法律,這種做法看來非常合理,但一旦實行起來,只要在聖經以外加上任何一套規矩–無論是屬於猶太教、羅馬天主教、摩門教、基督徒科學會(Christian Science)、守望台或福音派的一些小圈子,那些傳統都會很容易蓋過聖經。它們存在本來為了輔助人明白聖經,過聖潔的生活,但最終卻出現了本末倒置的情況。「口述的律法」或「長老的律法」成為耶穌與當時的宗教組織之間的一根刺,馬可福音七章描述耶穌如何與文士和法行賽人辯論口述的律法的權威性:他們看見祂的門徒中有人用俗手,就是沒有洗的手吃飯,這樣他們就找到了把柄。原來法利賽人和猶太人都拘守古人的遺傳,若不仔細洗手,就不吃飯。從市上來,若不洗浴,也不吃飯。還有好些別的規矩,他們歷代拘守。就是洗杯、罐、銅器等物。法利賽人和文士問祂說:「你的門徒為什麼不照古人的遺傳,用俗手吃飯呢?」

耶穌對他們說:「你們離棄神的誡命,要守自己的遺傳。摩西說:『當孝敬父母』又說:『咒父母的,必治死他』。你們倒說:『人若對父母說,我所當奉給你,已經作了各耳板(各耳板就是供獻的意思),以後你們就不容他再奉養父母。這就是你們承接遺傳,癈了神的道。你們還作許多這樣的事。」(馬可福音7:1–13)。

律法的典籍……
口述律法總不能以非文字的形式永遠流傳下去,因此在第二世紀有一位偉大的拉比猶大(Rabbi Judah Ha-NaSi)將各種律法傳統整理編排成六個部份:Zeraim(種子)、Moed(節期)、Nashim(女性)、Nezikin(損害)、Kodashim(聖物)及Tohorot(潔淨)。這套口述的傳統成了「米示拿」(Mishnah)或「申命」(Repetition)。及後,「革瑪拿」(Gemara)(完成)被加在米示拿之上,內容關於主後200年至500年間各種對米示拿闡釋和理解的討論。「革瑪拿」(Gemara)加上「米示拿」(Mishnah)就成為了今天的他勒目(Talmud)。在《猶太教通用字典》(A Popular Dictionary of Judaism)中,Lavinia和Dan Cohn-Sherbok指出「他勒目是拉比學堂(Yeshivot)中的主要學習項目,鑽研他勒目被認為是猶太男子在信仰方面的重要職責。」

幾年前我跟一班朋友在耶路撒冷,路幾一間拉比學堂的閘門,庭園裏有一群年青男子圍著一張堆滿書本的桌子,正在激烈討論。「啊,他們在查經呢!」我們中間有一位女士讚歎說:我不得不向我的朋友澄清,告訴他們這些猶太學堂的學生其實正在研讀他勒目,而非聖經。有一位年青的傳統猶太人曾向我誇口說:「這些學生有時候會花上好幾週研究革瑪拿(Gemara)的一句說話。」他們那股熱誠固然非常明顯,然而可悲的是雖然猶太學者長久以來苦心鑽研這些典籍,卻仍然無視聖經所表達的真正訊息。因此,當我們試圖跟猶太人分享福音時,最重要的是明白他們信仰的根據。現代的猶太教是律法典籍的宗教,我們的任務是把以色列帶回蘊藏關於神和我們的知識源頭。

「這聖經能使(他們)因信基督耶穌有得救的智慧。」(提犘太後書3:15)

本文刊於第29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