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樹上的果子

Hagefen仍一希伯來文,意即葡萄樹,藉著葡萄園出版社的刊物,不少相信彌賽亞的信徒得堅立,未信的人蒙拯救。以下的三個故事標誌著這三個人如何藉葡萄園出版社的刊物得救。

愛廸 (Adi)
我生長在一個普通的以色列家庭,一年多前,當我走在特拉維夫的海邊時,一名年輕男子走上前來,遞給我一份單張,我問他是關於什麼的,他回答:「它講述神的事。」我不大感興趣。便隨手把冊子放進衣袋內,繼續走路。回到家中,我把單張放近床邊。第二天早上,我甫起床便瞥見它,便決定把它拿來看看。唸到的東西在我而言完全是新事物,它講及在一座法院內,神正在審判一個像我這樣的一個人他正努力地證明自己是善良的。末了,作者問讀者會如何面對自己的末日審判。結果,我當天整日思索這個問題,明白到假若神存在,我便糟糕了,第二天我打電話到恩典理教會,他們寄給我另一本叫「問與答」的書,它對我十分有幫助。我再致電時,對方告訴我在持拉維夫的某所教會的地址。到那時為止,我一直認為只有那些面臨危機的人才會相信神,但神讓我知道若沒有祂,我便像其他人一樣,失喪流離。

米娜(Mira)
我生於以色列,在一個猶太傳統氣氛濃厚的家中長大。家母謹守各種猶太節日,如逾越節和贖罪日,及猶太規條中潔淨之物等傳統。我在服兵伇時有人給了我一本名為《勝利的愛》的小冊子,當天乃國際愛滋日,我便以為冊子中所談不外如是,但我唸起來時,才知道是關於耶穌。為何猶太人會相信耶穌,箇中因由我感到很有興趣,於是我去到雅法的一個基督教團體,他們給我一本希伯來文新約聖經,及由泰琛斯坦所寫的《叛徒》希伯來文版。它是我有生以來讀過的第一本基督教書籍,令我詫異的是斯坦女兒所信的,不但沒有與猶太教對立,反而更像真正的猶太教,我因此被書激勵,打開新約,親身尋找答案。猶如斯坦和他的家人一樣,我發現耶穌就是神應許給以色列的彌賽亞,我得悉祂為我的罪犧牲,也是我得成為神兒女的唯一途徑。

維得里(Vitaly)
我尋找彌賽亞的過程頗為迂迴曲折,但神給了我正確的答案。我在黑暗中流離失喪了一段很長的時間,直到亞歷士(Alex)這位恩典真理教會的福音使者給了我一些基督教刊物,他給我的冊子令我十分感動。其後,他又給了我一本《問與答》的書,我在其中發現很多新觀點。

現在當我一邊讀聖經,我的信心便一邊增長,而有關基督教的書,如葡萄園出版社的刊物,對我亦十分重要。神昔日用基督教書藉來拯救我,今天祂又用它們來助我長大,成為一個真正的信徒。我尤其愛唸《叛徒》一書,因為泰琛斯坦以簡單而靈巧的筆觸,描寫耶穌那偉大的教導如何感動他內心,況且斯坦的真實故事和經歷和我也很相似。其他曾對我有幫助的書包括《今日福音》(Today’s Gospel),由曾韋拿(Walter Chantry)所寫,又有加爾文(John Calvin)的《聖經中的基督教》(Biblical Christianity),今天我成為了傳福音的使者,見到葡萄園出版社的書籍為神所大用,把人帶到祂自己面前,心中十分快慰。

本文刊於第21期通訊